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名胜寻芳 > 建湖旅游 > 正文

爱你,像玻璃弹珠的心(颜巧霞)

发布日期:2015/7/5 10:57:32  阅读:660  【字体:
 

 

父亲去世后,母亲一人独居,终于逢着假日,我去看她。春日午后淡淡薄暖的阳光慵懒地照着这幢老房子,屋子里我陪母亲说话,帮着她收拾家里,在那个赭黄色老式雕花茶几的抽屉里,我翻出两只玻璃弹珠。弹珠表面的玻璃已经毛糙朦胧,弹珠的内里却清晰,分别卧着一弯月牙心,月牙的颜色是深蓝和鹅黄,这黄和蓝还如当初新鲜着,一点也没颓败。

母亲转过头来,看到我握在手心里的两颗玻璃弹珠,她笑起来:“这弹珠是你小时候玩的,你不记得了?你爸从工地上捡回来的,你一看到就不撒手,你爸不肯给你,你还哭鼻子,死赖着不肯去学校!”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弹珠有什么好玩?我又不是男孩子,可是我为弹珠哭过鼻子,母亲记得很清楚,言辞凿凿!

母亲撇开这话题,望着我的头发说:“你今年不烫发?”我回答她:“不烫的!”她追问来:“为什么不烫?我觉得你以前头发烫起来蛮好看的!是不是今年买了新房,舍不得再花钱了?”我摇头否认,她叨唠着:“那你去把头发烫起来,钱算妈妈的!”我给她解释真不是钱的问题,我的头发因为前两年一直烫,损伤得厉害,今年是不想再折腾了。母亲听我这样说才作罢!

陪着母亲吃完饭,我要走。她放下手中的碗筷说:“丫头,你等等!”她走进堂屋去一番摸索,手里握着一叠薄薄的钞票出来,她把这钱往我手里塞。我推开她的手,她着急了:“这一千块是妈妈给你的新房贺搬礼钱!你不要就是生妈的气了!”我笑了:“妈,我生你什么气?”她竟细细地剖析开来:“你一定是气,我住的这四合院子留给弟弟,镇上一上三的楼房给了弟弟,两处房产都给了弟弟,我买新房,倒只给了一千块钱!”

我一把接过钱来揣口袋里,她开心地笑了。我心里既喜悦又忧伤,母亲这么细致地想着我,我真是没想到。我心里没有计较过我和小弟在他们心里谁更重?她和父亲在那么窘困的家境下供我把书念完,而小弟早早辍学了,我又怎么会觉得他们对小弟更厚爱?我是心疼她,父亲去世后,她一个人要怎样省吃俭用存下这一千块?在她心里,却是把我的各种想法过虑过千万遍了。

我跑回堂屋,把抽屉里的两只玻璃弹珠握在手里,告诉母亲说,这两只玻璃球我拿回家去,放在金鱼缸里供人观赏。其实,握着这两颗弹珠就仿佛把幼小时光里和母亲在一起的甜蜜细节抓在手里了,这世上谁能像母亲那样爱你?光阴让她如磨损的弹珠般粗糙了容颜,但她爱你,亦如玻璃弹珠挟裹的心,新鲜明媚永不褪色。

我走时已是薄暮,起风了,母亲却坚持站在路边送我,我听到她在我身后大声地说:“过几天我去看小宝(我家女儿),给她带着鸡,鸭蛋……”我回过头去,朝她挥手,风吹乱了她的发,她慢慢慢慢地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转自《塘河》杂志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