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国学经典 >  > 正文

孟子·告子章句下·第三节

发布日期:2016/3/8 7:56:39  阅读:954  【字体:
 

  公孙丑问曰:“高子曰:‘小弁,小人之诗也。’”

 

  孟子曰:“何以言之?”曰:“怨。”

 

  曰:“固哉,高叟之为诗也!有人于此,越人关弓而射之,则己谈笑而道之;无他,疏之也。其兄关弓而射之,则己垂涕泣而道之;无他,戚之也。小弁之怨,亲亲也。亲亲,仁也。固矣夫,高叟之为诗也!”曰:“凯风何以不怨?”

 

曰:“凯风,亲之过小者也;小弁,亲之过大者也。亲之过大而不怨,是愈疏也;亲之过小而怨,是不可矶也。愈疏,不孝也;不可矶,亦不孝也。孔子曰:‘舜其至孝矣,五十而慕。’”

 

译文

  公孙丑说:“高先生说:《小弁》,是小人写的诗。”

  孟子说:“怎么能这样说呢?”

  公孙丑说:“诗中多怨。”

  孟子说:“真是固执啊,高老先生这样解诗。假如有个人在此,越国人弯弓张箭射他,他自己可以谈笑风生地讲述这件事;没有别的原因,是因为自己跟越国人关系疏远。如果是自己的兄长弯弓张箭而射人,那么自己就会落下眼泪来讲述这件事;没有别的原因,是因为兄长是自己的亲戚。《小弁》诗中的忧怨,正是亲近亲人。亲近亲人,就是相互亲爱。真是固执啊,高老先生这样解诗。”

  公孙丑说:“《凯风》这首诗为什么不忧怨呢?”

  孟子说:“《凯风》这首诗,是因为父母过错较小,《小弁》这首诗,是因为父母过错较大。亲人的过错较大而不怨恨,是更加疏远关系。亲人的过错较小而怨恨,是不可激怒的。更加疏远,是不孝顺;激怒了,也是不孝顺。孔子说:‘舜是非常孝顺的人,五十岁了还爱慕父母。”

 

注释

1.高子:与孟子同时代但年长于孟子的一位学者。

2.《小弁》:《诗经·小雅》中的一篇诗。

3.《凯风》:《诗经·邶风》中的一篇诗。

4.矶:《集韵·微韵》:“矶,感激也。”本义为大石激水,水冲击岩石。引申为激怒、触犯之意。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
图片文章

    没有任何图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