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国学经典 >  > 正文

孟子·告子章句下·第五节

发布日期:2016/3/10 7:58:13  阅读:896  【字体:
 

  孟子居邹,季任为任处守,以币交,受之而不报。处于平陆,储子为相,以币交,受之而不报。他日由邹之任,见季子;由平陆之齐,不

 

  见储子。屋庐子喜曰:“连得闲矣。”

 

  问曰:“夫子之任见季子,之齐不见储子,为其为相与?”

 

  曰:“非也。书曰:‘享多仪,仪不及物曰不享,惟不役志于享。’为其不成享也。”

 

屋庐子悦。或问之。屋庐子曰:“季子不得之邹,储子得之平陆。”

 

译文

  孟子住在家乡邹国,季任留守任国代理国政,送厚礼想接交孟子,孟子收了礼而不回报于礼物。后来孟子住在齐国的平陆城,当时储子担任齐国的卿相,也送厚礼想接交孟子,孟子也是收了礼而不回报于礼物。有一天,孟子从邹国到任国去,拜见了季任;而从平陆到齐国,孟子却不去拜见储子。

  屋庐子高兴地说:“我可找到孟子的漏洞了。”于是便问孟子:“先生到任国,拜见了季任;到齐国,却不去拜见储子,就是因为他是卿相吗?”

  孟子说:“不是的。《尚书》里说:‘享献之礼多仪节,仪节不够,礼物再多也只能认为没有贡献,因为进献的人并没有把心思放在进献上。’就因为储子不成享献的规矩。”

  屋庐子很愉快。有人问他,他说:“季任不能擅自到邹国,储子可以随便到平陆去。”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
图片文章

    没有任何图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