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淮剧杂技 > 建湖杂技 > 正文

《淮剧主要传统剧目:九莲十三英七十二记》(徐守忠编)

发布日期:2012/10/8 17:21:30  阅读:5983  【字体:
 

 

淮剧拥有相当可观的剧目,仅传统戏就有上千出。主要来源于固有的民间小戏,包括根据民间传说编演的传统戏;其次来自徽剧,为数较多;还有来自元明杂剧、传奇及从京剧、扬剧等其它剧种移植过来一部分。淮剧主要的传统剧目有“九莲十三英七十二记”。

 

“九莲”

 

秦香莲(《女审·包断》、《小琵琶》)

主要人物;秦香莲、陈世美、王鼎玉、包公

    【故事梗概】相传宋代湖广秦香莲典卖了耳环首饰帮夫陈世美上京赶考。岂知世美得中后弃旧迎新,做了当朝附马。

香莲盼夫不归,又值连年荒旱,苦于生计,扶老携幼进寻夫。途中,公婆冻饿而死,宫认夫,母子又被逐。闻得丞相王鼎玉为人耿正,香莲前往拦轿鸣冤。

王丞相授意莲乔妆进宫,弹唱乡音土曲,促其夫妇和好,未能如愿。王以纸扇引荐香莲前往开封府衙告状。陈世美暗命家将韩琦追杀母子,阴谋灭口。韩琦不忍杀戳无辜,于三官堂内,将母子三人放走后自刎。

包公听罢香莲冤情,且见证据确凿,计匡世美,欲秉公处斩。皇姑国太闻讯赶来求情,宋王下旨赦免,包拯无奈,赠莲纹银三百两,了却冤案。

香莲见官官相互,冤仇难报,欲寻短见,幸得黎山老母相救上山练武,道号孔月华;后因平番有功,封为都督之职,回京审夫问罪,世美巧言哄骗,企图宽恕。香莲心慈手软,难以决断,将世美交包拯审理。终将那赫赫威严的当朝驸马陈世美正法于虎头铡下。

(注:此剧除一般上演的《秦香莲》外,后半段由上海淮剧团整理,改为《女审》,秦香莲既审又断,立铡世美。已摄成影片)

 

蔡金莲(《蔡金莲告状》)

主要人物:蔡金莲、王文勇、王文虎 马洪 马姣鸾

【故事梗概】翰林马洪为报答王鼎臣救命之恩,将女儿姣鸾许其次子王文虎为妻。

其后,王家遭受回禄之灾,一蹶不振。马洪忘恩负义,逼文虎退婚。姣鸾誓不从命,撕碎退婚文书,乔装出逃。马洪以偷盗罪诬害文虎,只待批文问斩。

蔡金莲历经千辛万苦,越衙告状,为小叔鸣冤,在武昌王大堂,与其夫文勇相会,雪冤团园

 

王玉莲(《吴汉三杀》)

主要人物:王玉莲  吴汉   吴陈氏 

【故事梗概】汉室刘秀同陈朋 马五闯越潼 关,被新朝驸马吴汉捕获。

吴陈氏闻讯探监,得知国恨家仇恨,转告其子;吴汉方知其岳父王莽乃杀君篡位之奸佞,腰斩其父之仇人。吴陈氏命子杀妻,灭莽兴汉。奈玉莲贤淑,汉不忍加害,只得实情相告。

玉莲为全夫志,拔剑自刎。

 

李桂莲(《阴阳河水》)

主要人物;李桂莲、张茂生、侯木

【故事梗概】中秋之夜,山西包桥张茂生、李桂莲夫妇,于园中观花赏月,一时情至苟合。嫦娥启奏玉帝,遣太白金星降旨阎罗,严惩张李夫妇。

李桂莲被囚阴阳河,终日挑水,被鬼使倪木强占,苦不堪言。张茂生因往三川经商,得免勾魂。

一日,张路经阴阳河,偶见其妻,得店家指引,入冥会妻。倪木归来,张、李假认舅甥,借使阴魂回乡。李氏百日期满还阳,夫妻团圆。

 

潘金莲(《挑帘裁衣》、《武松杀嫂》)

主要人物:武松、潘金莲、西门庆、武大、王婆、婴哥

【故事梗概】 潘金莲偶遇西门庆,彼此生情,经王婆撮合成奸。西门庆与潘金莲唱曲鬼混,被婴哥看到,金莲叫西门庆每日给婴哥铜钱二百,嘱其切勿外扬。金钱难买良心,婴哥终向武大告密。为此,武大气闷成疾,被西门庆和潘金莲毒害而死。

武松归来,金莲外着孝服,内衬艳装,调戏武松,武松严拒,查问兄长何疾而终?金莲言语支吾。武松深夜守灵,武大阴魂托梦,嘱弟为其报仇。武松走访四邻。众口一词,皆说西门庆与潘金莲因奸害命,且有婴哥作证,又得阴阳先生藏有武大断指一只。武松以谢情为名,约请王婆、阴阳先生和四邻等,在人证物证面前,杀死金莲,严惩王婆,并提刀寻西门庆报仇。

 

李翠莲(《刘全进瓜》、《打经堂》、《金钗记》)

主要人物:李翠莲 、刘全、王婆、沙僧

【故事梗概】 李翠莲吃债诵经,积善好施。一日,唐僧师徒前来化斋,李施以金钗。继而王婆来借贷,翠莲未贷刁妇,王怀恨在心。

沙僧至恒丰典铺当钗。店主刘全见是其妻翠莲饰物,生疑。回家路上,王婆从中挑拨,刘全偏信翠莲与和尚私通,逼其自毙。

翠莲蒙冤缢命,魂游地府,阎罗念其生前修行,让她在龙华会上继续颂经。

王婆欲嫁丑女于刘全,被拒,遂纵火报复,烧得刘家片瓦无存。人死财散,刘全走投无路。其时,唐王正欲差遣一人去阴司进瓜,以完誓愿。观音点化刘全,来到京城。唐王封刘全为进瓜学士,前往冥府。

在阴司地府,刘全与李翠莲夫妻相会。阎罗念刘全进瓜有功,准其还阳,夫妻团圆。

 

窦金莲(《大赶考》、《冈叉山》)

主要人物:窦金莲、张荣贵、冈定金 

【故事梗概】 书生张贵荣,别妻窦金莲,赴京赶考,途经冈叉山,被强人冈龙劫持上山。冈龙之妹冈定金,爱恋荣贵,逼婚赠宝,释放其下山。

荣贵抵京寄身客店。店主吴恩见宝起意,将其勒死,献宝宋王,受封进宝侯。荣贵阴魂不散,梦托前妻。窦金莲赴京告状。包拯怒铡吴恩;并已还阳枕救活荣贵,与金莲夫妻团圆。

 

陆金莲(《白马驮尸》)

主要人物:陆金莲、刘文英、杨乔楼

【故事梗概】 宋仁宗在世时,举子刘文英汴梁赴考,途经陆连山遇劫,为盗首之女陆金莲搭救,私自成亲。

三日后,文英带宝四件,二次赴考,投宿卞京客店,店主杨乔楼图宝害命,投刘尸与枯井,进宫献宝,医好国太病症,记功封官。

太白金星作法,用白马将文英尸体驮至开封府衙。包拯与陈州放粮回来,知道是冤案。夫人李氏设法,三次进宫借来宝带,救得文英还阳,案情大白,包拯处决杨乔楼时陆金莲已经离父亲出走,另立山寨。仁宗命包拯前往招抚,刘文英合家团圆。

 

蓝玉莲(《水漫蓝桥》、《蓝桥会》)

主要人物:蓝玉莲(又名贾玉珍)、韦郎保

故事梗概:韦郎保和贾玉珍青梅竹马,情投意合。后来遭逢兵乱,两个人离散了。贾玉珍路遇强人被卖给蓝家,改名蓝玉莲,被迫作了童养媳,受尽虐待。一天,贾玉珍挑水来到蓝桥上,对面来了一个人口渴向她讨凉水喝,贾玉珍看他汗流满面,怕喝了凉水会生病,就好心地上前阻止。大家问起姓名,原来讨水的路人,正是她朝思夜想的爱人韦郎保。久别重逢,又悲又喜,贾玉珍把满腹委屈,尽情地告诉了韦郎保,韦郎保决心要帮助她挣断锁链,恢复自由。约定当晚三更时分,在蓝桥相会,一同远走高飞。夜晚,韦郎保应约来到蓝桥,想不到山洪暴发,水漫蓝桥。韦郎保为了坚守信约,死死抱着蓝桥,不肯离去,等贾玉珍摆脱了公婆的监视,赶到蓝桥,韦郎保早被淹死了。贾玉珍满怀悲愤,也纵身跃入水中,完成了两个人忠诚不渝的信约。

1954年中央电影局上海电影制片厂摄制,导演:谢晋,主演:筱文艳(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一等奖获得者)饰贾玉珍,杨占魁(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三等奖获得者)饰韦郎保。

 

“十三英”

 

顾凤英(《牙痕记》、《金殿认子》)

主要人物:顾凤英、安文亮、安寿保、刘天璧、安禄金(王金龙)、李氏

【故事梗概】 寒儒安文亮携妻(顾凤英)、子(寿保)进京赶考,不辛途中失银染病,栖身古庙。寿保觅食奉母,闻得有巨商刘半城欲买子嗣,遂回庙向母提出卖身以治父病。顾凤英事出两难,为刘半城言语所动,不得已舍子救夫。文亮苏醒后,斥凤英狠心卖子。顾凤英无奈追赶寿保,经过王家庄,于瓦车蓬又生一子,苦于旅途艰难,无法带走婴儿,咬牙痕、写血书留子他去。适王家二夫人因无子假孕,收下安禄金作为己子,取名王金龙。顾凤英寻夫觅子不着,彷徨无路可投,辛遇观音庵老尼静波收为佛婆。文亮因饥寒交迫,昏阙途中。适王朝成赎帐路过,带文亮权为司帐。顾凤英经静波举荐,至徐府为针工婆,谁知徐小姐即是刘天璧(安寿保)之妻,洞房中母子相认。刘半城取出卖子文约,逐凤英离去。

顾凤英被刘般城逐走之后,星夜又来到一座瓦车蓬,触景生情,悲恨交加,投水自尽。刘天璧与徐素梅追赶至此,救起凤英,暂送至徐府安顿。安禄金被王家抚养十五载,在文亮教读下,已是文武全才。其时,王张氏与王朝聘图谋家产,毒死王朝成。李氏唯恐金龙(禄龙)再遭毒手,星夜命子远离他乡。后来,王金龙平寇有功,得胜回朝,饶道家中救了李氏老母。惩处了王朝聘夫妇,报了杀父之仇,返回京城。长亭上,刘天璧见金龙膀有牙痕,手有六指,年龄又相符合,疑似禄金,遂邀其至相府,请他母亲相认,为此,激怒了金龙,纠缠上殿。明神宗传问李氏与顾凤英,欲用金盆刺血,以辩真假,李氏无奈拿出血书,吐露真情。顾凤英仁义送子,李氏感激涕零。神宗传命三家合为一家,当殿设宴,庆贺团圆。

 

罗风英(《刘贵成私访》、《金镯记》)

主要人物:戈赛金、罗风英、刘贵成、柴荣、陈二红

【故事梗概】恶霸柴荣、王志贞、陈二红为非作歹,强占刘贵成表妹罗风英,迫害刘贵成姨弟白顺卿、强娶刘贵成之妻戈赛金。

刘贵成得中以后私访至此,询明冤情,为表妹、姨弟写状,交印信于戈赛金,私访恶霸陈二红,被陈二红打入土牢。戈赛金女扮男装,代夫巡查;请得陈塘关元帅陈君,擒获群奸,救出刘贵成。

刘贵成为报当年岳父不认之仇,立逼戈阁老献女,戈老无奈将其次女赛银替之,当堂遭戈赛金斥责。刘贵成为媒,将罗风英许配白顺卿;戈赛金为媒,将赛银许配刘贵成。

陈二红逃出宁波,沟通红毛造反。严嵩保奏刘贵成出征,幸得王禅老师之徒白龙相助,刘贵成旗开得胜,班师回朝。

 

王月英(《孝灯记》、《骂灯记》)

主要人物:王月英、解鸾英、张元祥、张元庆、艾汉、张天成、成凤英、成明、王妈妈

【故事梗概】无锡富豪成明之女凤英。与当朝天官张天成之次子元庆结为姻亲之好。张天成高老还乡后,连遭劫难和回禄之灾,一贫如洗。成明嫌贫爱富企图赖婚,买通无锡蔡知县诬元庆为推倒花墙、杀死丫鬟、盗窃之罪,打入深监。张天成之妻解鸾英闻讯丧身。张元祥之妻王月英卖发安葬婆母。无锡县令借口为元庆减刑,向张家勒索银两,月英无奈忍痛卖去七岁女儿艾汉。经王妈介绍。竟将艾汉卖与未过门的婶母成凤英。凤英得知张家冤情后,修书赠银命艾汉回家,并决定元宵与嫂嫂月英在婆母灵堂相会。元宵之夜,妯娌俩计议:凤英女扮男装,妻顶夫名上京赶考,并寻大伯元祥申冤报仇。

成凤英得中头名状元,主考张元祥见其与二弟同名同姓,询及身世,得知家仇。元祥奏明圣上,钦赐尚方宝剑。张元祥与成凤英还乡,斩了蔡知县,发配成明充军。报了冤仇,合家团圆。

 

成风英(《成凤英盘门》)

主要人物:成凤英、王月英

【故事梗概】全本《孝灯记》中一 折,即成凤英夜会王月英

 

王大英(《盘宫》、《抢饭》、《闹窑》)

主要人物:刘秀、王大英、殷丽华、殷士道

【故事梗概】《盘宫》:王莽篡位。汉太子刘秀至冷宫探望后母王大英,欲搬兵灭莽兴汉,为父王母后报仇雪恨。王大英赐与“无字天书”、“引路金镯”,以助其行。

《抢饭》:刘秀行至三岔路口,适窑工殷士道之妹殷丽华为兄送饭至此;刘秀抢而食之。丽华询及刘秀乃汉室天子,请其回家,丰餐相待。刘秀封殷丽华为正宫娘娘。

《闹窑》:殷士道候妹不至,回家探望,见刘大疑。丽告兄原委;刘秀封殷士道为国舅。

 

王二英(《玉杯记》、《张廷秀南访》

主要人物:张廷秀、王二英、王少鉴、王少华、赵昂、苏州府、沈克明

【故事梗概】江西木工张克明,因家乡干旱,全家逃至苏州谋生。城内户首王少鉴招张家父子建造凉亭。在竣工宴席间,少鉴露出无嗣之虑,张克明将次子廷秀送为螟蛉。

少鉴之胞弟少华,见廷秀容貌非凡,料日后定有富贵,故劝其兄将次女二英终身相许,以系其心。不料此事引起大英不满,与其夫赵昂定计,将王门传家之宝玉环藏于廷秀书斋,诬其窃取;少鉴信以为真,逐走廷秀。二英暗中资助廷秀赴京赶考。

三年后,廷秀耀升为江南七省巡按,来苏州私访,适少鉴六十寿辰,他乔装改扮成乞丐,至寿堂索妻认亲。此时,少鉴正与长婿赵昂、苏州府等商议二英婚事,欲另配武举沈克明;非但不认廷秀,还将其捆绑书房。廷秀出示巡按金印,欲将少鉴、赵昂问斩,二英从中讲情,方得从轻发落。廷秀、二英终成眷属。

 

苏风英(《药茶记》)

主要人物:苏风英、吴氏、苏金龙、张保、苏文尚、于昌、姜氏、太白金星

【故事梗概】苏文尚赴任溧阳,将其子金龙、风英托于继室吴氏。吴氏虐待风英兄妹,并逐其出门。吴氏前夫之子张保,心地善良,往祠堂寻找风英兄妹。吴氏送来毒药馒头,欲毒死金龙兄妹,被张保误食,幸得太白金星解救。金龙逃往溧阳寻父,中途为断头山主于洪收为义子。风英欲寻短见,其母姜氏阴魂救之,暂回家中安身。

苏尚文命义子于昌回家探亲,恰遇吴氏折磨风英;于昌为抱不平,遭吴氏羞辱,无奈返回断头山。

江氏阴魂至溧阳将金龙兄妹不幸遭遇,梦托于苏,苏犹豫难决,回家探望,误食吴氏送给风英吃的药茶;太白金星将其救往断头山与金龙相会。吴氏反诬风英杀父发配苏州重审,张保仗义替刑。行至断头山,一家团圆。

苏文尚携儿女回家,辨明冤情,吴氏被押南监;知县作主,风英许配于昌。

 

林鸾英(《韩湘子度妻》)

主要人物:韩湘子、林鸾英

【故事梗概】韩湘子弃家学道,长年不归。其妻林鸾英至花园祝告神明,祈夫归来。某日,见一道士入园,林鸾英问其来由。道士忽又化为湘子,鸾英喜出望外,求归家。霎那间,湘子又上天庭,鸾英悲苦万分。其后,曾多次度其妻,同登仙境。

 

殷凤英(《洪江记》、《唐僧出世》)

主要人物:陈子春、殷凤英、玄奘(江流子)、殷开山、刘洪、孙勇

【故事梗概】唐贞观年间,陈子春带妻殷凤英往洪江赴任。官船行至高邮湖时,遇水贼刘洪杀官劫印,冒名去洪江赴任,并逼身怀六甲的殷凤英与之成亲,因有神虎护门,刘贼未能如愿。陈子春沉入水底,被龙女相救。

殷凤英生下一子,唯恐刘洪加害,写下血书,装入木盒,命丫鬟春梅送往长安外祖父家寄养。春梅携木盒行至中途,刘洪带人赶来。春梅投江而死,木盒随江水东流,被金山寺法明和尚捞取,取法号玄奘(又名江流子)。

十二年后,玄奘被法静讥为野种,因问师傅缘由。法明告知始末,令其带着血书,化缘访母。在刘洪花园,母子相会。凤英取香球与玄奘赴长安寻外祖父告状。

殷开 山与夫人周氏,从玄奘口中获悉一切,派兵捉拿刘洪,以仇人之血祭奠子春亡灵。其时,陈子春生还,一家团聚。

 

苏迪英(《对舌。闯山》)

主要人物:苏迪英、苏员外、苏来、尉迟宝林

【故事梗概】苏员外无后,欲留其外孙尉迟宝林承祧子嗣。其女苏迪英不甘寂寞,一心带子宝林寻夫尉迟恭。苏员外不给川资,量他母子难以远行。佣人苏来聪明机智,迫使苏员外拿出银两,护送迪英率子寻夫。

 

周桂英(《清风亭》、《雷打张继宝》)

主要人物:周桂英、薛荣、张继宝、张秀、贺氏、严氏

【故事梗概】明嘉靖年间。薛荣赴京赶考,将家务交与正室严氏。严氏对侧室周桂英百般凌辱,强迫周做繁重的苦活。元宵节,桂英在磨房上生一男孩,严氏命人送往荒郊野外抛弃。桂英无奈,写血书一封,拔下金钗,暗藏婴儿身上,以图日后重逢。

张元秀夫妇以磨豆腐为生,是夜赴市看灯,路过周梁桥下,发现被抛弃的婴儿,拾回抚养,取名张继宝。

张继宝十三岁时,听了同学的闲话,向养父张元秀追问真情,父子争吵,继宝怕受责打,逃入清风亭躲避,元秀随后赶至,而上京寻夫的周桂英,正在亭中歇息,从旁为一老一少排解纠纷。在对证血书时发现继宝原是她亲生之子,张元秀只得让继宝随桂英赴京投奔他做官的父亲。

元秀夫妇盼继宝不归,疾病缠身,沦为乞丐。一日,得悉新科状元就是张继宝,喜出望外,前往清风亭相认。继宝冷酷无情,视元秀夫妇为路人,元秀夫妇在万分悲愤之下,双双碰死在继宝面前。众乡民怒斥继宝;顿时,雷雨交加,继宝被雷打死。

 

王鸾英(《何文秀》、《日夜访》)

主要人物:何文秀、王鸾英、王婆、张唐、狗先生、 杨太君、海瑞

【故事梗概】何文秀携妻王鸾英前往海宁表兄家筹划赴考川资,未遇,地痞张唐,见王氏貌美,谎称是何的表兄至亲好友,骗文秀信任,并买通官府诬以罪名,打入深监;又以文秀酒醉骗王氏进府,欲强迫成婚。王氏宁死不从。事为邻居杨太君所知,救出王氏,收为义女。

文秀在监得旧仆安宁父子相救,进京赴考,为海瑞赏识,得中状元,封为巡按,到海宁私访,在杨府王氏相会,斩了仇人张唐。

王桂英(《二堂放子》、《二堂比子》)

主要人物:刘彦昌、王桂英、沉香、秋儿

【故事梗概】华山三圣母与书生刘彦昌私结良缘,被弟二郎神打在华山下受苦,生下一子,名唤沉香。彦昌赶考得中,赴任途中,重到圣母殿缅怀旧情。三圣母托侍女灵芝将沉香交送彦昌,并写血书。嘱子长大为母报仇。彦昌到任后,续娶王桂英带领沉香。后桂英又生一子,取名秋儿。十三年后。俩兄弟在南学攻读,误将欺压同窗的告老太师之子打死。太师逼偿人命,俩兄弟争相认罪。王桂英在刘彦昌劝说下,舍子秋儿,放沉香出逃,前往华山救母。

 

“七十二记”

 

《合同记》

主要人物:王清明、田素珍、田培

【故事梗概】王清明往山东岳父天培家认亲,途中为随行奴仆张春谋杀。张春劫持三襟合同书信,奴顶主名。冒认姻亲。清明得神人相救,沿途卖字,到达田府,天培以合同为据,认下张春,逐走清明。

清明诉状山东府。府官刘通贪赃枉法,将清明攀入十三名江洋大盗,处以极刑。牢头张德曾受清明之父赦免死罪之恩,以子金龙替死,救出清明。

田素珍看出张春假冒破绽,拒不以之成婚;自尽未果,流落湖广尼庵,巧遇寻找清明的婆母。

王清明得中高魁,官封巡按,乔装私访,在白雀寺巧遇素珍;除却贪官,正法恶棍刘通、张春,囚锁天培,冤仇尽雪;母子相会,夫妻完婚,合家团圆。

 

《金钗记》

(故事与《李翠莲》同)

 

《孝灯记》(又名《骂灯记》)

(故事与《王月英》剧同)

 

《罗帕记》(又名《彩棚丢棍》)

主要人物:康素珍、王科举、康玉珍、庄庭秀、姜维。

【故事梗概】书生王科举得中魁首,钦赐金丝罗帕,与妻康素珍佩带。

科举之母康玉珍寿诞,浪子姜维前往祝贺。素珍不慎失帕,为姜拾得,籍此张扬离间。科举中计休妻。素珍被逐,于道旁产子,遇庄员外拾作螟蛉,取名庭秀,素珍亦寄身庄府。

姜维拾帕上献,康、王二家遭灭门之祸。科举与其岳父子玉侥幸逃命;后科举教读于庄府。

庭秀十年寒窗,独占鳌头,又获金丝罗帕。母子持帕谢师。科举见帕落泪;因问其故,始得夫妻、父子重逢。

庭秀代母还愿,搭彩棚,开仓以赈饥贫。一老者持棍乞食,时仓粮已尽;素珍召之面赏,老者乃己父,当即相认,康子玉遂丢棍团圆。

 

《双花记》(又名《招双花》)

主要人物:王文虎、谭金花、谭银花、王文勇、蔡金莲、马洪、马姣鸾

【故事梗概】王鼎臣告老还乡后病逝。所遗两子,长子文勇、次子文虎。文勇赴考及第,佞臣李天表欲以其女嫁之。文勇以配有蔡金莲未允。遭李诬害,后被遣往外邦为使。

文虎家遭回禄。衣食无着,打樵度日。其岳父马洪嫌贫爱富,勒令文虎退婚。未婚妻马姣鸾得悉与父亲论理,毁去退婚文书,马洪命人深夜杀害文虎叔嫂,幸得姣鸾遣婢送信,方得幸免。

文虎叔嫂逃至江边,路费尽为渡江工秦老虎劫去,无奈沿途行乞,来到扬州。谭察院二女金花、银花私托终身,并遣婢赠银。谭府恶仆乘机杀害婢女,尽夺金银远遁。文虎被判为杀人罪犯,发配淮安府。

文勇出使外邦九载,喜得降书回朝,官封武昌王(又称两淮王)。蔡金莲至此告状,与文勇夫妻相会,文虎获释、封官与金、银二花完婚。马姣鸾入庵修行。

 

《海洲记》(又名《魏怀珍私访》)

 主要人物:魏怀珍、刘庸、胡本、洪泼云、毛三

【故事梗概】奸臣胡本欲赘新科状元魏怀珍为婿,被拒,遂谍奏诬害,左相刘庸保本,封魏为十三省钦差。

恶僧洪泼云强抢良女,横行乡里;怀珍私访至此,被打入水牢,幸被毛三救出。又得袁氏兄妹协力相助,擒住胡本。又获其篡位罪证,按律处治。

魏一路巡察,平冤狱,惩脏官,除恶霸,万民敬仰。

 

《魂牌记》(又名《何文秀》)

(故事与《王鸾英》剧同)

 

《卖花记》(又名《张四姐卖花》)

主要人物:张四姐、刘士俊、曹国丈、包拯

【故事梗概】书生刘士俊携妻张四姐赴京赶考,奈考期已过,又缺盘费,焦虑成疾,张四姐卖花,以求生计;被曹国丈匡入府中,欲霸为偏房;四姐不从被乱棍打死。

张四姐冤魂不散,托梦婆母与丈夫。士俊写状告官,误投曹府,被打入土牢。曹仁、曹义告知刘母;遇包拯路过,拦轿鸣冤。

包拯准状,在八角井中搜出女尸,用阴阳带救四姐还阳,斩了曹国丈。

 

《兰衫记》(又名《借蓝衫》)

主要人物:吴介、刘氏、贾乃成、何益仁、毕才

太仓吴介,屡试不中,从贾经商,娶妻刘氏,十年始孕。吴之表弟毕才,寄食吴家,权为管家,与使女秋菊有私,为刘氏所悉,时加劝导,毕怀恨于心。

吴介三十寿辰,刘氏制兰衫以祝。适友人约吴赴闽贩卖珠宝;行时,将兰衫留在家中。书生何益仁旅途遇盗,泣于吴家门外。刘氏出于恻隐之心,赠银借衣。毕才偷改诗句,制造奸情伪证。

吴介归遇何益仁,见兰衫生疑,回家后又受毕才挑拨,见有情诗,怒责刘氏,毕才乘势击之,至刘氏气绝,吴大惊,命春梅抛尸枯井,只身逃走。毕才命秋菊告状,以绝吴介归路。

何益仁持衫银来还,毕为灭口将何刺死。适吴潜归探讯;毕才报官,将吴捕去。县官张学拯升堂问案,吴供认杀妻,章命取尸相验,不意竟得男尸。案中生案,难坏县官。章退堂分析推理,提审夏梅,终明真相,人证物证俱获,一举破案,真凶伏法,人心大快。

 

《断膀记》(又名《郑巧姣》)

 主要人物:郑巧姣、桂中毕、郑三培、桂母、赵本、赵赛花、秦氏

【故事梗概】酒家郑三培,生女郑巧娇。前妻故,续娶秦氏。秦氏有情夫,常来郑家酗酒鬼混。

秦氏乘三培外出讨账,又与情夫勾结事为巧姣窥见。三培归,秦氏以其奸夫假冒相骗,诬女不贞,三培信以为真,与秦氏将巧姣诱出,断其双臂,推出崖下。

巧姣为枝藤牵攀,死里逃生,藏于桃树林中。桂中毕与书童桂兴游园至此,见无臂女子衔桃而食,因问其故,不胜怜惜,遂带回书房喂养。桂母见儿饭量骤增,探悉真情,留巧姣养伤治病。并准其与中必订下白首之盟。

中必得中,命桂兴投递家书。因桂兴酒后失言,书信被秦氏改换。桂母见是休书,巧姣因之投江,被赵本丞相救往京城。

赵本假传圣命,逼中毕与其女赛花完婚。洞房中,巧姣见情忿然而去,昏倒郊外,被黎山老母搭救上山传授医术。中毕追之不及,弃印出逃,被赵本拿下押监。

国太患病,挂榜求医。巧姣女扮男装医好国太病症,荣封皇儿干殿下。赵本不识女流,二次传旨与赛花联姻,巧姣假意允亲,求赛花相助,救出中毕。

巧姣上殿面君,皇帝斥其 乔装欺君,欲斩;国太讨情得赦,桂、郑奉旨完婚。

秦氏与情夫谋害三培,毒酒被酒保误食致死,嫁祸三培判斩。桂、郑法场相救,惩治了秦氏及其情夫。

(注:此剧已经分别由上海淮剧团、江苏省淮剧团整理。两种整理本内容互不相同,与原故事梗概,均有出入)

 

《大琵琶记》(又名《赵五娘上京》)

 主要人物:赵五娘、蔡伯喈、蔡公、蔡婆、牛相国、牛桂

【故事梗概】蔡伯喈别家赴试,得中状元。主考牛相国见蔡才貌双全,请旨与女儿桂香完婚,蔡抗旨不得。

陈留郡连遭干旱三年。赵五娘为奉养公婆。厨下咽糠而死。赵五娘滴血描容,意欲寻夫。邻人张广才赠以琵琶,一路卖唱上京。

其时,蔡伯喈曾因思亲染病,牛桂香至庵堂为蔡烧香还愿,路遇五娘,毅然引入府与蔡重聚。

蔡、赵还乡,祭扫父母坟台,谢拜张公救济之恩。

或云赵五娘怒斥伯喈之后出走,蔡伯喈追之。五娘被伯喈马足踏死,天雷打死伯喈。

(注:此剧源出宋代南戏)

 

《双钉记》

主要人物:康氏、张义、王氏、包拯

【故事梗概】张仁赴考未归,其妻王氏逼其婆母康氏、二叔张义住进寒窑。

张义钓鱼侍母,偶得金龟,叫卖途中,闻知其兄张仁赴考得中,出仕符祥县令,别母寻兄,未遇,遭王氏双钉谋杀。

康氏盼子不归,往寻之。张义阴魂托兆于母,康氏得知冤情,往开封府衙鸣冤告状。

包拯见案甚奇,开棺验尸,得双钉,斩决王氏和侍女。

 

《空坟记》(又名《朱砂记》、《双槐树》、《雪棚会》、《牧羊巷》)

 主要人物:朱顺登、赵金棠、杨氏、宋氏、宋成

【故事梗概】宋成杀害其表弟朱顺登于投军途中,虚立空坟,诱逼朱妻赵金棠与之成亲,未遂。为此,金棠与婆母未朱之婶母宋氏驱使牧羊受苦,被狂风吹散重逢,沿途乞讨寻夫。

顺登幸得观音大士相救,得宝投军,陈前立功,官封都督,归来不见其母与妻,双槐树前哭祭坟台。因见天旱地荒,哀鸿遍野,遂搭彩棚,开作仓,赈济饥民。

赵金棠携其婆母杨氏乞讨至此,粮已经放完。朱因思母念妻,龙须面难入其口,命赠贫妇食之。杨氏见龙须面想起顺登喜食此面,悲痛之余部慎打碎龙碗。中军见之,拔剑欲斩。顺登出棚拦阻,追问其故。金棠见顺登朱砂痣,母子、夫妻相认,将宋氏、宋成打入二神庵苦役赎罪。

 

《僧帽记》(又名《莲花庵》)

主要人物:季士昌、季庸、谷素珍、季冬儿、季来保、于母、于秀英

【故事梗概】商贾季士昌携子季庸外出讨帐,将帐箱钱柜钥匙交于儿媳谷素珍。事为养子来保所见,告知其母马氏。马妒恨,与其兄吉才将僧帽藏于谷氏房中,阴谋陷害。庸回,马氏诬其妻与僧通奸。庸回房中寻妻,见一僧人(为吉才所扮)从房内出,又搜出僧帽一顶,遂信以为真,持刀杀妻。谷氏哭诉其冤,冬儿亦跪求护母,庸难决,逼妻莲花庵出家。

士昌讨账归里,怒斥妻、子诬陷贤媳,与儿孙同往尼庵劝谷氏还俗。马氏母子与其兄吉才持刀拦路劫杀,误伤来保。士昌三代逃至庵中,谷氏执意不还。

士昌无奈为庸儿续娶新寡刘氏操持家务。冬儿与刘氏之子胡子成玩耍反目,被逐。马氏买通县令,诬庸私藏混天绸国宝将其囚锁入监。

冬儿讨饭营生,寄居于家茅棚。于母同情爱惜,将女秀英终身相许。后冬儿高中,惩治马氏,请母还俗,合家团圆。

 

《白兔记》(又名《玉兔记》、《刘智远投军》、《李三娘》)

主要人物:刘智远、李三娘、窦公、张氏

【故事梗概】刘智远看瓜,得神书宝剑,淮州投军,杀死朱温,皇封镇国将军,招为驸马,取名咬脐郎被张氏投入荷花池,幸被叔父有信相救,派家院窦公送交滨州智远。刘得咬脐郎与三娘书信,甚为悲痛,因军务在身,只得书写窦公带回,窦公不幸归途身亡。

咬脐郎成人,郊外寻猎,太白真人以白兔将其引至井栏,与三娘相会,方知前情,讨得血书归来,探问究竟。

刘见书得知三娘之苦,遂请命还乡,将张氏收监,夫妻骨肉团圆。

(注:此剧源出宋代南戏)

 

《刺针记》

主要人物:柳学文、柳迎春、柳梅英、何叶女、赵德芳、仁宗、秀水县令

【故事梗概】柳学文娶妻张氏、生有迎春、梅英一双儿女。柳出门经商,其妻被狂风刮去,柳续娶何叶女。何氏不贤,针刺迎春兄妹,欲置其于死地。张刚带走甥女,经太白金星取针治愈。学文因之休却何氏。

何氏还恨在心,诬学文私藏国宝,秀水县令将柳打入死囚牢中。张刚闻讯身亡,迎春兄妹被张柳林氏逐走,途遇陶三春送其还京。何氏将梅英推入荷池,幸渔翁相救,得以逃生。梅英寻兄不见,林中自尽,被赵德芳相救收为义女。

梅英思兄得病,仁宗挂榜求医。土地报知迎春,并赐于药丸。迎春揭榜治愈梅英,被招为驸马。花烛之夜,兄妹相会,奏知仁宗,钦赐尚方宝剑,回家报仇。

 

《葵花记》(又名《孟日红割股》)

主要人物:高彦桢、高秦氏、孟日红、孙国泰、孙尚香、雷公

【故事梗概】高彦桢别家赴考,得中头名,复娶宰相孙国泰之女尚香。

秦氏思儿染病,欲食猪羊。因家贫如洗,孟日红割股以奉婆母。秦氏得知,感激身亡。孟氏葬毕婆母,上京寻夫。途遇鸡冠劫持上山,得鸡冠妻尤氏相救,方得赴京认夫。

孙尚香害死孟氏。抛尸花园枯井,培土栽以葵花。彦桢哭妻昏厥。雷公打死孙氏,救孟还阳。高、孟破镜重圆。

 

《灯笼记》(又名《张郎休妻》)

主要人物:张代刚、葛丁香

【故事梗概】张代刚在洛阳城开设当铺,三载未回。一日,张掌百忍堂灯笼夜归,路遇侄儿张青、道其葛丁香不贞,遂灭灯而返,决意休妻,因儿女求情,计骗葛氏出走。

葛妻临行向家产一一作别,财物均化为灰烬。投宿古庙,得南佛爷点化,范三郎家财神下界,因之与范喜结良缘,一变豪富,施赈济贫。

代刚与儿女乞讨至此,葛妻于饭中藏一戒指,张见乃妻饰物,愧不可当,跌入泥潭身亡。

 

《分裙记》(又名《小状元》、《龙须面》)

主要人物:梁宗勉、单素珍、梁子玉、梁赛金、宋义成、刘大人、桃梅

【故事梗概】梁宗勉、单素珍夫妇生有子玉、赛金儿女,合家和睦亲善。

单氏吃斋积善,神佛募化至此,使女桃梅于斋内藏荤,谢怒神佛,桃梅受斥,怀恨在心。宗勉归,偏信桃梅谗言单氏不贞,逼其自尽。幸得神佛相救,单氏死而复生。

子玉、赛金兄妹为免遭桃梅毒害,寅夜逃遁,分裙离散。途中,子玉为刘大人收做义子,赛金被草桥关官宋义成收为义女。

子玉得中状元,封为巡按,请旨还乡,在草桥因食龙须面得遇赛金。兄妹归里后,神佛送回素珍,母子得以重逢。桃梅闻讯畏罪自杀。子玉将刘、宋接到梁府,共享荣华。

 

《芦花记》

主要人物:闵损、闵德仁、李氏

【故事梗概】富室闵德仁,前妻亡,留下一子闵损;续娶李氏,又生闵华、闵荣二子。

闵德仁因邻村公冶长之约,进荡观赏雪景,携其子损、华同行。途中,损寒冷难支,闵德仁责子,见衣内芦花,方知李氏虐待闵损,欲休李氏。

损曰:“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单”。求父相留。李氏为损孝贤所感,发誓视其为亲生。德仁凉之,与李氏重归于好。

 

《鸭汤记》

主要人物:杨茂芳、杨女子、梁为孝、吴义章

【故事梗概】清末,阜宁县满滩林地保杨茂芳之女杨女子,自幼许配梁为孝为妻。

一日,茂芳夫妇外出,杨女子独往塘河洗衣,木行小开吴义章相戏,杨女子慌忙避回家中。义章尾随入室,求之苟合。后为父母得知,欲责其女,因念及义章为其送柴送米,遂顺水推舟。

杨女子不贞远近传闻。为孝下礼杨家,择八月十六迎娶。茂芳夫妇犹怨家丑外扬,又虑其失去义章供养,故起歹念,置砒霜于鸭汤中,“款待”为孝。为孝食之觉有异味,即作辞而去。茂芳夫妇为除后患,买动王大、老薛追到途中,将为孝害死,埋尸水田。

为孝阴魂托于母、兄,杨母子赶到杨家索人,后来在水田发现孝尸,遂到阜宁县告状。大堂之上,杨夫妻供认不讳,被判死刑。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