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淮剧杂技 > 建湖杂技 > 正文

[小淮剧]真情的奉献(金浩 胡健)

发布日期:2013/4/14 13:44:06  阅读:1464  【字体:
 

 

时 间 当代

地 点 家里

人 物 宋亮――某供电所线路工

    春玲――宋亮的妻子

    玉琴――宋亮的妹妹

    [宋亮的家里,简朴整洁。

    [深沉有力的画外音。

这是根据真实的故事改编而成,二OO四年夏天,台风‘麦莎’无情地袭击本地,在这场抗灾救灾的过程中,一位供电工人的妹妹身患重病,弥留之际,盼望与自己相依为命的哥哥最后见上一面,然而,奋斗在抢修高压线路铁塔上的哥哥为了及时为群众送电,没离开岗位一步……电通了,电灯亮了,可妹妹带着遗憾,呼唤着哥哥的名字离开了人间……”

 [春玲焦急地上。

春 玲 真急人,宋亮他怎么还不回来!

    (唱) 玉琴化疗多少趟,

       效果一点不理想。

       这几天病情加重人变样,

     时醒时昏神情迷茫。

     这孩子从小多病体不壮,

     十岁未到失爹娘,

     相依为命兄妹俩。

     受饿挨冻渡时光,

     这日子刚刚好转心舒畅。

     又谁知她身患绝症添愁肠,

     要为她把后事来思量――

     [宋亮匆匆上。

宋 亮 (接唱) 我这里值班回家步匆忙,

春 玲 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宋 亮 小李家里有点事,我替他值了半天班。

春 玲 你呀?怎么一点记性都没有?

宋 亮 什么事?

春 玲 玉琴的病越来越重了。

宋 亮 那怎么办,把她送医院去。

春 玲 不能,送医院怕是不行了,唉!老人不在了……你这个做哥哥的要把担子挑起来。

宋 亮 这……多亏你一片好心啊!

春 玲 拿定主张,为她料理后事……

宋 亮 我……我心里好难受啊!玉琴,我的妹妹!

   (唱) 为什么老天打下无情捧,

       为什么年纪轻轻你病入膏盲?

   为什么患了绝症无救应?

   为你理后事,哥哥我心如刀绞泪千行。

春 玲 宋亮,你先别难过,我要为妹妹做身新家裳,

    让她体体面面的走,也不枉我们兄妹一场。

宋 亮 春玲,感谢你一片好心,平时细心照应,又为她料理后事……

春 玲 说这些干嘛?你照应她一下,我上街头为她买两套衣服,再扯点布回来……

宋 亮 也,你去吧。

    [春玲下,玉琴从内慢慢上。

玉 琴 哥,你回来啦?

宋 亮 呃呀!你怎么起来了?

玉 琴 我……我今天好点了……哥!大嫂呢?

宋 亮 她……她出去有点事!

玉 琴 哥!你别瞒我……大嫂上街去为我买衣服吧?

宋 亮 不!(泪下)你别多想……你这不好好的……

玉 琴 我都听到了……哥,你们别费心,衣服我有……我……就想你在家陪陪我……让我渡过这最后时刻……

宋 亮 好妹妹!你还小,就别乱想……你嫂子的意思……

玉 琴 不……我不能再麻烦你们,哥!我这一辈子欠你的太多了……

   (唱) 从小父母早丧命,

       哥哥你领我长成人。

    上学是你送上路,

    放学你在村头等。

    生病是你来看护,

    常常通霄不离身。

    你为我一天烧三顿,

    你为我缝衣拿线针。

    你为我梳头扎发辫,

    你为我年到三十才结婚。

    多少情多少义,

    难忘哥哥情义深。

   这辈子难以报兄长,

   来世偿还哥哥恩。

宋 亮 玉琴——

玉 琴 哥哥――(兄妹俩热泪流淌)

宋 亮 妹妹!你会好的,你一定会好的!

玉 琴 哥!我求你件事……

宋 亮  什么事!你尽管说……

玉 琴 我的头发乱了……嫂子忙,哥你替我梳一梳!

宋 亮 哎!(下去拿来梳子和镜子)

    [宋亮为玉琴梳头。

玉 琴 (唱) 小小木梳拿在手,

        妹请哥哥来梳手。

        多少深情藏心里,

   千言万语哽在喉。

宋 亮 (唱) 小小木梳拿在手,

        哥为妹妹来梳头。

过去梳头多喜笑,

今日悲痛梗在喉。

玉 琴 (唱) 哥为妹妹来梳头,

        童年往来眼前放。

        相依为命数十载,

        历尽坎坷渡春秋。

宋 亮 (唱) 哥哥为妹来梳头,

        手拿木梳心颤抖。

        鸟儿未飞先断翅,

        根根细发添人愁。

     [一滴眼泪落在玉琴脖子上。

玉 琴 哥,你……你哭了?

宋 亮 没……没有……在为你扎小时候喜欢的羊角辫……

玉 琴 哥,你……别难过!这一辈子,我也知足了,遇到我这样的好哥哥,好嫂子……我高兴!

宋 亮 傻妹妹……你别想得太多!

玉 琴 我真想还是小时候那样,在哥哥身边,安安静静地死去……

宋 亮 你――小琴,你别胡思乱想的!

玉 琴 哥!我……送你一样礼物。

宋 亮 你送哥什么礼物?

    [玉琴拿出一支测电笔。

玉 琴 (唱) 送你一支测电笔,

        安全时刻记心头。

        妹妹九泉保佑你,

        健康长寿到千秋。

宋 亮 测电笔捧在手,

万箭身心热泪流。

小小电笔千斤重,

妹妹的嘱托记心头。

玉 琴 (唱) 妹死后你莫难受,

        莫留骨灰在荒田。

        哥嫂夫妻常相守,

        小侄儿学业占鳌头。

宋 亮 好妹妹!你别说了!哥哥我……(大哭)

玉 琴 我……该休息了……(头歪倒在桌上,休克)

宋 亮 玉琴……我的妹妹,你可千万别吓了哥哥!妹妹……玉琴——你醒醒……你醒醒哪!

    [玉琴慢慢苏醒。

玉 琴 哥,你别怕……我……累……了

宋 亮 要不要去医院?

玉 琴 不……不需要!你放心……

    [突然传来广播声。

   “紧急通知:市防风指挥部紧急通知:据中央气象台报告,‘麦莎’台风于今天下午在我市沿海登陆……各级政府、水利供电部门,采取紧急措施,做好抗灾准备……”

宋 亮 啊!不好!我得立即回供电所。

玉 琴 哥……你走吧……我……没事!(说着又昏倒)

宋 亮 (大声)玉琴……你……醒醒……你醒醒啦!这怎么办?这怎么办啦!“台风”降临,玉琴昏迷,春玲未回来……真急死我了!

(唱) 一刹时急得我火烧火缭,

    面对着地这特殊情况来糟糕。

    抗台风供电人要冲向前哨,

    离不开重病的妹妹令人心焦。

    市防指紧急通知万分重要,

    我不能再犹豫有半点动摇。

(夹白)走!(欲冲出门外传来玉琴的“哼声”

不能!不能哪――

(接唱)妹妹她坐与死后果难料,

    我怎么关键好抛下了手足同胞。

(夹白)怎么办,怎么办……

(接唱)宋亮我进退不得如何是好……

    左右为难好似坠落海潮。

(坚决地)走!去上班!妹妹呀妹妹,哥身负重任,岗位特殊, 你原谅哥哥是一个电工,理解哥哥吧……

玉 琴 哥,你去吧,去上班……去……

    [宋亮刚欲下,与匆匆而上的春玲。

宋 亮 春玲,你……终于回来了!

春 玲 你……匆忙忙的要到哪里去?

宋 亮 上班!回供电所!

春 玲 你不是刚加班回来!

宋 亮 市防指紧急通知“麦莎”台风将要经过我地,要保证高压线路及时,保证抗灾救灾用电……

春 玲 就你顶积极,台风不是还未来……

宋 亮 不,要做好一切抗台准备,春玲,你把玉琴照顾好,我走了……

春 玲 慢!

    (唱) 玉琴的事迫在眉捷要商量。

宋 亮 (唱) 等我抗灾回来再细。

春 玲 (唱) 难道你就不能多和妹妹把话讲。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