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人物春秋 > 文明楷模 > 正文

桥工乔大(金学桂)

发布日期:2014/1/26 10:50:31  阅读:1314  【字体:
 

 

六十岁的乔大做了四十年桥工。做了四十年桥工的乔大仍然是一个普通的泥水匠。他说做官那玩意累,哪有我做工的强,瓦刀一丢,啥事也没有,进澡堂子,泡茶馆,爽!

 

桥工乔大本名乔立国,是共和国成立那年生的。他爸不会起名儿,花了三只鸡蛋,请邻庄的私塾先生给起了个名,那老先生翻了半天千字文,还子、丑、寅、卯地扳了好几回手指头。多亏他老婆嘴快,说:“今年不是新中国刚成立嘛,就叫立国多好。”老先生一拍大腿,中!就这名,又新潮、又有纪念意义。从此,立国的名字就叫开了,等他那年到了桥工队,人们见他人高马大,干脆把立国这名给省了,叫乔大,领导叫,工友叫,叫来叫去,叫了四十年,连他的真名大家也给忘了。

 

乔大有两样出名,一是手艺好,他拿那瓦刀像是耍武艺,轻松熟练,人家一天砌两千砖,他至少也得三千,还第一个下“脚手”,全队人谁都服他;二是脾气倔,他认准的事,宁折不弯,两头牛都拉不回。这一点,全队人也服他,够种!乔大从一九六九年那回进了交通工程队,三起三落,都与他的犟脾气分不开。别人管不了,就一人管得住,那就是他老婆小百合,别看小百合小巧玲珑,人高马大的乔大在她面前变得温顺驯服,只要小百合轻轻的骂一声:“犟种,不撞山墙不掉泪,你妈是怎么生的?”这乔大就毕恭毕敬,屁不敢放一个,到一旁去抽闷烟,能抽得满屋子云山雾海,任谁喊他都不应声。

 

乔大进队那年,刚满二十岁,血气方刚,身强力壮。怀揣三级证明到工程队报到。队长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乔立国,队长问他多大岁数,他说建国那年生的,你算吧,队长问他文化程度,他说,刚进初中,就停课闹革命,闹了二年,也就毕业了。队长问他什么成份,他回答,贫农,祖宗是要饭的出身,不是依靠对象,咱能进工程队吗?是大队贫下中农推荐,红卫兵造反司令批准的。队长一听是依靠对象,忠实可靠,咱无产阶级革命队伍不靠要饭的贫下中农子女靠谁?二话没说,让乔大做了工程队保管,专管水泥、粗沙。乔大一听,蹦得老高,哈,我老乔家有升官的了,他老爸更是高兴:我家立国,一到工程队就升官了,做了个管水泥和粗沙、石子的官,现在管物,将来管人,老乔家祖坟冒青烟了。为了这,老爸在祖坟上偷偷放了一串鞭炮。

 

乔大当工程队保管后,工程队建新西塘河第一座大桥,那原来的木桥年久失修,枕木腐朽了,军管会决定重新拆建,就在现在的汇文路上架一座横贯东西的水泥结构的大桥。当时为了使用方便,便搭一座塑料大棚,那水泥、钢筋都放在棚内。乔大为了尽职,就吃住在大棚内,一时三刻不离开。工人们说这个小乔,工作真是太负责了。像这样的好同志,一定是活学活用以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革命青年,队长更是得意,就是嘛,宁用社会主义草,不用修正主义苗,咱贫下中农子女就是地道!从此,小保管乔大成了工程队的风流人物,提起他都说上一个好字。

 

事有凑巧,那时候,隔三差五开上一个批斗会,批林、批孔、批走资派。一天下午,天下大雨,藏水泥、钢筋的塑料棚漏雨,乔大正一个人将水泥移到不漏雨的地方,就耽误了批斗会。喊了几次,惹火了乔大犟脾气:娘的什么批斗会,批来批去批个球,能把天批得不下雨,不将水泥淋湿了,我就服气。今天批这个,明天批那个,尽他娘的吃饱了撑着,毛主席说与天斗与地斗,这天斗得还是刮风下雨,扯蛋!这下不得了,乔大捅破了马蜂窝。批判会批到他的头上,成了个地地道道反对伟大领袖的小爬虫,贫下中农的败类,等把流毒彻底肃清后,乔大被清洗出桥工队,卷被窝回了老家。

 

乔大在家接受贫下中农改造不到二年,因为落实政策,他又回到了桥工队,桥工队新来的队长说,乔大啊,过去那是“四人帮”作的怪,使你受了害,这回呀,要吸取教训,别乱说乱动!那保管员早就有人顶着了,这样吧,你先到炊事班,为工人阶级烧饭,这责任可大了,好好干,乔大嗯了一声,啥都没说,钻进了伙棚,烧饭、挑水、剥葱、拣菜,他干得认真,平时见了谁也不说话。熟悉他的人都说乔大受委屈,那么好的泥瓦工去烧火伺侯人,是有力气没处使啊!可自从他当了炊事员,一日三餐按时按点,菜可口,汤好喝,饭的份量足,谁吃谁都说老乔这炊事员干得好。桥工队的几个头头听说工人食堂办得不错,还专门深入生活,体验基层伙食状况。果然不一般!就对乔大说,老乔哇,你这手艺不错,要继续发扬。谁知领导表扬没几天,食堂里闹翻了。乔大把事务长打伤了。原因是一张买肉的条子贰佰多元,事务长说是招待桥工队领导的,乔大说,乔工队领导没用肉,这肉一定是叫狗吃了,事务长一把抓住乔大,你别骂人,乔大说,我还想揍你呢,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方设法榨工人油,假报发票。乔大一把抓过那张肉条子给撕了,事务长不让,打了乔大一个耳光,乔大在事务长脸上甩了两巴掌,把事务长的鼻子给打歪了。事情已闹到指挥部,桥工队长受到了批评:怎么让这样的人放到食堂里烧饭,让他去干粗活。乔大就立即被下放到专拌混凝土的小组。那个事务长还不依不饶,一定要当副局长的小舅子处分乔大。因而乔大又被安上了无故打伤领导干部的处分,除承担医药费用,开除留用半年,以观后效。

 

乔大第三次受处分是九十年代末期,经过这二十年的战斗洗礼和改造教育,乔大的表现越发好了起来。开除留用,终于又留了十多年,他成了桥工队“一把刀”。他的工程组是全桥工队的钢牙,凡难啃的骨头都由他负责,因而乔大在整个桥工队是出名的硬汉子。这座大桥是二○四国道废黄河二号。工程质量要求高,钢筋标号亦高。每道工序乔大层层把关,每根钢材乔大仔细检查,没有丝毫疏忽和马虎。那是一个漆黑的深夜,大桥工地来了一辆装满钢材的车,偏巧,乔大被指挥部头头叫去开两天会。这车钢材悄悄地下在施工地上。第二天又被迅速地用到桥墩的横梁上。等到乔大回来,这车钢材已经用完,横梁也浇铸完毕。乔大来到工地,惊讶这浇铸速度也太快了,顺手拿起锤子,砸开了一截尚未凝固的水泥横梁,只见使用的钢材标号不对,质量又差,就追问怎么回事。有人悄悄告诉他,这是上头送来的钢材,已经用完了,你别再多事。乔大思量了一夜,香烟吸了三包,觉得这事马虎不得。这个桥墩横梁不炸掉重浇,将来出问题怎么办?他了解到这是工程队的一个关系户的钢材,若推翻重来,不但影响到桥工队声誉、工程处领导的面子,还影响自己的前途……都快50的人了,犯不着再像以前那样弄个臭名昭著的下场……但是,乔大就是乔大。他以别人的名义为自己写了一封人民来信,直寄到市交通局,要上级派人来查处乔立国偷工减料的问题。这封来信受到上级的重视,问题暴露了,横梁炸毁了,重新浇铸,上级以用料不慎为题,处分了乔大,把他的工程小组长给撸了,而那个真正推销私货、以权谋私的头头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乔大望着重新浇铸的桥墩横梁“嘿嘿”笑了起来。有人为乔大鸣不平,是哪个狗娘养的写的人民来信,这不是冤枉好人么?乔大忙说,这信写得好。我得感谢他,要是以后真的出了重大事故,受处分的可不是我乔大一人,那损失也就更大了。这一回顶个处分,我乐意!没有乌纱帽,无官一身轻。

 

再有一年,桥工乔大就要退休了,他对自己总不满意,总觉得时间走得太快了,他自己干得太少了,他恨不得再减去10岁,好让自己在桥工队再干上10年。

 

桥工乔大!真的老了,快到60岁生日了,然而他看上去比以前更年轻,走路更有精神,用他的话说,我如今也学会潇洒了。

 

 转自《蓝天作证》 金学桂著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