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人物春秋 > 历史人物 > 正文

唐坚华:夫妇入牢狱 血书表丹心

发布日期:2021/5/10 15:20:19  阅读:850  【字体:
 

                                                                                              徐清国

江阴要塞起义,中共华中工委、盐阜地委起了决定性的领导作用要塞地下特别党员在龙潭虎穴长期隐蔽下来,成功策动起义,为大军渡江立下奇功!中共地下交通员唐坚华夫妇功不可没。他们不但经受了严峻的生死考验,而且从狱中秘密传出两封血书,表达对党的忠诚,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正气

(一)地下交通

 

1947年初,受中共盐阜地委派谴,时任建阳县上冈区委委员、副区长唐坚华南下上海,与时任江阴要塞参谋处长的堂叔唐秉琳秘密会面,向他传达党组织的意图;潜伏江阴要塞,做好策动起义工作。

1947年春,唐坚华带着时任建阳县永丰区干部、同为中共党员的妻子仇英,还有母亲、妻子和弟弟,以土改后逃亡地主身份为掩护,来到江阴县城,开了一家商行,夫妇一同担任了江阴要塞的地下交通员。

(二)夫妇被捕

 

    19486唐坚华夫妇冒着生命危险,第6次向华中工委送回情报假扮商人模样装了一船棉花返回江阴。途经泰州下坝时,突然碰到一批臂带红袖套的国民党军警,口称是“城防司令部的”随即动手搜查唐坚华藏在一件背心里金戒指、小金砖,敌人搜了出来,他们也被关进了警察所。

    唐坚华与仇英被敌人带走时,船夫唐余士(系唐坚华叔伯叔叔,协助地下交通工作)还在船上,这很机警,连忙把他们藏在镜子夹层里的密件烧毁掉。这时敌人突然来个回马枪,又大肆搜查翻遍了所看结果一无所获唐余士坚持原先商量过的口径:“我们不认识,他们租我的船,我靠船赚钱糊口。”敌特没有捞到任何证据和口供,关了唐余士两天,就把他释放了

唐坚华和仇英被捕的第三天,敌特把他们的衣服等东西归还仇英,她发现镜子被拆开了,密件不见了,心急如焚,得尽快设法把这情况告诉唐坚华

放风时,仇英起脚跟,看到丈夫在附近,坚华也发现了妻子,立即走到轻轻地说:“镜子被拆开了,密件没有了。”唐坚华一听骤然也有些紧张,但他沉思了一下说:应该在敌人没有发现前,很有可能被唐余士拆开烧了。”仇英听了,觉得丈夫讲得有道理,一块石头在心中落了地。

(三)坚贞智斗

    泰州警察所和中统县室多次审讯、威胁、逼供,唐坚华夫妇始终坚持是逃亡地主,是逃出来做生意的,绝不暴露身份、泄露党的机密敌人多次追问:“你们哪里来的金砖、金戒指是不是共产党给你们买什么物资啊”他们坚称“黄金是祖上的遗产,埋在韭菜田里,是我们夜里偷偷挖出来的。我们的田被分掉了,只能逃亡出来,我们靠贩棉花能赚钱他们始终用化名回答,唐坚华叫“唐觉天”,仇英叫“邱秀英”。    

泰州中统县室的特务,从唐坚华夫妇处没有搜到任何证据,更没有得到半点真实口供。他们不仅没收了黄金,还以“缴获共区来的可疑棉花船”上报镇江中统江苏省室邀功。特务还特别警告:“黄金不准你们讲,我们会上报的,识相点!”唐坚华夫妇机警地连忙点头:“嗯哪!

敌特心怀鬼胎,妄想私吞黄金,只恐唐坚华夫妇讲出来。于,竟耍阴谋诡计,企图杀人灭口,借在押运途中,离泰州大约五六里路,突然响起一阵枪声,特立即停车,持枪迅速下车车上仅剩唐坚华夫妇。在这突如其来的紧急情况下,唐坚华机智地悄声对仇英说:“不要动,敌人是诱惑我们逃跑,我们真要逃跑的话,他们会开枪打死我们,他们可以私吞黄金。”过十几分钟,敌人又上车,将他们夫妻送往镇江江照庵监狱

(四)党的关怀

这时苏北华中工委公安处一科科长江华突然接到一份紧急情报:泰州中统押了两嫌疑犯,一男一女,约二十多岁苏北盐阜口音,他们运载一船棉花,途经泰州被当地军警。我镇江中统省室的地下党员徐冠苏猜度到这对夫妇很可能江北派出的重要情报人员。

江华接到此情报后判定:一定是派往江阴要塞的地下交通员唐坚华夫妇立即向华中工委社会部部长宋学武等领导作了汇报。经过缜密研究决定:另派地下交通员去江阴,要唐秉琳等利用社会关系营救唐坚华夫妇脱离虎,但不要直接出现;立即通知徐冠苏同志,利用职务之便,向唐坚华夫妇转达党组织的关怀和嘱托

接到华中工委的指示,冠苏正在这关键时刻,事情骤然发生剧变。他在策反中统敌特情专员肖琪时,被这个阴险毒辣的家伙告密,因而被捕,也被关押镇江江照庵监狱。    

身陷囹圄的徐冠苏虽然处境艰险,但他仍想尽一切办法接近唐坚华夫妇,伺机向他们传达党的指示有一次放风时,徐冠苏看身边无人,就轻轻地问仇英:“你是唐的妻吧?”仇英白了徐冠苏一眼“我们是逃出来做棉花生意的。你坐你的牢,我坐我的牢,各不相关,少噜嗦!”徐冠苏叹了口气不作声,脸上露出焦急的愁容。

于是徐冠苏就想找唐坚华谈。又一次放风时他轻声地对唐坚华说:“你们要顶住敌人任何严刑讯,坚持到底,党正在营救你夫妻俩!唐坚华心里明白了,意志更坚定了。

(五)血书丹心

不久,唐坚华夫妇趁沙沟难友袁如海、李桂松出狱之机,给党组织写了两封信。一封给华中工委社会部长宋学武;另一封给建阳县委书王大林。这两封信是用两张剥开后写在夹层中,然后咬破手指盖上了他们夫妻的血指印,以示对党的忠诚。血书的主要内容是:“请党放心,我们决心牺牲自己,坚守党的秘密,一旦死去,仅请党组织开个追悼会,向亲爱的首长和同志们告别……”这两封血书几经周折,由家乡组织转到了华中工宋学武手中。

此后,狱中把一部分重要政治犯转移徐冠苏同志被解走了。后被特务劫持到宁波暗杀。

唐坚华夫妇听说徐冠苏为革命牺牲了心中非常悲痛,赞颂这位对党忠诚的好同志,在敌人虎口里为党工作,在自己极为危难的时刻,终于坚决地向他们传达了上级党组织的重要指示,他们深深地怀念这位可敬可佩的徐冠苏烈士

(六)重获新生

唐坚华之妻仇英还经受了狱中产子的苦难。仇英带孕入狱,临产时流血过多,差点死在狱中。婴儿因只有个月就早产了,骨瘦如柴,生下来没有穿的,也没有吃的,幸好许多难友帮助,才勉强渡过难关。

唐坚华夫妇带着“小萝卜头”在狱中煎熬,宁愿牺牲也坚守党的机密,誓死保护地下党组织江阴要塞起义。

经党组织多方设法营救,唐坚华夫妇于当年底被保释,带着狱中出生的儿子唐大津,在要塞地下党的相助下,终于回到了解放区。

19494月,江阴要塞成功起义、渡江战役胜利后,唐坚华夫妇随大军南下……

 

(作者系“江苏省党史宣讲辅导团”成员、建湖县融媒体中心三级主任科员、建湖县政协文史工作组组长、建湖县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