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人物春秋 > 各界名人 > 正文

难忘金之愚

发布日期:2023/1/6 9:59:43  阅读:1362  【字体:
 

王学言

20221230日下午2点多钟挚友姜茂友、凌炳奇先生几乎同一时间发来信息:金之愚先生感染新冠肺炎,经抢救无效逝世。耗传来,顿时,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就在不久前的24茂友打电话告诉我,老人因患新冠肺炎进医院抢救感到很突然,心里每天都在祈祷他转危为安,仅几天时间,竟成了永诀,令人无比悲痛。

悲伤之余,金之愚先生的一件件往事在我脑海中呈现特别是他帮助我修改《神州大地建湖人》书稿的往事,历历在目,无法忘怀。那是2017年夏天,本人编著的拙作《神州大地建湖人》一书即将出版,付印前虽经过多次斟酌,但仍心存疑虑,因为我是草根出生,文化底气不足,自知书中难免会有欠妥之处。思前想后,还是想请文化高手帮我再统稿,修改校正,心里才感到踏实。但请谁来做这繁琐的文字工作一连几天,我在心里盘算与时任政协主席俞进虎商量,想请金之愚老先生为《神州大地建湖人》把关,俞主席脱口而出:你找对了人。但我心里没底,金老当年已82岁,年事已高,而且我知道他当时正患眼疾,不一定肯承担这一额外的重任。于是,第二天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金老丰收路秀丰文苑小区的家,带着试探的口气,说出恳请他修改书稿之事。当时,正值盛夏,金老看我满头大汗,连忙说:“你先别急,你出书的事,我早听说了,你能出书是件大好事,我一定先学习,再帮你认真校对、修改,争取该书早日问世。”金老诚恳而谦虚的几句话,心中一块石头顿时落了地,随即也觉得凉快很多,接着我简单与金老说了《神州大地建湖人》一书的采写过程和章节,他连连点头称道,认为书的总体布局是可以的,题材也是大题目,给予了充分肯定。

当天下午,我就把书稿送到金老家,他说让我慢慢看,仔细斟酌校对。我连忙谢谢金老。仅时隔一周,金老打电话给我,让我先来拿第一部分,给印刷厂修改,我心情急迫的来到金老家,他那仅有几平方米的斗室,没有开空调,如蒸笼一样金老赤膊穿着大裤衩,带着老花眼镜,汗流浃背,聚精会神修改我的书稿。他告诉我,他患有眼疾,医生,尽可能不用空调,他还告诉我,他只能用一只眼睛看稿,看到金老全身的汗水,我顿时感动得热泪盈眶。

接着他把已修改好的部分一页一页与我交待,并对有疑问用红笔标注之处,一一校对纠正,同时告诉我要改的理由,词造句的工稳严谨和文章结构的合理,金老在书稿上密密麻麻的红字标注,直到每一个标点符号令我激动不已。当我将修改好的部分拿到印刷厂给姜广荣师傅修改,这位负责文字打印多年的师傅一边改,一边连声称赞金之愚老先生的文字功底就是不一样。

金老冒着酷暑用20多天时间为我修改完《神州大地建湖人》书稿,记得最后一章节修改结束,那天下午,金老与我谈了很长时间,看得出他那如释重负的愉悦心情,他再次对我《神州大地建湖人》一书给予了充分肯定,他认为是一部记录建湖地区历史和当代杰出人物的很好的人物传记,并鼓励我再写续集,将建湖的人文文化记录下来,是件很有意义的事,也是作为一位政协委员应尽的义务,他还语重心长地说:“希望你进一步认真学习,提高写作水平,发扬勤奋好学精神,为建湖的文化建设事业发挥自己的光和热。如此中肯的言语,增添了写作的信心与勇气。

我的《神州大地建湖人》一书于当年9付印,9月中旬,县政协、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县老新闻工作者协会在九龙国际大酒店金色会议大厅召开首发座谈会,毛主席管家吴连登、《人民日报》高级记者颜世贵两位建湖籍乡贤专程从北京赶来参加座谈会,曾任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盐阜大众报》总编王柏杏,县政协领导等各界文化工作者百余人参加。金老早早来到会场,出于尊敬,我将他的席位卡放在显要位置金老看到不声不响地将席位卡拿到旁边的位置坐下,我和时任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陈鸿斌连忙对他说:“您老德高望重,不用客气,就坐前面。”金老淡淡一笑:“不用,这么多领导在这里,还是先让他们坐,我就坐这里蛮好。”金老看到座谈会发言人多,仅说了几句感言:“学言同志以朴质的文字,带着人文情怀和灵动文笔写建湖众多乡贤人物,这本书,是建湖的群英谱,也是建湖的一部文史专辑,我想各位读者尤以建湖人都会为之骄傲,因为这本书写出了建湖新时代的最强音,我希望学言同志继续努力,为建湖文化振兴发挥自己的余力。”短短几句话,褒奖与鼓励,深深感动着我。几年过去了,金老当时的话记忆犹新。在我的心目中,他既是一位德艺双馨的文化工作者,又是长者,他那和蔼可亲的形象,为人真诚,不讲任何报酬的奉献精神令人觉得可爱可亲可近。

有伟人说过: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在我的耳闻目睹中,金之愚做了一辈子好事,是知识分子的典范。金老是回族人50年代,从镇江支援苏北来到建湖,在冈西中学秉文中学从教20年时间,又从县文化局创作室工作到退休,始终勤勤恳恳为建湖的教育、文化事业无怨无悔地奉献,尤其是退休之后,一如既往甘当建湖文化事业发展的孺子牛,帮助众多人修改过文章、书稿剧本,斟酌诗词歌赋,自己从来没有扬过一次名,未出过一本书,凭他的资历与水平,无论自传文化论述,还是文史史料,都是绰绰有余的,作家的名字冠在金之愚的身上是名副其实的,但他淡泊名利,用“千秋唯愿后昆贤”的理念,用自己的光和热谱写建湖大地的文化之歌他,为人甘做铺路石,他,为诗书满经纶的渊博知识和崇高的人生境界魅力,是何等的难能可贵

如今金老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人们深切缅怀这文化老人,他永远是建湖文化史上一座不朽的丰碑。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