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人物春秋 > 文明楷模 > 正文

大孝无言说陈军

发布日期:2014/11/27 10:30:23  阅读:1107  【字体:
 

 

  百行孝为先,自古以来孝道一直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备受推崇,这种品行在国税二分局税源股四股副股长陈军同志身上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陈军的老母亲2003年开始出现老年痴呆的症状,先是乱发无名火,后来越发严重,逐步丧失语言交流能力。母亲的这些反常情况,对于陈军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2001年下半年,他和母亲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迈入花甲已久的老母亲突然感到自己的日常行为不对劲,她意识到自己将要面对什么——老年痴呆,老年痴呆!面对现实,这位母亲渐渐平静了下来,老年痴呆症是医学难题,此病可怕,但儿女不孝更可怕!尽管儿子令人骄傲,可是老母亲心里还是没有底,一天,她叫来下班回家的儿子说:“孩子,妈对不起你啊,这段时间妈感觉不太对劲,可能要得老年痴呆症了,前几天妈还错怪你偷东西,以后还要拖累你,你会怪妈妈吗?要不真的等妈哪天不行了,你就不管妈了吧,妈不会怪你的!”“妈,您说哪去了,我是您的儿子,无论如何我也会一直照顾您,您一定要相信我!”

  在接下来的10多里,母亲的病情一天一天严重,但陈军始终对母亲不抛弃、不放弃,一次又一次地把母亲从死亡的边缘线上拉了回来。那是一个寒风刺骨的冬天,陈军陪伴身患肝癌晚期的二哥去上海化疗,在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家途中,接到了二姐带着哭腔的电话:“弟弟,你在哪啊?妈妈不见了!”听闻此话,陈军焦急的问:“到底怎么一回事?你说清楚啊!”“今天中午妈妈走丢了,到处找也找不到!” 心急如焚的陈军清醒地认识到,作为家里的“顶梁柱”,自己必须先稳定家人的情绪,一到家,他就召集家人兵分几路,一边安排人员走街串巷寻找,一边去电视台打字幕,到处张贴《寻人启事》,一直忙到深夜,却还是没有半点母亲的消息。第二天一上班,他就来到县110指挥中心,请求查看相关视频,视频中,母亲颤巍巍的身影漫无目的晃过川流不息的十字路口,之后就线索全无。看到孤身的母亲没了踪影,陈军整个人快要崩溃了:“妈,你到底在哪啊?”

  虽然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但还是保持着应有的镇定,竭尽全力寻找自己的母亲。正当陈军一筹莫展之时,局里的同事打来电话,说是他家住龙冈的亲戚,收留了一位老太太,形迹与陈老太有点像。陈军顾不上问那么详细,以最快的速度到达龙冈,果真见到走失了三天两夜的母亲,还来不及跟好心人说声感谢的话,他就抱住母亲嚎啕大哭起来,围观的群众见状无不为之动容。从那以后,他顾不得任何人的担心,也顾不得任何人的劝慰,同姐姐商定母亲交给他来照料。

  作为一个儿子,一个大男人,侍奉自己的母亲生活起居,谈何容易?十年来,陈军每天五点半起床,在爱人的帮助下先帮母亲置换空气,再仔细观察母亲这一夜的变化,替母亲洗脸,给母亲喂饭。母亲只会咽,不会嚼,陈军就变着法儿的给她熬粥煮汤,一顿早餐再快也得喂一两个钟头。为了不让偏瘫的母亲肌肉萎缩,陈军每天都要为母亲按摩好几次,往往一遍下来,他大汗淋漓。经过长时间的摸索,陈军对母亲的护理已经有了自己的方式。母亲轻咳两声,陈军就知道母亲喉咙有痰,他顺手拿起汤匙帮她清除。母亲左手微动,他就知道母亲的疼痛难耐,马上帮母亲按摩。看到母亲舌头干燥,陈军马上领悟到,这是母亲要喝水了,立刻端来温度适中的茶水。就这样,通过陈军他无微不至的照料,母亲的病情终于稳定了下来。然而,对于陈军来说,他知道母亲的病要痊愈是不可能的,这一切只是暂时的。

  2011年的11月,陈军发现母亲的尿不湿连续三天没有潮湿了,加之母亲的背部、臀部、直到脚底板都相继出现了褥疮,甚至发展到脚后跟上,那可是90%的死亡率啊,后腰尾椎骨处的褥疮更是有碗口大,好几厘米深,化脓不止,生命体征危急。到了医院医生建议放弃治疗,回家准备后事。陈军流着泪恳求医生:“请继续为我母亲治疗,哪怕是倾家荡产,也要坚持到最后一刻。”此时,已完全丧失意识的母亲躺在医院里不知过了多少天。转眼到了除夕,空空荡荡地病房里只住着陈军母亲一位病人,他独自陪伴在母亲的身旁,看着植物人的妈妈转动着那毫无生气的双眼,和那片片褥疮,陈军心痛的轻声问母亲:“妈妈,你疼吗?你放心,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会尽百分之百的努力,减轻您的病痛!”陈军坚持每天为母亲用盐水洗、用消炎药擦、用双氧水敷,他总是千方百计想着法子给母亲透皮给药、活血化瘀、祛腐生肌。苍天有眼!母亲那大面积的褥疮居然陆续收水、结痂了,就连那脚后跟上象征死亡的褥疮也居然治愈脱落了。

他母亲的主治医生都感慨:“陈军啊,像你这82岁老妈妈这样大面积的褥疮,加之神志全无、无法配合的情况下还能够治愈,实在不敢说是我们的技术高明,倒真是你的精神感动上苍啊!” 大孝无言说陈军,此时无声胜有声。

 

转自《建湖文明网》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