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人物春秋 > 革命烈士 > 正文

申德辉传

发布日期:2015/3/6 14:10:24  阅读:3346  【字体:
 

  申德辉(1917.8.271945),字安仁。陈吴乡申家墩(今建湖县草堰口桃园村)人。家世业农。民国25年(1936)毕业于上冈小学,在冈小时他就很重视择友相处,在寄宿生的门口贴着申德辉所写的对联:“嫌人免进贤人进,盗者休来道者来!”(张允然《永垂不朽的壮丽人生》。嫌人,建湖方言,讨厌无聊的人)。同年考取南京栖霞乡村师范工读班,与进步同学交往甚密。也就是在这时,他决定更名为德辉。他对知心朋友说:“仁义固须信守,道德更须吾侪彰大。必须以自己首先的光辉去照亮更大的地方,照亮更多人的心灵。”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他更加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活动,热情宣传革命道理。是年1213日,南京沦陷,学校解散。申德辉回到家乡,在上冈东边的盘湾小学(今射阳县境内)以教书为名,仍然坚持开展革命活动。不久,回到老家草堰口一所中学就读。该校校长思想反动,申德辉遂鼓动10多位进步学生离开了这所学校。两年后,又考取高邮临时乡村师范。

  1940年暑假期间,在家乡由栖霞师范的同学孙家仲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0月,盐阜抗日民主政权建立,他经党组织安排去盐阜地委举办的民运干部训练班学习。结业后,被分配到盐城县14区任区财粮员(又称粮食区员),主管全区公粮的征储、调运、收支、拨付等管理工作。1941年夏天,日伪对盐阜根据地重兵“扫荡”,14区区委书记白果、公安特派员陆公凡和部队40多名干部战士牺牲,部队和区委转移后方,当地谣言四起,人心惶惶。申德辉和杨以希等同志坚持原地斗争,为了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由申德辉署名发布告示,告诉群众,党组织还在,一定要坚定信心,团结一心打败敌人。同年9月建阳立县后,任建阳县3区公安特派员。他经常化装潜入草埝口、上冈敌伪据点,搜集情报,执行锄奸任务。当时敌伪的区乡自卫队、谍报队,经常利用夜晚偷袭我地方干部。申德辉选拔3区各乡民兵骨干,成立“反黑摸队”,自己兼任队长,多次击败来犯的伪军,终于迫使敌人夜晚龟缩不出。1942814日,他和恽琪、刘保之(刘葆芝)、陈鹏等人一起,在4区区队的配合下,深夜袭入新兴场敌伪据点,当场处决敌伪情报站站长冯某某等5名汉奸。又多次带领武装人员在上冈、草埝口、石桥头、廖家庄等据点附近开展反“伪化”斗争。敌人对申德辉又怕又恨,到处张贴布告,悬赏捉拿。1944年秋,申德辉任县公安局副局长,因斗争需要,他仍留在3区领导地方开展对敌斗争。

  194526日,申德辉回家探母被汉奸发现,密告上冈伪军。伪14区自卫队队长陈某某带领敌伪100多人分三路包围了申家墩子,申德辉一边开枪还击,一边向西跑,后因手枪卡壳,不幸被捕。敌人将其解送上冈伪第4军第40师师部,伪强化治安委员会及40师军法处处长对其进行威胁利诱不成,便施以种种酷刑,妄想逼其交出县委敌工部设在伪化区的内线关系,申德辉坚贞不屈,严守秘密。党组织派其母以探监名义去上冈与申德辉取得联系,以便营救。他对母亲说:“忠孝不能两全,儿子是为民族谋解放的,报国何惜此身。宁叫死后留名在,不叫死后落骂名。”他要母亲转告党组织,敌人必将置他于死地,不要对敌人有幻想,以免分散斗争力量。同年511日,申德辉被解送至盐城伪军第4军军部。伪军法处长亲自审问,严刑逼供,仍一无所获。112日,即盐城解放前8天,惨遭伪军活埋于石灰塘里。牺牲前,申德辉给党组织写下遗书。其中写道:“令人恨者,革命尚未最后胜利,而死于阶级敌人手中,希望同志们努力完成伟大革命任务。”在留给母亲和各位亲人的遗书中,希望她们不必过于悲哀,嘱将儿子申玉才更名为申父志,以“为继吾志而努力”,并望母亲“教育二孙成人,以继儿志,为父报仇”。

  烈士牺牲后,1945年冬,中共建阳县委在烈士家乡举行追悼大会,会场设在上冈镇北的董家桥,会上县委追认申德辉为模范党员,并将烈士家乡更名为德辉乡。

  按,申德辉烈士牺牲的时间,《建湖县志》记为10月上旬,显为误记。申德辉烈士给党组织和母亲的两封遗书,据《碧海丹心》所载原扬州市委书记傅宗华的回忆文章《他在黎明前壮烈牺牲》,19451110日驻盐城的伪军向我军投降,时任五专署公安局副局长的傅宗华率领1个排的武工队直扑盐城监狱,可是此时才得知申德辉同志已被敌人惨杀,这时一个被敌人关押的群众,送来申德辉请他转交的遗书。

  又按,《盐城县抗日战争时期纪事》(《盐城革命史料(第三辑)》记申德辉被捕时间在1945910日以后;《建湖县革命烈士英名录》记烈士1946年被捕牺牲。均与通常所记不同,录此纠讹。

  附,申德辉给党组织和母亲的两封遗书(《建湖英烈第一辑》记遗书为毛笔书写,误,《碧血丹心》录有影印件,为钢笔书写)。

 

申德辉给党组织的遗书

向明、刘彬、曹荻秋三位同志并请转

建阳县党政负责同志:

  我自被俘以来,已经九个多月了,受尽敌人的一切之非人酷刑。为着革命不惜肉体痛苦,为着人类解放,只有牺牲个人。今日虽我军兵临城下,我等非常高兴,但是,我们已在法西斯强盗手中,恐难逃此阶段。万一有幸出狱,真吾阶级之幸,吾等之大幸也。

  今特留书致各位同志,以表吾等最后斗争之决心。望能给吾家留一点纪念,使教育后人,继承余志。我虽居九泉之下,绝不忘党的教育之恩,敬祝我党革命早日成功。这次万一身遭不幸,吾深知革命是要流血的,绝对含笑以赴。只有我家庭老母为我奔波数月,我心难忍。同时还有弱妻幼子,务望当地负责同志照应,这是我对党的最大要求。如负责同志有时间,望到家母处劝其不必悲伤,哭之无益,好好教育子孙,为继吾志而努力。如吾之子,恐其失学、失志,最好进公立学校就读,可改名父志,这是我对其今后之最大希望。请将我的家书专人送往。今之恨者,革命尚未取得最后胜利,而死于阶级敌人之手中。希望同志们努力,完成伟大的革命任务。共产党万岁!

                                                             难友申德辉最后泪别

                                                 十二[一]月二日下午写于狱中

  (注:向明,时任中共盐阜地委书记;刘彬曾任中共盐阜区党委书记,时任中共盐阜地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曹荻秋时任盐阜行署主任兼地委宣传部长。十二月二日当为十一月二日之笔误,此为公历,即盐城解放前八天。)

 

申德辉给母亲的遗书

母亲及兄弟妹等鉴:

  今日已是旧历九月二十八日,我军胜利而至,但我恐不能逃出这些恶魔手中。万一不幸,务望按照我春天之信进行一切,务不要违背吾愿。

  母亲,我实在对不起您为儿之辛苦。儿今不能报答你养育之恩,是为了革命,望你不要过分伤心。你哭,吾在九泉之下也感难过,务望保重身体要紧,教育二孙成人,以继儿志,为父报仇。信妹,明年要劝其用心读书,望你上进。其余诸叔兄弟等,请时劝家母,照应门庭要紧,这是我对各位之最后要求。情长时短,不尽多言。万一这次还能出狱,重回乡里,这是吾等之最大希望也。

                                                                        儿德辉亲笔

                                                                     九月二十八日

(注:信妹,申德信,申德辉之妹,曾陪母亲一起探监。给母亲的信末时间“九月二十八日”为农历,公历时间为112日,亦可知上封信为烈士笔误。)

 

录自《民族英雄传》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