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西塘雅集 > 散文小说 > 正文

水韵建湖(下)

发布日期:2023/4/3 16:40:01  阅读:871  【字体:
 

4

县城以外,第一条值得说的河流是串场河。串场河因串连各大盐场得名,见证着盐城因盐而城的历史。没有公路的年代,河流就是道路,甚至可以改变人的命运。串场河边的草堰口、上冈皆历史悠远,与串场河有很大关系。河两边原有纤道,无数的盐船从河面上走过,纤夫们背负着生活的苦难,在岸边吃力前行。串场河又是盐城古老的地理分界线,过了串场河,就是松软的沙土,适合种植水果、花生、玉米、山芋等。与串场河历史作用相近的还有一条河,盐河,也是运盐的河道,东西流向,很长很长,一直流到淮安。通榆河是一条年轻的河流,1999年挖成,连接南通与连云港赣榆,引入长江水,全长400多公里,一半流经盐城境内,取代了串场河的运输功能,成为盐城的南北大动脉,王春瑜教授还为河道通航写了赋。

在上冈小镇,黄沙港、通榆河、串场河,三条河两纵一横交叉流淌,黄沙港堤上植有高高的水杉,风起时枝叶婆娑,有大河堤的气派。黄沙港南有一条东西流向的河流,叫皮岔河,道光十五年(1835)十月,江苏巡林则徐为疏浚皮岔河,前后花了七天时间,带一名随从从淮安东门出发,经李夏沟、皮岔河一直走到盐城市区,并写下《巡河日记》,告诉今天的公务人员如何了解民情,沟通民意。离皮岔河很近的北秦庄前的一条寻常乡村小河,是县境内最悲伤的河流,小河没有名字,当地人称为月字头,也有人建议改为鲁艺河,1941724日,华中鲁艺遭遇战就发生在这里,这也是很多人写新四军八女投河的那条河,当时有不少人不会游泳,跳进河里牺牲了。夕阳西下的时候,河面上泛着红光,这样的红光又让人想起多少年前那鲜血染红的河面。

建湖最有人文底蕴的河是草堰口境内的院道港,有资料说院道港边的大颜庄是明英宗年间镇国大将军颜彪的故里,颜彪故去时,朝廷遣侍郎俞钦等前来致奠,为利于通行,地方政府疏浚了这条河道,因当时来致奠的侍郎位列部院,所以叫院道港。《庙湾镇志》记,此河因奉朝廷的院道谕开,得名院道港,乡间曾讹传为乱盗港。这乱盗恰是当地的方言发音。地方大儒陈玉澍先生写过《院道港惜字会碑记》,说的是敬字惜字的传统,原文找不到了,看过有人引用的一段话:字能使昧者哲,拙者巧,窒者达,贱者尊;为胥吏薄书之用,为庙朝诏勅之文,为士人科名之阶,为国家富强之本。惜字会是民间提倡敬字惜纸的组织,院道港的某处可能曾有过一座惜字会碑。

5

如果说西塘河是母亲的话,射阳河就是外婆了。射阳河与戛粮河在宝塔镇处的朦胧塔交汇,形成一个大大的河湾,也留下了宝塔镇河妖的美丽传说。孔尚任治水时经过此,曾写下诗《朦胧淤口有感》。射阳河河面开阔,河里的蚬子名气很大,射阳河的蚬子炒韭菜就是一道有情味的家乡菜。戛粮河上游是蔷薇河,这是一条河的不同河段,以收成庄为界,向北是戛粮河,向南是蔷薇河。戛粮河边有建阳的泰山寺、收成庄的东晋东海王墓,当年运送东海王的棺椁可能是从戛粮河来的。王春瑜教授在《高作情思》中写道:我清楚地记得,在吕老舍西南的一个村庄,地近阿拉河,很僻静,新四军三师的枪械所,便设在这里。这个阿拉河就是戛粮河。戛粮河和蔷薇河都是有传说的河流,主角皆是女孩子,一叫戛娘,一叫蔷薇。蔷薇河边有梁泽、花垛、蔷薇、福瀛、篆水、芦舍、欧冯等庄子,蒋营老街也是在蔷薇河边上生长出来的,河边的路叫蔷薇路。李有干老师写过一本小说,就叫《蔷薇河》。19414月,蔷薇河边发生一场规模较大的战斗,史称蔷薇河战斗,新四军第一师七团政委吴载文牺牲在这场战役里,吴载文,福建宁化县人,1932年参加红军,是境内牺牲的为数不多的红军之一。

与蔷薇河名一样美的河叫女儿河。女儿是一个让人心生柔软的词,女儿河是地主郭玉仙为方便远嫁的女儿回家省亲开挖的。走马沟因在南北两马厂之间,得名走马沟。走马沟东的晏荡沟,取晏荡二字,意为通畅无阻。明永乐朝做过四川按察使的刘桥人刘洵回乡省亲时,带领乡亲们挖了一条河流,乡人感谢他的恩德,取名御史沟。有叫亥子河的河,取天干十二属相的亥字,传说是为破风水的。上冈有民灶沟,即旧时烧盐的官灶与民田的界河。颜单境内的漕沟,曾是盐城运漕粮至宝应水泗仓的航道,此处曾设漕沟司署,管理漕粮事务。建阳的官渡,因过去这里设有官府的渡口而得名。

6

县境西还有一种河流的形式,叫做荡。以范公堤为界,远古有西射阳湖东黄海的分布,射阳湖经过自然的冲刷和人工围垦等,形成了一个个小的湖泊,这样的小湖泊就叫做荡。比如庆丰的十顷荡、谷家荡,冈西的肖荡等,水面很少或已夷为平地,战争年代,芦苇荡给乡民及新四军提供了避难场所,刘少奇智闯十顷荡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1941年刘少奇从这里经过,马庄人马玉甫冒着生命危险帮助运送文件,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共产党人用燃灯者的情怀赢得民心,老百姓才会甘心为政权服务。

现在能看到大面积水面的荡分布在县境西南,有九龙口和东荡、兰亭荡、夏家荡、沙村荡、刘家荡、九里荡等,水利上有一湖六荡的叫法。与流动的河水相比,荡里的水更平静些,荡边芦苇多,我们一般也叫做芦苇荡,荡里适合种植茭白、莲藕、水芹、芡实等水八仙。荡里人有句话,叫荡里的银子齐腰深,说的是荡滩资源丰富。芦苇荡也是里下河地区作家小说的常用背景之一,比如汪曾祺的小说,写的多是芦苇荡的生活。

一湖六荡中最大的荡是九龙口。九龙口因有九条河,再加上民间对龙的崇拜而得名。站在龙珠岛的楼上数九条河,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从林上河开始,依次是钱沟河、新舍河、安丰河、溪河、莫河、涧河等七条进水河,城河和蚬河两条出水河。河流以流向村镇的名字命名,比如,林上河,流向扬州宝应射阳湖镇的林上村,比如涧河,流向淮安流均的涧河口,这七条进水河也是盐城与淮安、扬州的界河,一条小船沿着水路悠悠划过去,就到了淮安扬州,水路四通八达,这也是九龙口旁沙家庄和收成庄等历史上热闹的原因。两条出口河在九龙口分道后一并入戛粮河,再入射阳河入海。九龙口现为国家湿地公园,保护这样一片水域也是保护我们的衣食住行。

这样南荡北河的地理,县境也有小的南北差异,南方多聚集性居住,一个庄子就像小小的集镇,热闹,北地多是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的散落式居住,从性情上看,荡边生活的人靠水吃水,他们身上有一种五湖四海的气势。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土生万物,也要水润万物,才有鱼米之乡。

老子说,上善若水,流动的水也是人应该有的修为,这平和散淡的流水,滋养着水乡人温和坚韧的性情,也让水乡人有了鱼米之乡的归属感。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