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西塘雅集 > 散文小说 > 正文

老房·老树·老城(吴迪)

发布日期:2015/1/14 16:24:32  阅读:1695  【字体:
 

 

老房不大,前后两间小屋,中间一条小巷,几十平米见方,却是我长大成人的地方;

老树不高,一棵古松,却粗壮坚挺,是我幼小玩耍时遮风避雨,藏阴纳凉的一道绿色屏障;

老城不宽,一条条小巷环绕其四周。城虽小却五脏俱全,应有尽有,让人为之无限徜徉。

老房用的是红色粘土瓦,墙原本是灰色石砖墙,后来家人觉得灰色显得太深沉,将墙壁甚至窗户也都漆成了暗红色。我喜欢红色的感觉,夕阳西下,老房西面空旷的体育场空地让夕阳余晖毫无保留地洒在了老房身上,整个屋子仿佛像穿上了一件红色新衣,显得格外热力勃发。

老树说老,那是因为我也记不清它究竟在我家门前伫立了多少年,似乎在出生前它就已经安静地站在那里,而等到我离去时它依然静静地对着我,张开枝臂。春去秋来,花谢花开,它总是安静地站在花园正中,保持着它那抹深绿。它一直都像是一位长者,有着深邃的双眼,丰富的阅历,“不动如山,侵掠如火,其疾如风,其徐如林”,它静静地看着我在慢慢成长,渐渐成大地能够像它一样能够顶天立地。

老城在我眼中一直都只是一片小小的地方。一百个人眼中有一百座城,那座城是你生长生活的城,更是你心中向往的那片城。我时常想起小时候母亲带我西塘湖边的批发市场买东西的场景,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我已记不清那老城的模样,记得的只是洋溢在周围每个人脸上那抹热情的笑脸,记得的只是自己坐在车后喃喃自语,乐呵呵吃着手中的虾条的场景。老城如一片梦的花园,在那片花园里到处都是无忧无虑,笑脸洋溢的身影。

如你我所料,如今房已拆,树已伐,城已换了不知多少次不同的身影。幸好我还庆幸时光的未带走我这些幼时的记忆,依稀中我还记得那些曾经的红瓦粉墙,曾经的绿树沧桑,那老街的拐角巷,那街边刚出锅的锅贴香。可惜这些现如今只能停留在那片记忆之中了。现在时常也路过老房原来的那片地方,只不过已变成了医院气派的门诊大楼,旧时的踪影再也无迹可寻了,可是我心中还是放不下对老房老树和老城的那份追忆!

老房、老树、老城是什么?那是我自己的家,是我儿时的乐园,是人与人间的和睦,是身旁繁华,是成长过程中的经历与收获,是一步步向前的内心鼓舞。它是过去的记忆,更是心中对未来的那抹期望。

 

转自《塘河》杂志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