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西塘雅集 > 散文小说 > 正文

水猫子(刘景高)

发布日期:2015/8/14 16:14:31  阅读:1966  【字体:
 

 

老吴从簖口水底上来,抹了一把脸,又見余兵带着鬼子立在岸上。

余兵本是小城一个鱼贩子,以前常下荡购鱼。由于斤斤计较,一分钱看得比磨盘还要重。不少渔人有鱼也不卖给他,老吴不跟他计较,每次多给他半斤八两,他就成了老吴的常客。有时看到老吴鱼箱里有死鱼死蟹,他也顺手捎带,老吴也从不吱声。想不到他跟一家饭店暗里交易,饭店拿死鱼死蟹忽悠顾客,赚黑钱。老吴从一个城里亲戚那里得知这一情况,便不愿再跟他交易。余兵直言不讳地说,我们赚什么钱,与你何碍,你干嘛土地爷多管一方?

老吴说,我管不了你,但不愿沾你那黑臭气。

想不到日本鬼子进入小城以后,余兵投靠了鬼子,借鬼子向老吴捅刀子。

得知鬼子驻进城里,荡里渔人取了鱼就不进城卖了,鬼子小队长龟田喜欢吃鱼,便叫余兵下荡抓鱼。余兵早听说荡里有一支游击队,十分活跃,一个个苇中穿梭,水底行走,来无影去无踪;谁招惹了他们,进了荡就别想出来,人们称他们为水猫子。余兵不敢轻易下荡,龟田说,派几个弟兄跟你去,看他们能怎样!

有皇军保护,余兵当然就不怕了。他要还老吴以颜色。他第一次来到老吴簖上,大咧咧地说,吴老大,皇军得知你是取鱼高手,要我带人下来拿点鱼,不知你是否赏脸?

老吴平静地说,既是皇军要鱼,那你就挑吧。

簖上取来的鱼蟹全养在码头鱼箱里,余兵轻车熟路,把鱼箱拖出水面看了看,说,吴老大,就这点鱼呀,你没打埋伏吧?

老吴说,打埋伏那也得内线相助啊,你事先没通知我,我不知道皇军来,怎么打埋伏?

余兵不自然地一笑说,你真会说笑话,那这点鱼皇军全要了。

一次又一次来,老吴辛辛苦苦取来的鱼全让他们拿走了。余兵一连来了几次,老吴都没反应,也没見水猫子有什么动静,龟田得意地笑了,什么水猫子,在皇军面前不过是小老鼠罢了。护送的鬼子从四个减少到三个,又从三个减少到两个。今天只一个鬼子护送了。老吴从河里上来说,这一次你们来得巧了,今夜鱼头特别顺。

余兵看了鱼箱,也惊喜地叫道,哎呀,这么多!

鱼多了运回可成了问题,他们是骑自行车下来的,两辆车哪带得了这么多鱼?余兵眼珠转了转,忽見簖口一只小船,心里一动说,老大,你对皇军不错,龟田队长早就想見見你了,你去一趟,顺便把鱼送去。

老吴问,你说的可是真话?

余兵说,这种事我说假话,岂不拿自己脑袋开玩笑?

老吴拿出三只蒲包,让余兵和鬼子挑鱼,装包,装好老吴拎到小船上,余兵怕他们离开老吴会变挂,就把两辆车都搬上船,两人一起搭船回去。谁知船放到河心,忽然猛地一晃,就往一边歪了过去,余兵一句话没叫得出口,船就翻了个底朝天,把他和鬼子扣在了下面。老吴的头从船边露出水面,見不远处翻着水泡,接着就見到了鬼子的头,没等那头出水,一竹篙砸下去,血水马上四散开来。

这时,余兵已潜到岸边,忙不迭地上了河坎,回头盯着老吴说,他妈的,你就是水猫子!

老吴淡然一笑说,你现在才知道,可有点迟了。

余兵見老吴往岸边游来,心里一慌,跌跌爬爬往小城逃去。逃了一程,見老吴没追,路边苇丛里也没一点动静,他的心这才放下来。

第二天龟田就带着小队,一路鸣枪,杀气腾腾下来了。可到了簖上已不見人影,簖房里空空如也,码头鱼箱里也不見一条鱼,只有簖箔依然立在河里,簖箔出水部份悬挂着一条标语:小鬼子,水猫子在这等候多时了!

龟田令士兵开枪射击,可标语打烂了,也没見一个水猫子。龟田正感到奇怪,余兵忽然往上游一指说,那里,那里不是水猫子?

簖口上游漂来无数的小红旗,小红旗上有水猫子头像,挂在一根根苇竿头上,苇竿像有人在水下擎着,慢慢移了过来。龟田下令开枪。子弹密雨样在水上开花,河水马上成了沸腾的开锅粥,有的芦管被打得横漂水上,可也有的却立着回漂。龟田令士兵们追过去射杀,芦管都浮起了,却不見水里泛红,这是为什么?

余兵仔细观察,忽然往河心一指说,太君,那里红红的不是血水吗?

那里是有点泛红,像血水。可血水怎么这么少呢?龟田忽然叫停,令余兵下河去拿一根芦管上来看看。

余兵走下河坎,胆颤心惊地抓住一根苇竿,往上一提,苇竿下面除了扣着一小石块,还系着一条鲜活的小鲤鱼。龟田瞪着余兵说,这就是水猫子?

这时小城方向忽然传来枪声,龟田一想不好,他的士兵多半已下来,城里只留下了门岗和弹药守护员,倘水猫子派人去包剿那就遭了。他马上下令撤兵,可士兵们转身没走几步,两边苇丛里枪声大作,龟田令开枪还击,可一个个已没了子弹,纷纷转身回头,余兵自语似地说,我们这可怎么办呀?

有办法,老吴持枪跃上了路,大声说,跪下投降!

老吴后边跟着上来几个人,余兵一吓跪下了,龟田望他一眼,挥起一刀就把他砍了。然后,挥刀朝老吴冲过来,老吴枪头一挡,龟田臂膀断了,刀飞入河中。龟田瞪大了血红的眼问,你的水猫队长的干活?

老吴笑道,我们个个队长的干活。话毕枪头一指,棍子、鱼叉、竹篙一起伸了过去。龟田无奈何地长叹一声,把刀头转向了自己。

一个鬼子小队,被芦荡水猫子打得死的死,伤的伤,跪地求饶交了枪。这事传出去,鬼子再不敢来芦荡骚忧了。

 

转自《塘河》杂志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