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西塘雅集 > 诗歌 > 正文

圆梦(单学文)

发布日期:2016/8/4 14:53:55  阅读:2624  【字体:
 

 

2014615,对于我来说,是个非同寻常的日子,这天我在京有幸拜见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女儿李讷,我几十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从北京回来后,我一直沉浸在喜悦之中,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我自幼就对伟大领袖毛主席怀有深厚的感情,小时候的我最大愿望就是盼望在我的一生中见到毛主席。主席健在时,可惜我没有这个幸运,没有任何机会见到他老人家,这成了我最大的遗憾。197699,毛主席与世长辞了,我对他老人家的感情直至现在仍是有增无减。自从主席去世后,当时我心中就产生了另一个心愿:我虽没有见过毛主席,我期望有一天能见到毛主席的后人,以了却自己一生中最大的心愿。

一晃三十八年过去了。这次我赴京顺利地见到了毛主席的亲人,当面向李讷表示亲切的问候和良好的祝愿。多亏了毛主席的管家吴连登帮助联系、引见;同时也承蒙北京振兴盐城咨询委员会主任王俊热心相助、促成此事。如果我没有他们,想见毛家后人,那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与两位老人相识

 

1988年,我曾在江淮动力机厂办公室从事厂志的撰写工作,那时我就知道1958年进“江动”工作的吴连登同志,后工作几经调动,成了毛主席的管家,曾在毛主席家中工作了12年。我想这不仅是吴连登人生中的辉煌,也是“江动”的光荣,更是盐城人民的光荣。吴连登作为盐城人,可是盐城却很少有人知道这鲜为人知的故事。我便萌发出要采写吴连登的念头,因无法联系上吴连登而搁浅。后来,我也离开了“江动”,供职于东方生活报社,这事几乎已成泡影。

斗转星移,光阴似箭。弹指一挥间20年过去了,20年后的20088月底的一天,我在报社电话采访中共中央组织部一位老干部时,无意间得知吴连登的联系方式,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我终于同吴连登取得了联系。我向总编辑请示准备采写吴连登,得到了同意。接着我先后9次电话采访吴连登,每次长达两、三个小时,写出了一篇题为《吴连登从江淮厂工人到毛主席的管家》的报告文学。我又经几次修改,自己觉得挺满意后,便将稿件传给吴连登审阅。他阅后签字同意发表。得到吴连登的认可,这仅仅是这篇文章通过的第一关。在报社里正常用稿需通过编辑、编辑部主任、值班总编三道关。因我写的这篇文章属于特殊题材、重大选题稿件,文中涉及到伟人,所以文章先后通过吴连登、编辑、编辑部主任、值班总编、盐阜大众报报业集团分管领导、报业集团总编辑、报业集团党委办主任共计七道关,这篇迟到了20年的文章才在报纸上公开发表,当时成了盐城的独家新闻。这篇文稿后被盐阜大众报报业集团评定为东方生活报“四好一无”好稿一等奖;后又经报业集团上报到省,被评为三等奖。通过采写吴连登,让这位毛主席的管家熟悉了我这个盐城老乡,我同他有了不间断的联系和了解。

在我们伟大祖国的首都北京,有一大批曾在盐城战斗、工作过和盐城籍老干部、老领导。他们情系盐阜老区的人民,为振兴盐城经济献计献策,不辞劳苦、忙碌奔波,可谓是:“夕阳无限好,余热再生辉”。我觉的老革命们乐于奉献的精神值得宣传和学习。我把自己想采访他们的想法向领导作了汇报,得到同意。20089月,北京振兴盐城咨询委员会执行主任王俊一行应邀来盐参加盐城师范学院五十周年校庆活动,在此期间,我约见了王俊主任,他欣然同意接受我的采访。我采写了一篇题为《为了老区人民的明天——访北京振兴盐城咨询委员会执行主任王俊》的整版通讯。文章见报后,市政府办公室有关领导看到后,将报纸寄给了王俊,王俊对这篇文章大加赞赏,他让咨询委员会办公室复印了二百份,分送曾在盐城战斗、工作过和盐城籍的老干部、老领导。我的这篇文章,不仅宣传了王俊,文中也宣传了其他老同志。从此,王俊也认识、熟悉了我这个盐城老乡。紧接着,我又马不停蹄地采写了咨询会其他几位领导成员和顾问,他们是陈德鸿、徐平、成少伯、沈友竹等人,而且都是几篇有份量、有质量的长篇通讯连续见报,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应该说,我为宣传北京振兴盐城咨询委员会做了力所能尽的工作,没想到还为日后能见到毛主席后人“创造了基本条件”。

 

让人惊喜的承诺

 

光阴似箭,转眼过去数十年。毛主席的女儿李敏和李讷都已是古稀老人,李敏今年76岁、李讷75岁,且身体欠佳,李讷几年前就已使用轮椅车。近年来,我想见主席后人的愿望变得愈来愈迫切,我曾两次在电话中向吴连登提出见见李敏或者李讷的要求,二人其中之一都行,以了却我最大的心愿。可他每次都是这样答复我:“等以后有机会再说,有机会我告诉你。”而我却没有安心坐等。今年527日上午,我打电话向王俊主任了解有关事情时,得知他正在建湖,我当即赶到建湖县颜单镇三虹村洪夏庄去看望他,当面向他表达了想见毛主席后人的愿望,请他帮助疏通。哪知善解人意的王老竟一口答应:“待我回北京后,由我负责联系有关人,联系好后你自己去。我年事已高,在北京就不陪你跑了。”这让我喜出望外,我没有再多问,但我料定王俊要为我联系的人就是吴连登,因我知道王俊和吴连登同是建湖人,且同在北京振兴盐城咨询委员会工作,彼此都非常熟悉。我暗自高兴,王老帮助说话有份量,定能促成此事。

612,是王老回到北京的第三天,我电话联系王老,重提想见主席后人的事,以便敲定我的北京之行。王老仍很干脆:“我在建湖就已承诺你,你来吧”。我立即决定购买当晚的火车票,并诚邀一位要好的朋友一道赴京,他受宠若惊,显得十分激动。次日上午,我们来到北京王俊家中,受到他热情接待。王老告知昨天已同吴连登联系,吴连登正在三门峡市出差,两天左右回北京。我表示不着急等他回来。王老很健谈,我们在他家呆了两个小时,这时他的秘书提醒我们说:“跟领导谈话不宜再长”,我们便起身告辞。临离开时,王俊主任再次用电话联系了吴连登,还为我亲笔题词:“学无止境”;并为大众传媒报题词:“坚持两分法,更上一层楼”。

这天下午,我们又前往吴连登的住处,摸一摸他家住址所在位置,先熟悉一下乘车线路。第二天下午四时,盼望主席后人心切的我们,再次光顾吴连登的家门,正好巧遇吴连登夫妇刚刚回到北京家中,一阵寒暄之后,我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过了好久,我便问起看望毛家后人的事,他的夫人闻听此言,不停打断我的这一话题,表示这件事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办成的。吴连登夫人的一番话,好比给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让人感到有些失望(事后想想她的话不无道理,也是可以理解的)。此时,吴连登也说道:“等等有机会再说吧”。吴连登的回答让人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其实他是在带弯子。离开吴家前,吴连登与我们合影留念,并为我亲笔题词:“单学文同志,祝您万事如意!全家幸福!”他又亲笔签名赠送了由他主编的《毛泽东饮食趣谈》一书给我作为“见面礼”。当我们握手话别时,吴连登特地关照我:“你晚上发个信息给我告知住处,明天我去看看你们。”

 

心愿终于实现

 

当晚9时刚过,我给吴连登发去信息告知住处,并请他帮我圆梦,我等好消息。令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9点半钟,接到吴连登打来的电话,通知我们明天早上8点半前赶到他家,然后一道乘车去看望李讷。接完电话,我佩服吴连登的沉稳和妥善安排,我在彻夜难眠中盼到天明。我们用完早餐后,打车提前来到吴连登住处大门外等候。车子驶往李讷家的路上,吴连登转身对我说:“我们不能打搅李讷多长时间,你不要对她进行采访,因为她很低调,不喜欢宣传,所以从不接受记者采访。我们坐一会儿,说说话,然后照个相,再请她签个名,就不要请她题词了。”

李讷家住在北京万寿路甲15号大院,这个大院很大,院内共分5个区,几百名部级干部居住在这里。这个大院是中共中央警卫团担负警卫工作的地方之一。忠于职守、时刻保卫着大院安全的警卫战士,威武地站立在大院门口的哨位上,外人是不可能随意入内的。如果不是吴连登的引见,不用说休想进入李讷的家,就连大院的门也不可能进得了。

我们的车子在万寿路甲15号大院门外不远处停下,下了车,吴连登再次向我打招呼:“不要对李讷作采访,她知道的情况还没有我多,在她家停留时间不能长。”“我记住了,请吴主任放心。”我回答说。然后吴连登走到另一旁用手机再次联系了李讷,李讷亲自打电话到警卫室。吴连登办好了入内通行证,才招手示意让我们与他一道进去。我们进入大门时,吴连登将通行证递交给了哨位上的警卫战士。

我们来到李讷家的楼下,当吴连登按响了可视门铃后,我们得以进入楼道口的淡绿色铁门,到了二楼又按响了李讷家的门铃。我们进门时,李讷站起来笑脸相迎,她并快步走向会客厅。眼前的这一幕让我又惊又喜,几年前我就听说李讷已坐轮椅车,想不到她的身体状况比我想象的要好得多,我为她感到一阵高兴。我们也随后跟着来到会客厅。李讷身材高大魁梧、很胖,宽额方脸,长得很像毛主席。她平易近人,微笑着说:“你们都坐下来,你们都坐下来吧。”我们随便入座,我紧挨李讷身边坐下。吴连登向李讷介绍了来访者,当介绍到我时,吴连登告诉李讷:这位是我的老朋友。我便向李讷说道:“我们从江苏盐城专程来看您,见到您,我们非常的高兴。我对主席感情很深,主席健在时,我没有机会见。今天能见到您也很不容易,了却了我数十年的心愿……”。李讷静静听着点点头,连声说:“谢谢!谢谢你们从大老远来看我。”吴连登告诉李讷:“今天中午,他们想邀请你们去共进午餐。”李讷表示谢意,她讲话很慢、很轻,轻声又温柔地婉言谢绝:“中午我们已有安排。”吴连登又问起李讷的身体等情况,李讷告知身体照旧,家中现在是两个轮椅车,她和老王一人一个,老王前次不慎摔了一跤,腿子没有以前走路方便了。这时,李讷的丈夫王景清从另一个房间慢步走进会客厅,他让吴连登给他介绍一下来客,坐下来陪我们说话。

这次在京拜见李讷之前,事先我在宾馆拟好了采访题纲,因在车上和下车后,吴连登两次有言在先,我只得放弃了这次非常难得的采访机会。因我平时对李讷有所关注,对她的情况略知一、二。李讷是毛主席和江青的女儿,19408月出生于延安。上个世纪60年代被称为“红色公主”。李讷同志先后出任过北京市平谷县委书记、北京市委副书记、解放军报总编辑等职。作为毛主席的女儿为什么不姓毛?毛主席当年给李讷取名,典出《论语·里仁》:“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毛主席转战南北的时候,曾经化名李德胜。江青原名叫李云鹤,所以李讷也姓李。李讷和现在的丈夫王景清是后组合的家庭。王景清原是部队一名师级干部、大校军衔,现已80多岁高龄。中央办公厅派的一名公勤人员在她家从事服务工作,专门照料李讷及其丈夫的晚年生活。李讷、王景清的结合,是毛主席的卫士长李银桥夫妇帮他们牵线搭桥的。李讷的第一次婚姻给她留下的是沉重的精神创伤,第二次婚姻给她带来的是深深慰籍……

我们在李讷家中停留了半小时,吴连登便提议照个相,李讷闻声站起,吴连登当即请其坐下照相。我们分别与李讷、王景清合影留念。我们带去两部相机,吴连登主动对我说:“相机给我,我替你照两张。”这位毛家管理员,昔日曾为毛主席服务了12年。如今他亲自为我引见毛主席的女儿,又亲手为我摄下了与李讷合影的珍贵镜头,再次令我感动不已。

我们临离开李讷家时,她给我们分别送了两枚毛主席纪念章。纪念章是去年李讷、王景清为纪念父亲毛泽东诞辰120周年而敬制的。当我们请李讷签名留念时,她拿着笔并没忙签个名,而且说:“我想想写个什么呢?”吴连登当即提议道:“就签个名吧、签个名就行了。”李讷这才签了名。吴连登又让其把王景清的名字也签上。我和李讷握手告别时,我请她多注意保重身体,祝她健康长寿。李讷再次连声说:“好!谢谢!谢谢!”

离开李讷家后,我们又把吴连登这位“大忙人”送回家,吴连登卸任前是原国家体改委办公厅副主任,他现在担任着毛泽东养生饮食文化研究会会长、全国毛泽东纪念馆联谊会顾问、中国将军诗词书画研究院副院长、北京振兴盐城咨询委员会副秘书长等职,老人家是挺忙的。这位大忙人为我圆了梦,真的帮了大忙,我心存感激。临别时,他让我与他保持多联系。离京前夕,我又给王俊主任打电话,向其道别并再次表感谢!

这次北京之行,见到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女儿李讷,又瞻仰了毛主席的遗容,了却了我最大的心愿。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