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文史通讯 > 文史建湖 > 正文

盐城抗战民间口述史:摆渡工被杀在水田沟

发布日期:2015/6/3 15:42:56  阅读:1057  【字体:
 

 

【讲述人】 吴腊选

 

【年龄】 83

 

【住址】 建湖县近湖街道蔡徐村西吴组

 

【寻访时间】 2015412日上午

 

【口述史】

 

  我出生于19331月,家在建湖县近湖街道蔡徐村西吴组。这里过去叫西吴庄,庄子东边是东塘河。河西岸和庄子之间,就是当年盐城县五分区区公所驻地。

 

  区公所就在吴家祠堂里。听祖上说,祠堂建于洪武二年,是座大四合院,很有气派。院内房舍分上下两层,东西厢房各有6间,南北主屋各5间,屋面是小黑瓦,大殿正中三间设有阁楼,吊着三块大横匾,隔几年就由族人维修粉饰一番。最多时有1700人在此祭祖。

 

  194011月,来了八路军(19411月改编为新四军),就驻在祠堂和庄上,在祠堂东南一棵大树上搭了瞭望哨,祠堂前有哨兵,南面和庄子前面场上每天早上有当兵的做操。

 

  我的二哥吴勇选(后改名吴志勇)参加了区大队,所以我经常去区公所玩耍。看到新四军在区公所里练兵、开会、印报纸,男女战士穿着军装,个个都很神气。他们下乡打土匪,走进老百姓家里宣传抗日,热闹着呐。老百姓有了主心骨,再不怕土匪骚扰了。

 

  19417月,鬼子来扫荡了。那天上午,我正在区公所玩耍时,突然听到河面上传来枪声,日本鬼子坐汽艇气势汹汹开过来。敌强我弱,区公所迅速组织转移,老百姓听到“突、突”声,就沿着水田埂往西跑,躲到一个乱坟岗里,跑得慢的人就伏在水稻田里。

 

  庄上有个叫朱培全的(小名朱大丫头),是东塘河渡船上的摆渡工,因为平时经常为新四军摆渡,被日伪军追杀。他从船上跳下来时,庄子里的人都跑光了,他落单了,就向庄子西面水田里跑,想躲进乱坟岗里,鬼子就在后面追,眼看他要跑远了,就开枪打他。

 

  我们庄里有许多老百姓伏在乱坟岗或趴在水田沟里,眼看着朱大丫头被追杀,也不敢出来救他。我是被父母抱着,一动不敢动。只听一声枪响,他捂着肚子摇摇晃晃又跑了两步,一头栽倒在庄子西头的水田沟里。

 

  这伙日本鬼子撤退后,乡亲们把朱大丫头拉出水沟,看到他肚子上有个血洞,肠子都露出来,两眼睁着,人已没了气,真是死不瞑目。回到庄子里一看,家里的猪、鸡和粮食都被抢走了。更绝种的是,各家的锅里、床上都被日本鬼子拉上屎。这些鬼子兵,一点人性都没有啊!

 

  因为没有扫荡到新四军主力,鬼子不甘心。过了些日子,他们又开着汽艇来偷袭。那天早晨下着大雾,河面上更是看不清东西,鬼子悄悄摸了过来直扑区公所,但新四军早已转移过河,鬼子再次扑空。

 

  鬼子气急败坏,放火烧区公所,老百姓听到响声赶紧起床逃命!我被大人们拉着手往西面跑,庄子一片忙乱。大家都逃到了水田里,鬼子找不着,但一位姓凌的妇女没跑得掉,被鬼子抓住,惨遭鬼子侮辱。

 

  等我们回到庄里,吴家祠堂已火光冲天。凌氏衣着不整,乱喊乱跑。整个庄子乱七八糟。有的忙着救火,有的忙着安抚凌氏,哭喊声响成一片。凌氏不久悲愤而死。

 

  这年728日,日本鬼子又坐汽艇下来扫荡,全庄老小一逃而空。日伪军放火烧了整个村庄,人们躲在远处,眼睁睁望见浓烟四起,恨得咬牙切齿。鬼子把砖瓦都弄到河东修碉堡铺路了,此后几个月老百姓无家可归,只能搭小草棚子度日。

 

  【采访手记】

 

  建湖县城旧称湖垛。据《建湖县志》记载:194010月,盐城县抗日民主政府成立后,盐城县五区区公所曾设在西吴庄。1987年出版的《盐城史话》记述:19417月,《江淮日报》社隐蔽在龙冈与湖垛之间,就是在西吴庄。

 

  静静流淌的东塘河,自东南向西北环绕着西吴庄,它曾目睹日寇的暴行,也见证过抗日军民的英勇斗争。河西岸原五区区公所遗址,现在已是河沟交织,树木成林。

 

吴腊选说,就在这些大树下面,只要挖上几锹,就能触及断砖碎瓦。吴氏祖先几百年前夯就的地基上,承载过族人祭祀跪拜的膝盖,也洒满先烈的血汗。这里不能被冷落遗忘。

 

转自《盐城新闻网》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