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西塘雅集 > 诗歌 > 正文

《双舍传奇》第二章(二十三)(邵云)

发布日期:2015/6/28 16:21:08  阅读:935  【字体:
 

 

  

  一种新生事物,无论其是非对错,总有人反对,特别是双舍组,这个政治空白队的工商业户和手工业户很多,全组一共三十一户,他们就占了二十五户,土改后,他们家里有田,外边挣钱,谁都不想入社。武区长把工作的重点放到了这个组,他想单独一人走家串户,挨个去说服。

  武区长认识这里的大户唐金,而他武家和唐家也有着几代人的老交情。虾庄和缪庄相临,唐家有肉铺开在缪庄,武家一直也就是唐家的客户。武怀还是地下工作者的时候,他经常只身出入缪庄,而当时缪庄可是日本人和伪军的驻地。记得有一次,武怀被伪军查住,叫他交保,他立时吓得六神无主,幸亏唐金看见了,唐金上前说道:“小武,肉给你称好了,烟也给你摆在柜台上了,去拿吧,不然就赶不上午饭了。”武怀就象突然才想起来似的,一拍脑袋,跟着唐金到了铺子前,接过唐金递来的东西后,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那个伪军就是彭正海,彭正海为此还到唐金那里敲了竹杠。

  想到这里,武怀又记起当时拿了唐金的肉和烟丝的钱到现在还欠着呢。他找了唐金好几次,都没有见到人。有一天,终于碰到了,武怀摸出五元钱,递给了唐金,说道:“唐师傅,您还认识我吧?”

  唐金在太平的日子里,既不问政治,也从来不管什么领导干部来村里干什么,他总是早出晚归,忙碌着一大摊子生意。这几天听母亲说要搞什么合作化的事情,他也没在意,就说看看再说吧。现在忽然来了一个人,拿出钱来递给自己,他看了看人,知道是个干部,还以为人家是来买肉的,就连忙客气地说道:“先坐下吸支烟吧,我去给你砍肉去!”

  “慢,”来人却叫住了他,笑着说道,“我不吸烟,也不买肉,你仔细看看,想想我是谁。”

  唐金的朋友太多了,人家能记住自己,自己经常忘记了人家,所以他站住,笑了笑,摇摇头。

  “你忘了?虾庄的武怀呀!有一次,我在缪庄被伪军抓住了,你给了我三斤半猪肉和两包烟,给我解了围。如果不是你,我肯定就没命了,我今天是来还你钱的啊!”

  “哎呀,你看我都认不出来了,你长这么大了!这钱我不要,那是为革命花的,你收起来吧。就在这里吃晚饭!”

  晚饭过后,唐金问道:“你现在在区里吗?我每年到虾庄收帐,平时去那里做生意,都没有碰到你呀!”

  “前两个月才调到这个区里来的,随后就到这里来搞合作社了。今天特地来拜访你,一是来感谢你,二是想听听你的意见。”

  唐金是个明白人,他笑了笑说道:“自从土改后,大家的生活好了,我的生意也兴旺起来,每年秋天收帐,四条帐船进进出出,弄得家里除了睡觉的地方,其它地方全装满了稻子,挺烦的,只有买田。去年买了四亩地就是四十担稻,田契也画了押,田主哭着不肯走,又加了四担哭田粮。现在刚收了一季就要交公,实在心疼呀!我们这儿不是我一家,跟谁去要回买田的粮食啊,只有自己种种,捞回点本吧!”

  “你的心情我理解,不过这是大势所趋呀!这也是一场革命,同样需要你帮助。”

  “这个革命和那场革命可不同,那时是你死我活的斗争,见死不救那叫什么!现在是和平年代,敲锣卖糖,各做各行,我整天忙里忙外的就是为了多挣几个钱,买点田种种,公粮也按时准数上缴了,剩下的自己花花,区长,这不错吧?”

  “没有说你错,这不是来和你商量的吗?”

  “我还没想通,让我再想想,好吗?”

  武区长想说上几句批评的话,可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他知道唐金经常在外面跑,肯定知道别的地方没有象双舍这样搞合作社的,如果不参加也不会有什么政策为难他。武区长放下五元钱,什么也没说就往外走。

  唐金知道自己不给面子,这个人生气了,于是叫道:“别走呀!耍脾气了?年轻人怎么能这样呢?”

  武区长一愣,听到这口气还真有些说不出的感觉,象领导的口吻吧,他没有那么严肃;倒象长辈在嗔怪晚辈,是亲切的。于是他站住了,再也挪不动双脚。

  在一旁收拾餐桌的唐奶奶和唐妈一直在听着两个人说话,这时候看看两个人有点闹僵了,婆媳俩就互相使了个眼色。

  唐妈是唐家当家的,也是唐金在生意上的得力帮手,很有见识,只要有她在,无论遇到的是什么难缠的顾客,她都能靠自己的机智化险为夷。

  “怎么说话呢,你!”唐妈恶狠狠地训了唐金一句,声音虽不大,但分量很重。接着她又回过头来对武怀说,“我家唐金就是这个臭脾气,请多担待点!有话请坐下说说,给我婆媳俩听听。”

  武区长只得退回来坐下。这时候,王加雄和孙明辉也赶了过来。一阵寒暄过后,武区长说明了来意。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唐妈和唐奶奶。王加雄知道,唐家的事情,只要唐奶奶点头,那就有了七成的把握。

  唐妈呢,人既精明又随和,人缘特别好,但是她也是很有原则的,平常做善事花钱不心疼,因为可以积德,但是做生意亏本就不行了。刚才大家都在说话时,她就在盘算,怎么样说话既能让唐金接受,又能让武怀可以交差。对她来说,公家的事情只要找到你,就象进了染坊的白布一样,不上色是出不来的。现在,坐在家里的是村、乡区三级干部,不给他们一点说法将会坏了唐家的金字招牌的,因此,她想了想说道:“各位都在,我们唐家一共十八个人,可是家大无劳力,本应把田交给有劳力的人家去种。可是我们家的田,孙村长知道,分田时村里的熟田不够,罗乡长叫河西的路墩拿出二十亩给双舍,路墩就把熟田分了,还剩下了一片荒田,因为我家靠近路墩,所以就给了我家。我们唐家也没有说什么,因为假如我们不要,就得换给别人,吃点亏也就算了。是孙村长过意不去,把我家屋后的三亩田给了我家。那片荒地呢,大家帮忙,我们开垦了出来,还做了一部风车。现在那边还没有合作化,给了你们的话,孙村长你想想,遥田不富,吃饭跑路,就让我一家老小种种吧。这边我们先后买了十一亩,还谈什么亏不亏的,随大流,合作吧!”

  孙明辉很清楚唐妈说的全是实话,而且都在点子上,但是两个领导都在,就只好憨笑着,没有表态。

  王加雄对土改分田的事情不太清楚,不过听听唐妈的话,还有点道理。这个区域合作化了,就谈这个区域的事情,别的区域得靠它自己去处理。作为社长,他知道这是件麻烦事。当年伍家贪图便宜,总喜欢在小分田云集的地方买田,结果总是惹出很多矛盾来,收成自然也就不好。现在合作了,集体化了,总不能为了十几亩田让双舍搬走几户吧!于是,他看了看武区长,说道:“就说到这儿,我们先走吧?”

  武区长点了点头,大家站起身来。

  唐奶奶虽然年纪大了,但她在一边听得很清楚,她知道唐家吃亏了!

  “我人老了,但还是讲道理的,你们来了也总会给你们面子,但是你们也得为我们这个大家大口的人家着想啊!象你们在会上说的旱地处理方法,有一个成家的就分开一家,那我们家就要分成好几家人,砌上好几处房子了,那时我连种点菜的地方不都没有了吗?把我屋后那三亩旱田给我家算旱地吧,孙村长你知道,那是土改时作为搭头搭给我的。还有,口粮计划也应给吧!”三个人在前面走,唐奶奶在后边一面送客一面唠叨着。

  “好,好,会对你家负责的,唐奶奶请回吧!”孙明辉对唐奶奶说话很客气。

  队看队,户看户,小户看大户。唐家把刚买来的田都无偿地交公了,这使得双舍村加快了农业合作化的进程,一场轰轰烈烈的二次土地革命开始了。

  杨白自从向县委汇报了之后,一直有些担忧,他认为,刚刚分到手的田,再去要回来,那可是等同于猴子嘴里夺大枣啊,非得闹个天翻地覆不可。但是,话已经说出去了,就得硬着头皮去干。他好几次到了双舍,给大家以热情洋溢的鼓励和赞美;又运用了政治家的策略,一找积极分子为农业合作化摇旗呐喊,陈家明很快就被慧眼提拔出来了;二找周老师和吴老师编写歌词:“合作化好,合作化好,我们的好日子快来了,早上不用喝稀粥,咬着热腾腾的大面包!”先是童声在学校里回荡,很快就传遍了双舍的每一个角落。每当大家听到“大面包”的字眼时,眼前仿佛就出现了那种只是传闻而没有品尝过的香喷喷的美味,至于它是甜的还是咸的,其实并不重要,它只是某种现在不敢想象、而将来很快就会实现的幸福生活的象征,于是,他们的信心更加坚定了。那些曾经顽固、沉默和动摇的人们,在这种“热腾腾”的气氛的感染之下,生怕自己落伍吃不到那种大面包了,于是纷纷主动要求参加农业合作社了。

杨白又烧了一把火,回区里动用了木材计划,用杉木给双舍农业合作社做了块大牌子,漆了白底,写上红字,光亮刺眼地挂在了村部门前。这里原来是封建主义的老巢,现在则成了双舍合作社的社部。沿河北本来是资本主义泛滥的老窝,现在则第一个成功建成了社会主义农村合作社的样板。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