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西塘雅集 > 诗歌 > 正文

乘凉夜话(严锦宇)

发布日期:2015/8/5 16:06:26  阅读:1702  【字体:
 

立夏之后,温度急剧攀升,天气也渐渐变得闷热起来。

夜幕降临,我与老公信步走向西塘河畔。凉风习习,树木婆娑,坐在河边的凉亭内,我们边乘凉边欣赏起塘河沿岸的美丽风光。鹅卵石铺就的林荫小道、木制凉亭、欧式廊柱、现代长廊,一切都显得那样的幽深静谧。灯箱上一首首耳熟能详的古诗词,更让我欣喜不已。放眼望去,河岸上错落有致的霓虹灯绵延数里一字排开,灯光一泻河面,河水泛着金色的光芒。我情不自禁地对老公说:“你能找个词来形容一下这河面的灯光吗?”“波光粼粼”他脱口而出。太没诗意了吧,我讥讽道 。要我说应该像撒下了一河的金子闪闪烁烁。他不服气地抬头看了看天空,大声地抛出一句:“像满天的星星金光闪闪。”呵呵,简直是偷梁换柱,我不由哈哈大笑起来。夜色下灯光里的西塘河真的很美!美得让我居然找不到一个贴切的词来形容她。“今后每个夏晚都到这里来乘凉,好吗?”我试探着问老公。“小时候在乡下,小伙伴们聚在一起乘凉最有趣。”他答非所问地说了句,然后就对着一河的清水怔怔地发起呆来,大概又梦回从前了。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富于联想,经他那么一点拨,儿时夏日乘凉的场景立刻就象放电影似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解说词也如决堤的溪水滔滔不绝。

小时候的农村,没有电灯,更谈不上风扇和空调了。酷热的夏日,早早地吃完晚饭收拾停当后,大人夹着蔳扇,孩子搬着板凳,三三两两地走向村口的大槐树下乘凉。父亲总会找来几棵晒干的菖蒲和艾草再加上一畚箕半干的草屑子,轻轻的将其点燃,袅袅烟雾中,蚊子吓得四处溃逃。男人们一边磕着小烟袋,一边说些田里的农事,国家的时事;女人们则说一些生活的琐事,男人的糗事;孩子们捉迷藏做游戏听老人讲故事,玩得不亦乐乎。总之,各有各有的话题,各有各的玩法,互不干涉,而又密切配合。渴了,就拿个水瓢到井边的水桶里舀起一大瓢甘甜的井水,一仰脖子咕噜咕噜一憋气就喝去一半,饿了,就爬到门前的果树上摘下几个桃或梨,或者到瓜地里搬来一个大西瓜,放进清凉的井水中清洗过后,大家一起咔吧咔吧地咀嚼起来。夜深时,天凉了,有露水轻轻地滑过额前,大人抱起迷迷糊糊的孩子,挥动着手中的蒲扇,哈欠连天的向家走去,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地眨着眼睛,仿佛在跟人说再见呢。

老公说,那是你们女孩子乘凉的样子,我们男孩子可没那么安稳。晚饭碗一丢就跳到河里去游泳,河里有鱼有虾,有河蚌有螺蛳,稍微下点力气,就可摸回一小桶。河里玩够了就转到岸上的水稻田里捉黄鳝,蹑手蹑脚地走在田埂上,用手电筒往田里一照,呵,那些家伙正翻着肚皮快活地嬉水呢,在它还没来得及转身的时候,闪电般地伸出中指对着它的肚皮使劲一锁,就将它们锁到了我们的背篓里。黄鳝捉累了,就爬到草房子的屋檐下掏麻雀,那麻雀真多啊,一窝连着一窝。最高兴的还是玩打仗游戏,我们用柳枝折成帽,用树桩刻成枪,明亮的月光下,我们在开阔的打谷场上奔跑着追赶着,嗬呀嗨的开心极了……老公一脸神往地说着,不知不觉中,夜又深了。

当年夏天乘凉时,自然淳朴的人情,香醇似酒的情趣已成昨夜星辰。然而,不管时代如何变迁,也不管生活如何优渥,在燥热的夏晚,人们仍然渴望择一方幽雅清凉的处所,聚在一起乘凉说话看风景,而美丽的西塘河畔正是那极好的去处。

 

转自《塘河》杂志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