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西塘雅集 > 诗歌 > 正文

直刺云天的豪迈(严加定)

发布日期:2015/8/3 16:05:23  阅读:1107  【字体:
 

 

闲暇之际,重读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说是读。其实是背。因为这首诗早已烂熟于心了。背到最后一句,只觉得胸口鼓荡激回,满满的都是豪气,好一句“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想来,李白是极为豪迈的。他的豪迈是一种超越时空的壮美。即使在遥远的今天我们仍然能够领略其不训遗风。翻开厚厚的诗卷,放眼望去,全是青莲居土的豪情壮志。面对腐朽的统治者,他高高地仰起了头颅:“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看到白浪匹练般洒下,他诗兴飞扬,大发感慨:“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那豪迈的声音穿透了庐山的瀑布,穿越了千年的时空,回荡在博大宽广的天地间,肆意着诗人桀骜不驯的孤寂灵魂。

然而,李白的壮志也有气短的时候。诗仙平生最好之事一为饮酒,二为赋诗。“斗酒诗百篇”的李白,虽然豪气犹存,却又生生地多了几许莫名的忧愁。

想他端起酒杯,犹豫徘徊,只身单影,自嘲而发:“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又或是长亭送别,泪洒沾襟,感慨行路坎坷:“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尽管少不了自勉一番,告诉自己“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然而未等到东风大起,他那片锦绣大帆,便已烂在腹中。想想其中的甘苦,即使前一刻,他逸兴遄飞, “莫使金樽空对月”,告诉自己困难只是暂时的:“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只可惜,下一刻他又伤心落泪:“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浇愁愁更愁”,悲叹“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诗仙很痛苦,也很烦忧,举起刀来,想斩断这一切,意欲做一名无敌的侠客,向往“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境界。此时的李白虽把洒持剑,披发顿足,然而他吐出的豪言壮语,怎么也象是在耍酒疯,纵然豪言壮语,气壮山河,在旁人看来,不过是一个穷途书生酒后失态的窘状,除了悲叹,再没有别的了。

听着前人“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的感慨,回望地大物博,沃野千里的华夏九州,遥想当年那些壮怀激烈,那是一种怎样的气魄,那是一首多么波澜壮阔的歌,一首传唱千年未曾停息的飞歌。

然而,豪言终究是豪言,即使是如李白一般舌烂莲花,即使说得天地为之惊颤,风云为之变色,也不过是徒然数语,于事无济。

李白的诗篇启迪心灵,振聋发聩:少壮不为,老大必悲;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等到有一天,我们老去,能自信地对自己说,我奋斗过,我无怨无悔!那才是直刺云天的豪迈。

 

转自《塘河》杂志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