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人物春秋 > 文明楷模 > 正文

可爱的老头金之愚(彭淑玲)

发布日期:2013/7/8 15:11:16  阅读:1663  【字体:
 

 

1

 

前几天,因为一个活动遇到金老,闲聊中,金老告诉我,他最近订了青春版昆剧《牡丹亭》的戏票,下个月去上海看。《牡丹亭》分上中下三场,连续三个晚上。他的上海之行,没有其他任何事情,就是为了看一次现场版的昆剧《牡丹亭》。我知道,任何形式的艺术,现场感与音像感,是不一样的。他是一个喜欢细节美,并且能够感受到精致韵味的人。

 

因为喜欢昆剧《牡丹亭》,他还买了一套昆剧《牡丹亭》的的碟,人民币250元一套,限量版的。他是那种特别尊重艺术的人。他还很有兴趣的把《牡丹亭》里最精彩的唱词说了一遍。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他是用带点苏南口音的建湖方言说的,可是听起来依然很曼妙。若是换了别人用建湖方言说《牡丹亭》的唱词,也许我会觉得别扭。他谈白先勇,是闲聊的方式,他对白先勇的欣赏与理解,绝对是一个大家的谈吐。他的喜欢,是一种懂得,更是一种痴迷。而他,是一位已经七十七岁的人了。

 

2

 

金老姓金,名之愚。这名字真好,让我想到白居易这样的名。一个愚字,把金中有的那种锐燥之气全化开了,什么是愚,大智之后才可以称得上愚,内心有底气的人,才会很自谦的说自己的愚。那些内心空洞的人,总是把自己扮得很精明,处处表现强势、处处咄咄逼人。即便是给孩子取名,也喜欢往精明算计里取,感觉上反而有小家之气的寒酸。让我特别感动的是,这个人与这个名字,是如此的般配,有一种玉质的温润之气,那玉,还是新疆的羊脂玉。

 

第一次见到金老,我觉得这老头特别洋气,白净的脸上,有少许的老人斑,恰到好处的胖瘦,会让人想到牡丹花开,雍容的富贵感。金老的穿着,也是很有讲究的,那讲究看起来也是很随性的。夏天T恤,秋天风衣。不同风格的艺术帽轻轻的搁在头上,不遮阳,不挡风,纯粹的装饰作用。这是一个很在意形象的人。有一次,是一个美术方面的研讨会,闲聊之中,大家讨论了他的小格子帽,他告诉我们,这是一顶20元钱的帽子。他就是那种能让平凡产生光芒的人,一件普通的白衬衣,也可以穿出与众不同的味道来。

 

金老,人们多半称他金老。他太配上了这个老字了。这老,不是衰老,不是老迈成霜,而是阅历丰厚、德高望重的意思。这是一个很时尚的老头,那时尚被浓烈的古风打了厚厚的底子。他就是坐在那,不必说话,依然感觉有一种和润的光。他为人很雅致,那雅致里又多了一份随和。他的文化与审美,是来自基因与血液里的,与生俱来的。说酸点,这就是文化的力量。

 

                               3

 

金老是回族人,出生在镇江,接受过旧式的私塾教育,后又在当时南京的中央大学附中读书,接受的是民国时代的新式教育。师范毕业后,来苏北工作,先做教师,后一直在文化局剧目室搞淮剧创作,直到退休。金老有许多的学生,最大的学生也有七十了。学生说到他时,都会夸他年轻时的帅气,貌若潘安。

 

在建湖生活多年,对建湖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金老都有自己的感悟。看过他写的建湖方言,语言文字拿捏得那么贵气,字里行间透出的是传统文化浸润过的优雅,仿佛是从《红楼梦》里走出来的贵公子,这是一种只有老一辈子人才有的学养。

 

金老的艺术修养,属于杂家的范畴。小城文化方面的活动,无论是绘画、书法还是文学活动、文艺演出,大家都喜欢请金老。请他过来,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金老只要答应的事情,总是很守时,从不摆谱。他的到来,也会让活动很有面子。因为金老出的点子都是金点子。

 

一次,画家戴超老师的《戴超画戏》绘画作品的讨论会,戴超老师准备出一本画册,关于淮剧的人物画系列,想听听同行的意见。会上提供的是一本类似于草稿性质的样刊,其中有关于《白蛇传》的四句唱词,戴超老师一时找不到淮剧的,就拿越剧的唱词代替了,竟然被金老看了出来。他的内心与眼睛,是那么的明亮,所谓耳聪目明,用在他身上,再适合不过了。他是淮剧的行家,对越剧、昆剧等也有许多的见解。

 

还有一次,是我们单位的活动,有音乐响起,他在广场上很随性的打起拍子来,告诉我,这是世界名曲XXX,很遗憾的是,我是音乐盲,连名曲的曲名都忘记了。站在他旁边,我突然觉得,上天是不是把我们的年龄搞错了。他是一个生活很艺术的人,他的艺术又是最生活化的,不是那种刻意流着长发,处处表现自己的艺术。他的脚步里有音乐的旋律。

 

4

 

金老身上有一种很散漫的认真,这是认真的最高境界。他的认真,于自己是一种享受,别人看了,也觉得赏心。

 

政协出了一本书,450页的厚度,请金老校对。对于一般人来说,这是一个相当需要耐心的活。如今,还有多少人能够把文字一个个的看下去?拿到他的校对本时,我真的是被感动的,那是一种旧时代人才有的仔细与认真。他的校对,不只是字词的错误,还有排版的合理,字体的应用,封面的设计,都有建议。有的地方,需要考证的,还做了夹页,写上金按或金的字样。娟秀的小楷字,工整洁净,那一撇一捺里,有说不出的气定神闲,那种风动我不动的超然。看着他的字,内心会觉得很安静。拿在手里,又是那么的悦目。为了这本书,金老有的时候早上三点就起来了。一直到书的最后一页,他的校对还是那么仔细,没有任何的潦草敷衍之意。他的仔细与认真,总是让我觉得惭愧,无地自容。

 

政协的文史进校园活动,请金老给上冈中学的老师搞一个讲座,一节课的时间,谈关于建湖的地方历史人物。金老在家认真备课,300格的稿纸,写了几页,对人物进行归类,设计了一条很有意思的线索,汉代双星(臧洪和陈琳)、两代进士(孙榘和孙一致)、河东二陈(陈中柱和陈玉树),唐氏五虎(唐君照等五兄弟)。听他讲课,是一种绝妙的享受。他浓厚的音质,他的幽默感,他敏捷的思维,令我折服。也许在别人眼里,请一个七十七岁的人上课,简直有点异想开了。

 

    可爱的老头,这是金老给自己的定位。其实他与每一个同龄人一样,经历了许多时代的磨难与不堪,动荡与离乱,但他是一个内心浪漫,生活风雅的人,生活的琐碎、阴郁,都被他一一化开了,他把日子过到了人生的高境,就像一片美丽的风景,让人回味,让人欣赏。我突然觉得,有金老在前面引领着,老,也是一件值得期待向往的美好事情。写下这篇文章,我也是有小私心的。我希望自己能够沾沾金老的喜气,等我老了,也能像金老一样,老而优雅的活着。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