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人物春秋 > 文明楷模 > 正文

爱是一盏不灭的灯

发布日期:2014/9/23 20:06:46  阅读:1284  【字体:
 

 

他比儿子还孝。他比哥哥还亲。他就是我们身边的活雷锋。这是家人和邻居对陈步斌的评价。

每天下班到家,陈步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通往居民区的道路卫生打扫一遍,然后回家照料躺在病床上多年的岳父。许多时候,一见到他回来的身影,就有邻居老人喊他帮忙,不是下水道堵塞了,就是灯泡坏了,钥匙忘在家里开不了门了等等,日常生活中经常发生的事,这时,他就会立即前去履行自己的“职责”,从不拖延和推卸,毫无怨言。

二十多年来,陈步斌就是这样默默地守护着这片家园。

1962年出生的陈步斌接受过良好的家庭和社会教育,父亲是位抗日战争时期参加革命工作的老干部,对他人生观的形成起到十分重要的影响。1983年,他以优异的成绩从盐城工学院毕业,本应可以到比较理想的单位工作,但他怀着报效祖国的满腔热情,依然投身到火热的军营,成了在哪个年代为数不多的大学生干部,在绿色的军营里奋斗了二十年,2003年,转业到县国税工作。

1987年,家住近湖镇桥东居委会的陈步斌和同居委会的杨萍喜结连理,作为长女的妻子家中还有4个妹妹,在岳父母的请求下,他成了上门女婿,从此承担照顾一家人的责任。

2003年,已是正营级军官的陈步斌转业回到了地方,这一年,患糖尿病多年的岳父杨以佐突患脑梗塞,大小便失禁,不能行走,讲话断断续续,不能正确表述,导致生活不能自理。老人脾气开始变得暴燥起来,稍有不满意的地方就破口大骂,一家人对他既疼爱又无可奈何,往日一向和睦的家庭气氛变得纠结起来。工作十分忙碌的陈步斌对大家说,父亲生病是没办法的事,你们工作忙,不影响你们,家里事主要由我承担。

这一句承诺,使陈步斌在3000多个日日夜夜里,倾情演绎了服侍老人的同一曲目。

为了增强老人的体质,每天晚上,陈步斌都要把岳父带到路边,面对面抱着老人行走,因老人是1.8米高的大个,比他高近一头,不敢有半点闪失,每次都累得满头大汗,路边许多行人都被他的孝心善举所感动。

病人气多,特别是躺在病床上不能表达自己意愿的病人。老人吃喝拉撒尿都要帮助,而且饮食要分外注意搭配营养,且只能吃流食。陈步斌就到书店买来营养书籍,请医生提供建议,想方设法,变换花样增加营养。他买了打浆机,把全部食物都磨成糊状,然后再一口一口喂老人。尽管这样,老人还是不满意,经常发脾气,有时挥手把碗打翻,有时拒绝进食。由于进食比较困难,岳父经常将嘴里的食物喷出,溅到陈步斌一脸,但他不赚脏,还像哄孩子似地用各种语言和动作让老人开心,这也让老人养成了依赖他的习惯,家里除了他,谁喂也不吃。

老人便秘,一周一次大便,有时干解不出来,陈步斌就用手慢慢掏,有时控制不住拉得满床都是,陈步斌就用手捧走,从没赚弃过。年迈多病的岳母和妻妹们在一旁感动得泪如雨下。

为了防止老人身上长褥疮,要不停地给他按摩和翻身。陈步斌就在老人床边搁一张活动椅,陪着老人睡觉,随时观察老人的动静,这些年来,他从没睡过一个整觉。

2007夏天,陈步斌的岳父又增添新病,严重的青光眼手术后不久失眠,语言功能彻底丧失,这使老人的脾气更加急燥。除了陈步斌外,任何家人都碍他的事,有时就连也陈步斌也不放过,稍有不满意就用手揪,用嘴咬,弄得陈步斌膀子上青一块紫一块,就连老人的老伴和女儿们都受不了。陈步斌反而劝大家说,他是我们的父亲,他是病人,只要他感觉好受,我心里就好过,随他怎么做,我都能承受得了。

老人经常发病,每年都要住多次医院,不管是什么时候,陈步斌都是第一时间把他送去治疗。2009年冬天的深夜,外边下着小雪,老人突然气喘难受,双眼发直,口吐白沫,陈步斌没来得及穿棉衣,立即叫醒妻子,自己到路边拦出租车,但路上空无一人,更谈不上有车辆了。他迅速回家把老人抬上平时就准备好的推车,飞快向医院跑去,然后背着老人到急诊室抢救,使老人脱离了危险,而他自己却累得满身大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为了保持老人的清洁卫生,一年四季,他每天都为老人洗澡擦身,使老人身体上从没出现过异味。

照料老人多年,陈步斌学会了打针,挂水等一些基本治疗方法,还学会了外科医生才能做的膀胱造瘘导尿管更换技术。他说,医生不能天天陪着,但儿女必须时时守着,这是责任和义务。

2010年春,陈步斌患上了急性肾盂肾炎,安排好岳父后,自己独自住了18天院,中途还多次偷偷溜回家看望岳父。

2010年,陈步斌的岳父临终前,亲友问他谁最好,老人朝陈步斌呶呶嘴。再问陈步斌是什么人,这时老人嘟嚷着说,是儿子。这句“儿子”从多年没讲过话的老人口中说着,可想陈步斌在老人心中的位置。

陈步斌不仅对岳父如此,对所有家人都悉心照料得无微不至。四位妻妹出嫁时的嫁妆都是他一手操办的,就连她们的衣服破了,他都不声不响地给缝补好。妻妹们说,我们虽然没有哥哥,但我们的姐夫比亲哥哥还要亲,现在每周日我们回来,都是姐夫亲自做菜,我们这一家在姐夫的影响下,从没发生过矛盾,回家是我们最大的幸福。

岳父去世后,看到曾经日夜通明的岳父房间没有了光亮,陈步斌感到十分失落。但他没有停止自己的孝心,邻居多位老人都得到了他的照顾。由于所住地方地势比较低洼,每年讯期下大雨水都不能及时排出,导致无法出行,大家就合伙买来水泵,放在他家里,陈步斌又义无反顾地承担了排水的责任。

受他的影响,居民区的人际关系十分融洽,家庭生活更加和谐,人们他把当着一面镜子,不时在照着自己,检点自己的言行。

这些年来,陈步斌从没有因家庭的事影响工作,连续3年被颜单镇评为优秀党员,连年被县局评为先进工作者,2010年被评为优秀公务员。

今年东南大学毕业的儿子杨陈在一篇日记写道:都说母爱是神圣的,可我父亲的爱是一盏不灭的长明灯,更加伟大,他不但长年照顾外公、外婆和身体不适的母亲,对一家近二十口人都是如此,还有邻居和社会上所需要帮助的人。献血、捐款都是他常做的事。他学会了电工、木工等许多技术,任何日常事都难不倒他,他就像一座永远不停转动的机器,终日不停地奉献着,成为我心中永恒不变的神话,他无所不能,他是榜样,以前是、现在是、永远都是。

 

转自《建湖文明网》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