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西塘雅集 > 诗歌 > 正文

《双舍传奇》第二章(二十)(邵云)

发布日期:2015/6/25 16:18:41  阅读:998  【字体:
 

  

  王加雄直接去了区公所。

  所谓的区公所原来并没有固定场所,就象打游击一样,经常挪来挪去。现在大家终于有了安全感,于是就把区政府定在了西冈这个小集镇上,就在进镇后桥头北边一个很显眼的四合院里。这个四合院是礼堂式的,很大,能容纳百人,有三面房子是砖墙茅草苫,只有正屋是砖墙瓦盖,被当作了大礼堂。这是当初国民党盐城党部主任裴余在家乡设立的行政点,也是他的行宫,土改时,因为无法拆开分掉,就一直留着。直到今年下半年,社会安定了,区公所才搬进来。

  王加雄一进集镇,看到一个四合院的南大门东边挂着一块长牌子的地方,就进去了。在大礼堂里,王加雄看到了主席台上的杨白、高明以及一个不熟悉的人,那人很黑,长得很壮实,眼睛在看人时眯成一道缝。那人紧盯着刚刚入场的王加雄,高明知道他的意思,就用胳膊捣了捣他,说道:“双舍乡的指导员王加雄。”王加雄立刻上前很热情地和那人握手,然后眼睛看着高明。“这是我区新来的区长武怀同志。”高明会意地说道。

  一看人都到齐了,武怀亮起了嗓子说道:“今天开会是为了贯彻中央下达的社会主义总路线文件,文件号召全党全民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文件还指出了我们前进的方向,即对农业和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对农业而言,就是要改造我们目前的小农经济,走集体致富的道路,那就要组织互助组。”

  “经过这几年的实践,看来党的政策是英明的,我们发现小农经济也能滋生出资本主义的毒草来。目前有很多富起来的农户,他们买无劳动力户的田,这样下去不就又要重蹈覆辙了吗?怎么办?只有组织互助组才能解决这个问题!也就是把多余的劳动力组织起来,帮助没有劳动能力的户耕作,这种帮助是有偿的,可以体现出多劳多得的原则。至于怎样去做,千百年来没有过例子,要靠大家去想,去试验,去实践。我们共产党人没有办不成的事情,到时候谁的办法好就推广谁的。”

  “我们都是种田人,都是从苦难中熬过来的。在施行互助的过程中,首先要把自己置身于困难中,既不能以劳力去掠夺财富,又不能以田去剥削别人,这点,当干部的要讲求公道。以前大家互相帮助,是打清工,只需要吃一顿饭就完事,那样不好。最好是按照农活的辛苦程度订立标准和报酬。我们抓生产抓的是季节,在季节内完不成的农户,就要协调互助,丰收了,也就共同富裕了。我的讲话完了,谢谢大家。”

  杨白接着说道:“大家都领到了任务,也要领会总路线的意义,详细讲就是‘多快好省’的‘快’字。这也是党的方针路线。组织不组织互助合作组在我们党内可是两条道路的斗争,在党外就是阶级斗争。”

  “阶级敌人并没有死心,他们在窥测方向,伺机反扑,所以狠抓阶级斗争是首要任务。只有狠抓阶级斗争,才能为社会主义铺平道路。对那些反对走互助合作道路的地主和富分子绝不能手软!确实在言论和行动上阻碍走互助合作的人就是反革命!”高明最后的讲话结束了整个会议。

  散会后,大家都陆续走了,唯一被点名留下的就是双舍乡的干部们。罗开知道,乡里的工作有不足之处时才要“吃小灶”,因此心里很不安。四个人坐在一条凳子上,静静地等待领导的批评。

  杨白看着他们四个道:“今天你们真的要吃政治小灶了。开门见山地说吧,是想叫你们完成一个特殊的政治任务,那就是率先在双舍村搞起一个农业合作化的样板来,你们有信心吗?”

  “有信心。”不等别人开口,王加雄脱口而出。

  “哦?说说怎么个合作法?”武区长很注意地看着这个年轻人。

  王加雄面对这个新来的区长谨慎地思索着。在伍家时,他虽然只是个长工,但三姨太所有要做的事情都需要他去实施,在他的脑子里,这个新鲜的合作社就象整个的伍家大院一样,只是剥削没有了,收租的形式也免了。这个想法早在土改时就有了,现在真要他本人去完成的时候,他就说出来了:“我本人的想法是这样的:把田都收归合作社,成为集体所有,然后以自然村为单位,集体种,集体收。收获的果实按照出工的总分分配,这样就可以体现出多劳多得的原则……”

  “慢!”区长抬手叫停,然后叫高明把区政府的工作人员都叫来听听。很快,区政府的二十几个人都坐了下来。区长对主席台下的王加雄说道,“继续说,大胆说。”

  “如果这个合作社就办在双舍村,那么这个村就可以叫双舍农业合作社,现在的十一个组就成了十一个生产队。以生产队为核算单位,合作社负责各队的平衡工作,比如说口粮问题,全社统一标准;对军烈属的代耕代种、丧失劳动能力的孤寡老人,还有困难户,全社各队摊派。到年终时,把上缴给国家的粮款以及干部、工商业户和手工业户买口粮的钱拿来分配,年年准时兑现,绝不拖欠大家的血汗钱。”

  “哎呀,留下你们真是留对了人!双舍那地方自古以来就是资本主义的热土,从独木王到伍家大院,再到现在的买卖土地,都显示出资本主义的苗头来,连翻天覆地的土改运动都没能把这毒苗除掉。土改才过了五年呀,有的农户就买进了二十多亩田,再过十年、二十年的还不就成地主了!”区长神情严肃地说完,又用赞许的口气说道,“王加雄,你的想法符合党的要求,就在双舍村放样板吧,来个二次土改。”

  杨白在一边听完后,觉得心里轻快了许多。这个会议精神是他从县里领回来的,县里要求普遍实行互助合作,在个别地方要放合作社做样板。当时周县长点到了杨白,叫他考虑考虑,杨白可没有王加雄这样爽快,他心里没底,所以只是笑了笑。现在这个被自己提拔起来的王加雄果然不负自己所望,成了自己的顶梁柱,于是他高兴地说道:“加雄,你是个好同志,跟党跟得紧,总是能悟到党要干什么。我们党干了贫下中农希望的事情,上下一致,共产主义一定能实现。”说着,带头鼓起了掌,然后继续说道,“大家都清楚,四七年我们搞土改,四八年国家公布土地改革政策,我们‘回头看’了,看来看去几乎都对上了,只有查抄中农尖子有点过了,退点他们也就完了。现在提倡互助,我们搞合作社,可以充分证明我们革命老区的人是真正的共产党人、事事走在前面的积极分子。我明天就向周县长汇报,抢下全县第一块金字招牌。现在我提议,王加雄兼任这个社的社长,从明天开始,组织一个专门领导小组,帮助加雄同志着手组建这个新鲜事物。”

  “我同意!同时请大家同意我参加这个领导小组。”武区长越说越来劲,“说白了,我也是双舍人。”

  “区长也是双舍的?”王加雄年轻嘴快。

  “怎么啦?双舍,双舍,沿河北的双舍是双舍,沿河南的就不是了吗?只不过资本主义的根子总在北双舍,商铺和水陆码头都在那里。我是南双舍的,虾庄人。”

  “哈哈,说来说去,你不是正宗的双舍人!”杨白笑道。

  “怎么不正宗!以前,缪庄和曹庄都叫双舍,我们虾庄在两庄之间,怎么就不叫双舍了?”

  “既然你天生就在双舍,就让你去刨掉那里的资本主义根子去吧!好让无产阶级在那里生根发芽。”

  “谢谢支持啊!再给我两三个人吧,一个人怎能算个工作组呢?”

  “你随便挑。”

  “综合组的左一民吧,他会出点子,又能算帐。再来个武的,就高明吧!”

  “我同意,看大家怎么样?”杨白征求大家的意见。

  “这还用说?区长和指导员都说了,那就这么定吧!”高明表态。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