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西塘雅集 > 诗歌 > 正文

《双舍传奇》第二章(二十一)(邵云)

发布日期:2016/6/5 16:19:22  阅读:988  【字体:
 

 

  散会后,天也快黑了,月亮周围雾蒙蒙的。双舍乡的四个当家人带着各自的心思往回走。没走多远,就听到杨白从后面叫到:“等等!”回头一看,原来是武区长提着一只袋子跟了上来。

  “区长要回家,和你们一起走,他眼睛有点近视,请你们照顾一下吧!”杨白叮嘱道。

  五个人继续走路,武区长夹在中间。这是个很健谈的人,他边走边说道:“双舍呀,沿河南的双舍挺大也挺洼,靠近河边的墩子南边就是个荡,这个荡象个盆底,相传是独木王自己挑的风水宝地。东南的缪庄和西南的曹庄原是独木王最早开发的前门,向北就都是后院,留给子孙们慢慢地开发,土地就是宝呀!我的祖上是洪泽湖那边逃荒过来的,离不开水,所以就投奔了曹家租下了虾庄这块地。虾庄田少荡多,鱼不多虾多,饭桌上的菜是虾,卤也是虾,对外产出的也是虾,因此而得名。提起那曹家啊,就是人丁不旺,土改前就绝代了。曹龙那个大土匪终身不娶;曹虎则修身养性,乐善好施,是沿河南的开明绅士,可惜也只一个女儿,你们都知道的伍家三姨太,竟也没有生育。曹虎直到死前才向我说了他曹家的身世,很是离奇。”武区长微微叹了一口气,“他是个明白人呀!他也是我们里下河地区最有来历的大家。”

  罗开对曹家也是熟悉的,他知道曹虎为人和善,至于曹家的家世,倒一无所知了。他好奇地问道:“区长,我是路家的长工,只知道曹虎这个人,却不知道他家还有很大的来历。给我们说说吧,加雄就是伍家的长工,曹小娥的佣人。”

  “哦?这样说来,我们三个都和曹家扯上了关系。说给你们听,曹家本不姓曹,家谱上写的是陈氏曹。你们知道独木王的养马场吗?”

  “知道,我家就在那个马厩上。”罗开说道。

  “就因为马,朝廷里的弼马温才和独木王结识并结拜兄弟的。那个弼马温相传就是陈友谅的侄儿,独木王出于义气,暗地里在曹庄为他娶妻生子,就建议他为使子孙免遭朝廷的迫害而改姓曹。后来,燕王朱棣叛乱成功,迁都到北京,弼马温才趁乱在这个地方定居下来。他把父辈藏在深山里的财宝慢慢运回来,一部分留作家用,贵重的就藏在独木王家的宝库里。独木王把南门的曹庄交给了弼马温以示诚意,想利用他王子的贵气镇住这块宝地,从而扩大影响,聚义成王。独木王在自己的占地上有意打造一块风水宝地:以双舍南边的荡为“口”字,沿河北的养马场和与它平行的黑鱼荡是两个“口”字,这就形成了一个“品”字。这沿河本来弯弯曲曲像条龙一样盘在“品”字中,可惜后来因为漕运和下水快的原因,朝廷下令去弯求直,这条龙就变成了一把剑,正好把‘品’字的上一口和下两口斩断了。这儿的风水破了,很快独木王家就满门抄斩了。如此一来,曹家不再奢望其他,而是安心地做起地主来,不断地买田置地,成为了独木王这块土地上最大的地主。”

  十里远的路程,在大家边走边聊的过程中很快就走完了。走在后面的陈明捣了一下罗开的后背,罗开才发现已经到了双舍的陈墩,两个人应该向西走回家了。“加雄,和武区长一道向西,到我家吃晚饭吧!”罗开站住说道。

  “不了,我和区长就到学校去吃吧,你们回家吧!”王加雄知道大家都到双舍村去过夜有些困难,就决定带着区长去学校。

  王加雄和武区长走近伍家大院时,他的思绪多了起来。刚才其他几个人以为武区长的故事已经结束了,可是王加雄觉得还有很多更神秘的东西在后面,于是他放慢了脚步问道:“区长,曹老头在交代了这个故事外,有没有交出财宝?”

  “交啦!是县银行来接收的。据我所知,金条不少于两百根,银锭有几笆斗,最大的银锭竟然有三十斤!老头还说了,他的家产大部分都陪嫁女儿了,还吩咐那个船夫曹早早去伍家大院,叫女儿也把身外之物全交了,说人民的血汗归人民,不要作孽了。你是伍家的长工,土改前那个曹早早去过伍家吧?”

  一提起曹早早,王加雄心里就有一种发毛的恐惧。他去是去了,可不是去动员三姨太交宝,而是去要藏宝图的啊!王加雄想把一切都告诉区长,可是西厢房里被自己私自封死的大洞,却牢固地封住了自己的嘴巴,现在想说什么也迟了!于是,王加雄只是“嗯”了几声,就赶忙走到前面去敲学校的大门去了。

  昨天是星期六,吴华和老夫子都放假回家了,正好空下床位给武区长和王加雄过夜。

  天刚刚亮,武区长就醒来了。他和王加雄来到伍家大门外,又回头看了看大院,说道:“这地主真是好性子啊,他们在深宅大院里是怎么过的,怪闷的!”

  “过长了也就习惯了。我八岁来到这里做了十年的长工,服侍你们那个曹家大小姐。”

  “知道。我曾在县里的一次会议上,听到过县长表扬你,说你苦大仇深,出于阶级仇恨亲自打死了她,对吗?”

  “对。她是个真正的吸血虫。斗她时,她还不服,说自己剥削有功;叫她交出浮财,她只是糊弄农会,结果激怒了贫下中农……”

  “交了多少浮财?”武区长打断了王加雄的话。

  “一点也没有实惠的,连金银首饰也没有。”

  “你们过激,没有说服她,结果导致财宝去向不明,这是工作方法的失误啊!其实,曹虎早就派了曹早早来交代过她,她应该会考虑她父亲的话的。”

  “曹早早有没有来我不知道,也没听说。但即便来了,也许他也不会传达主人的意思。”王加雄试探着武区长。

  “那是不可能的。曹早早也是我们的人,虽然根子不正,但苗是红的,我相信他,也相信你,你们都是党值得信赖的人。你不能怀疑他,我也不准他怀疑你。他对你的过激行为也曾怀疑过,我教育了他。”

  “他怀疑我什么?”王加雄一时又气又恼。

  “不说啦!都是自己人,不去对付阶级敌人,却搞窝里斗,这叫不团结。”

  “区长,我是党员,我向您保证,我决不做不利于团结的事情,好话和坏话也都会听,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说得好!曹早早说你得了财宝后就杀人灭口。我相信,地主婆绝不会让财宝落到长工手里。我坚信你们都是好同志。”

  武区长给曹早早做了那么肯定的评价,王加雄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好带着武区长到了村部。他想起村部大门的钥匙在孙明辉那里,就叫一个正在掐菜叶的女人去把仇八找来。

  仇八依然那么懒散,天都大亮了,他还躲在被窝里不肯起床。不过,这个人最大的好处就是随叫随到。听说王加雄找自己,他一骨碌就从床上爬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跑。

  “有村部的钥匙吗?”

  “没有。在孙村长那里,我这就去拿。”

  “你叫老孙也过来一下!”王加雄补充这话时,仇八已经跑远了。他转身冲武区长笑了笑,说道,“他叫仇八,是很好的同志,就是有点不会过日子。”

  “看得出是个风风火火的人,和曹早早有相似之处。曹早早比他还懒,这都是穷的原因啊!穷孩子有父母管教着还好一点,没了父母就象野人一样。他们就靠一张嘴,一双腿。嘴动,腿就快;嘴动不了,腿就瘫了。我在曹庄蹲点时,曹早早就是通信员,一喊就到,但是叫他自己过日子就不行了。他会整天躺在稻草铺上,饿极了才爬起来烧口饭吃。我曾问过他一天吃几顿饭,他说是三顿。我问是哪三顿,他说是晚早饭、早中饭,吃过中饭当晚饭,真让人哭笑不得啊!后来,听说有个离婚的女人可怜他,经常给他端点饭吃,让他干活他也很听话,就是这样才走上正经道的。经过多次考察后,我想让他当村长,可他的群众基础不行。这也不怪他呀,都是万恶的旧社会造成的啊!不过,当官不行,干活来劲就行。”

  “仇八可没有那么幸运了,现在三十岁了还单身,只有一个老母亲。天下有说不清的怪事,您说的那个曹早早的老婆,就是这个大院里跑掉的媳妇,姓王,就是地主小老婆的内侄女,她们姑侄俩一个是跑过来,一个跑过去,还挺有意思。”

  武区长睁大眼睛,一副困惑的样子。王加雄看似不经意地说道:“这个大院的老宅在东边的唐墩,老地主叫伍亮,他的小老婆叫王小凤,是丢下曹早早爷俩跑过来的,她后来把自己的侄女王小花说给了伍亮的儿子做老婆,再后来,那个儿子跑了,王小花就跑回你们那里了,不知怎么就和曹早早结合了。”

  “这么说,曹早早的妈就在这儿?”

  “是的,曹早早也在这里。他们与伍家的关系不一般。听说早些年时,伍亮就经常以亲戚的名义出入曹家,时间一长,就和曹小娥搭上了,同时还搭上了曹小娥的佣人王小凤,结果两个人都怀孕了。曹小娥打了胎,经过伍亮说合,嫁给伍亮的大哥伍标做了三房姨太太。而王小凤就在家嫁人生下了曹早早,后来,她就跑来了。她们还不都是为了财宝,不然谁愿意做地主的小老婆!又有谁在解放了还来认地主这样的亲爹呢!”

  “嗯,你是领导,多注意一点就行。再说事情已经过去了,什么财宝都不重要了,到了共产主义,所有财宝不都是大家的了吗?”

“对!我们就忙我们自己的。看,我们的孙村长来了!”王加雄迎上去,给两个人做了介绍。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