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西塘雅集 > 诗歌 > 正文

雨过天会晴(徐玥)

发布日期:2016/9/11 16:04:32  阅读:1809  【字体:
 

连绵的雨水在连绵的城市中,有如诗人扬扬洒洒的墨笔,一撇一捺都落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和人们的心里。

我和姝正忙着练习古筝。老师说这次的表演她将会从我们两个中选一个,如果能够参加表演,那会是十分荣耀的,因此接下来几天,必须回家就着节拍器多加练习。

雨在门外越下越大,浓密阴暗的云层后传来遥远的、厚重的雷声。雷雨强大的力量被这一层铁门隔开,打在毛玻璃上,室内的我们只能感受到它威力的万分之一。

我坐在姝的对面为她调着节拍器,快节奏的《将军令》倒也和门外的雷雨声融在一起,磅礴的意境美得不真实。突然,窗外一声炸雷,沉醉在音乐中的我猛然一惊,把姝的节拍器摔到了地上。她也被吓到了,停止了弹奏。

可能是节拍器落地的声音湮沉在雷声里,老师并没有发觉楼下的异常。我捡起节拍器,上面的钢条被我折弯了,显然己经不能用了。姝的脸色可能不太好,大概是被雷声吓得惊魂未定。我向姝道了歉,调好自己的节拍器等待姝再次弹奏。

姝慢慢地整理了一下指甲片,重新弹奏了起来,力度似乎比上次大了一些。

后来老师让我也去练习,快节奏的《塔塔尔族舞曲》我还不能完全跟上,因此也需要节拍器。姝微笑了一下,把节拍器还给了我。我们一直对坐着练习,不过姝没有像往常那样,当弹到慢节奏,手指轻松点的时候抬头对我微笑。

姝练习完便走了,没有坐在钢琴凳上等我。

离表演大概只有一个星期了,我的右手却在这时受伤,被白纱布包得像只棕子。显然是不能再上台演出了。这个名额理所当然的落在姝的头上,我让妈妈把我的节拍器送到姝家,我暂时不需要了。

姝表演的日子到了,而我只能卧在床上努力思考着哆拉A梦是如何用馒头手调摇控器的艰难问题。门铃响了。我小跑过去,用胳膊肘开了门,意外的看见姝站在门口,她的流海湿乎乎的粘在额头上。

姝笑着举起手中的袋子:“雨下得真大,我给你带了蛋糕,巧克力味的。”我们坐在一起看电视,蛋糕是姝喂我吃的。当然,作为报酬,我也给她表演了“哆拉A梦式调电视”。姝笑得很开心,我也陪着她一起疯。

雨渐渐小了下去。姝说该去会场表演了。送走姝,妈妈和我说,姝的妈妈讲,姝得知我手受伤后,哭了一场,一定要在表演前来看看我,才好安心弹奏。我没心没肺地笑着说不至于吧?心里却暖暖的。

掐着点算着,姝现在该到会场了,该穿上她那件金丝小锻裙端坐在古筝前试调琴音,然后该是她正式表演气如山洪的《将军令》,再然后一定会是掌声如潮,姝轻提裙角,优雅谢场!看向窗外,天空如水洗过一样,清澈洁净,阳光耀眼,像姝脸上明亮的笑容!而我,该去拆线了!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