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西塘雅集 > 散文小说 > 正文

我家当年保护了新四军女干部

(王学尊/口述 马一章 马以桂/整理)

发布日期:2016/12/1 16:42:09  阅读:198  【字体:
 

 

我叫王学尊,今年86岁,是高作镇长北村农民。在我的人生经历中,有一件事使我终身难忘。

19419月份,建阳县(今建湖县)在我们镇陆墩村成立,新的民主政权诞生后,县政府机关就驻我们王家宗祠,县委书记金韬和夫人、新四军干部徐婉珍就住在我们家里。我的父亲王立铭以做豆腐、卖豆腐作掩护,专门为抗日民主政府送情报。父亲每天出去“卖豆腐”,当时我仅11岁,父亲经常要我一起随他出去“卖豆腐”。后来我才知道,父亲防止万一被敌人发现,利用我年纪小,把情报给我,让我带着情报跑开,有几回还真的发挥了作用。我父亲1942年因土匪告密,被敌人抓到湖垛镇伪政府打得遍体鳞伤,回来后没几天就去世了,县里专门为我父亲召开了追悼会。

父亲去世后,我们一家人在母亲的带领下,继续为县委、县政府领导和新四军服务,支持新四军,支持抗日。县委书记金韬和夫人徐婉珍待我们亲如一家,跟我们家关系非常密切。

19444月,建阳县抗日形势发生变化,日本鬼子对盐阜区实施大规模“扫荡”,县委、县政府为了安全,决定连夜紧急转移,撤离长北滩。但由于情况十分危急,怀孕在身即将临产的新四军女干部、县委书记金韬同志的夫人徐婉珍实在无法转移,我母亲勇敢地承担起保护徐婉珍的重任。她说:“婉珍由我来保护,我们同生共死,你们走吧!”

第二天,我们庄上大多数人都“跑反”走了,唯有我母亲和徐婉珍及13岁的我呆在家里。母亲把我拉到一旁严肃认真地对我讲:“一会鬼子和伪军来了,你一定说婉珍是你的亲姐姐,其他什么也不能说。”我坚定地点点头。当天上午,敌人气势汹汹地来到我们庄子上,挨家逐户搜查。鸡、鸭、粮食、猪羊都被他们抢劫一空。有几位老弱病残和呆在家里的老人,也被日寇打得死去活来。这时,只见四五个日伪军来到我家,他们端着刺刀,进门就问:“躺在床上的是什么人?”这时,我母亲沉着冷静,不紧不慢地回答:“老总,行行好,她是我的闺女,即将临盆了。”敌人将信将疑,这时,我站在“姐姐”的床边,不准敌人靠近。敌人用刺刀指着我问:“她是你什么人?”我按照母亲事先说好的话:“她是我亲姐姐,你们谁也不准欺负她!”敌人左望右看,一连问了我好几遍,我的回答就是一句话:“她是我的亲姐姐。”

狡猾的敌人见小孩如此坚定回答,见不到什么破绽,也就信以为真,放过了我们一家。敌人走后,我看到母亲瘫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脸色苍白。事后母亲说:“我并不怕死,怕就怕敌人把婉珍带走,要是那样,我就对不起共产党,对不起新四军。”母亲话语一出,徐婉珍泣不成声,扑进我母亲的怀里大喊一声:“妈妈——”

这是一段非常珍贵的友谊,也是发生在抗日战争年代的一个难忘的故事。每当想起这些,我都十分感慨。我希望我们的下一代更应该珍惜和平,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