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方言语汇 > 建湖方言 > 正文

奇怪的感叹语(金之愚)

发布日期:2016/9/5 16:37:27  阅读:549  【字体:
 

 

跟建湖人交谈,经常会听到一些特别奇怪的感叹语。它的奇怪之处,一在于它不用“啊”、“呃呀”、“嗯唷哇”之类的感叹词,而用实词;二在于这些实词所表达的意思,竟与其本义毫不相干,绝不可从词面上去理解,否则会闹出笑话来。

这类感叹语和一般的感叹词有异曲同工之妙。论位置,它们都独立于句子之外,通常放在一句话的前头;论作用,它们都用来表达说话人对某人、某事、某物的情绪、感受、态度。有表示感慨、意外的,有表示埋怨、担忧的,有表示赞叹、惊奇的,也有表示肯定、否定的。

这类感叹语为数不多,但使用频率却很高,使用范围也很广,使用方法又相当灵活。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我以为莫如“杀人”一语。

杀人,本是剥夺他人生命的犯罪行为,为天理人情所不许,为国家法纪所不容。然而,当建湖人把“杀人”作为感叹语使用时,其含义便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变得与行凶犯罪丝毫也挂不上钩,而成为说话人某种情绪、感受或态度的宣泄与表达了。若谓不信,不妨看看下面的几组例句。

    【例一】杀人!一晚上要做这么多作业呀!

    【例二】杀人!这么多作业,他一晚上就完成啦!

例一的“杀人”,是针对学生作业负担过重而发出的感慨,表达出家长的焦虑和担心,意思近乎“不得了啦”;例二的“杀人”,表达的是家长意外的惊喜和由衷的赞叹,意同“了不得呀”。两个“杀人”,不但与该词的本义毫无瓜葛,而且一表忧,一表喜,其间的差别,又何啻于天壤!

     【例三】杀人!谁把我眼镜囥起来了?

    【例四】杀人!眼镜还架在我鼻梁上呢!

例三的“杀人”,是急于用眼镜而又找不到时的焦躁情绪的流露,意如“这下怎么办呢”;例四的“杀人”,则是为自己的粗疏、荒唐感到可笑而发出的自嘲,意如“我怎么这样荒唐呢”。同是“杀人”,表现的却是两样的心情。“杀人”后缀一“  ”字,有加重语气的作用。

    【例五】杀人!电视塔这多高哇!

    【例六】杀人!武大郎这多矮呀!

两例中的“杀人”,都是由惊奇而发出的感叹,前一例赞叹电视塔之高,后一例哀叹武大郎之矮。感叹的原因截然相反,更足以证明这类感叹语在使用时有多么灵活了。

    【例七】杀人!这样的老婆有多贤惠呀!

     【例八】杀人   !有这么贤惠的老婆,他还不知足啊?

例七的“杀人”,是对贤惠老婆的赞叹,肯定其难能可贵;例八的“杀人”,是对不知足丈夫的反责,否定其得福不觉。

以上四组例句中的八个“杀人”,无一与“杀人”的本义相关,全是说话人的感慨之辞,建湖人张口就来,个个都懂,绝不会招致误解,你道是怪也不怪?

类似“杀人”这样的感叹语,建湖方言里还有好几个,不妨就平时耳闻所及,再举些例子来谈谈。

一曰“乖鸡”,意同扬州话里的“乖乖弄的咚”,是表示惊异的感叹语。如:

    【例一】乖鸡!三百来斤的担子,他一挑就走!

    【例二】乖鸡!这么大的工程,不到一年就告竣了!

    【例三】乖鸡!碗口奘的树都被这阵风刮倒啦!

    【例四】乖鸡!一个炸雷,险险乎震聋我的耳朵!

这组例句中的四个“乖鸡”,一表对挑担者力气之大的叹服,二表对工程进度之快的赞扬,三表对狂风之烈的惊奇,四表对炸雷之响的意外。有时,“乖鸡”后缀一“子”字,说成“乖鸡子”;有时干脆说成“乖乖”,无须赘言,其义自与对小孩的爱称不同。

二曰“要瘟”,有时也说成“要不成喽”,意思和惊呼“不得了啦”一样。如:

    【例一】要瘟喽!你昨晚鸡窝门没关呀!

    【例二】要瘟!好好的房子,说倒就倒掉了!

    【例三】要瘟!他只穿一条裤头就跑到雪地里去了!

    【例四】要瘟!天快中了,我米还没下锅呢!

不难看出,这组例句里的四个“要瘟”,都是针对不好的或不该发生的事情而发的感叹。第一个表示埋怨,第二个表示惊怪,第三个表示焦虑和不解,第四个表示着急和自责,个个都与“瘟疫”毫无关系。

三曰“冒汗”,大多说成“冒汗呢”,还有说成“冒大汗”或“活冒汗”的,都是因为事感意外而发,且具极强的否定意味。如:

    【例一】冒汗呢!这么宽的水沟,你一步就想跨过去?

    【例二】冒大汗呢!小小一辆面包车,竟被他塞进二十

多个孩子!

    【例三】冒汗呢!你一下子倒这么多酱油,不是钱买

的呀?

    【例四】活冒汗!你才十四岁,就要谈恋爱啦?

这四个“冒汗”,都表示说话人对所说的人和事持否定的态度,不过语气略有轻重之分而已;第一个兼表怀疑,第二个兼表大出意料,第三个兼含责怪之意,第四个几乎等同于厉声呵斥了。

四曰“哕血”,也有说“呕血”的,常常针对不以为然的人和事而发,其否定的意味也相当明显。如:

    【例一】哕血呢!你想一夜变成个百万富翁啊?

    【例二】哕血呢!这种缺德事真亏你做得出来!

    【例三】哕血呢!一个小小的副司长,竟贪污了两亿多!

    【例四】呕血呢噢!不足60平方米的小套间,他居然

要价50万!

顺便说一下,后三个例句里的“哕(呕)血”,不仅表现了说话人意外的感受和否定的态度,而且简直等同于义愤和斥责了。

五曰“嚼蛆”,不但可以后缀一个“呢”字,还可以在开头和中间夹上一些字,说成“活嚼蛆”、“活嚼瘟蛆”、“活嚼大头蛆”等等。如:

    【例一】嚼蛆呢!你这个大学生写的字,居然不如人家

小学生!

    【例二】活嚼蛆!从来不会水的人,竟敢在大河里游泳!

    【例三】活嚼瘟蛆!五亩地的麦子,你一天能割得了?

    【例三】活嚼大头蛆!一个三岁的孩子,竟被他老子打

成个残废了!

这四个例句所说的事情,或令人不可思议,或令人忧心忡忡,或令人难以置信,或令人义愤填膺,件件都是有悖常理、出人意料的事,当然会引起人们的惊怪,所以说话就用“嚼蛆”这个感叹语来表达他强烈的感受了。

最后要指出的是:第一,倘是外地人乍乍听到这类感叹语,一定会大惑不解,须与建湖人交往多了,才会懂得;第二,这类感叹语是长期活在建湖人口头上的东西,很难在书面上看到。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