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人物春秋 > 革命烈士 > 正文

滕天美烈士(彭淑玲)

发布日期:2012/10/6 14:51:52  阅读:3320  【字体:
 

  

在沿河乡的自强村,有一位叫滕天美的烈士。

 

滕天美,1895年出生,家境贫寒,靠租种地主的土地生活。与那个年代所有的农民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默默承受着生活的穷困与苦难,这样的生活方式,一直持续到那四十六岁。

 

压迫多年的苏北大地渐渐苏醒,革命的火花在苏北大地上频频闪烁,吸引着一些内心渴望平等自由的人。1941年,46岁的滕天美,认识了当时在盐城县十一区民运工作队工作的夏飞、赵振民,他第一次知道了平等这个词,知道了压迫之后应该有的是反抗。46岁的滕天美从一个纯粹的农民成为一名革命者,一名共产党员。对一个种地的农民来说,46岁应该是一个知天命的年龄了。到了这个年龄的人,多半会褪去火气与理想,向命运与生活妥协了。而他的人生,才真正开始。

 

滕天美任乡农救会长,乡农校会会长提升为农教会会长,建阳县成立后(即今建湖县),任县农教会委员。农救会是农民抗日救国会的简称。抗日战争时期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各抗日根据地成立的以贫雇农为骨干、吸收中农参加的抗日救国组织。

 

作为农救会长,滕天美领着穷苦农民打土豪,斗地主,实行“二五减租,四六分收”的方法,大大削弱了地方恶霸的嚣张气焰,使劳苦大众获得生息的机会。任职期间,还协助区公安特派员搞好除奸工作,筹粮、借枪扩大民兵武装,开展反伪化斗争,带头送儿子滕竹辉参军。日伪下乡扫荡,他连续几天不睡觉,帮助塘河大队埋藏武器。滕天美的工作,已经远远超过了农救会长的范围。

 

好景不长,194210月,附近的东夏庄、大崔庄等地进驻了日本兵,当地的大地主戴德山、夏志良之流,摇身一变,成了汉奸卖国贼,从此,日伪勾结,烧杀抢掠,追捕共产党人,白色恐怖笼罩着水乡。滕天美的工作转入了地下。白天隐蔽在茫茫芦荡,夜晚组织发动群众,开展对敌斗争,专门成立了除奸团,滕天美任除奸团团长。在敌强我弱的前提下,和敌人打迂回战、游击战、歼灭战,炸炮楼、烧据点、捉鬼子,敌人准备悬赏捉拿滕天美。

 

1943517晚,滕天美秘密来到家乡桑树沟,召开党支部会议,传达上级关于征收公粮和继续开展对日伪斗争的任务。由于汉奸告密,敌人突然前来追捕。当时的他,完全可以立即转移,摆脱敌人。但为了掩护其他同志撤离,滕天美不幸被捕。那个年代的人,遇到困难时,哪怕是与生命安危有关的困难,第一想到的,多半不是自己。把生留给其他人,这是他们最直接的思维方式。

 

滕天美被带到不远的东夏庄敌据点,连夜突击审讯,他们想从他的嘴里,掏出有价值的东西,地下党员的名单和埋藏的枪支地点。敌人用了与渣滓洞审讯共产党人那样残酷的刑罚,针刺十指、烙铁烙全身、沸水烫、刺刀戳、踩扛踩、皮鞭抽,这些酷刑,不是一个个简单的汉字,它们都是挑战人的疼痛神经的罪恶手段。敌人寄希望于这些曾经令许多人发抖、丧失意志的酷刑能在他身上产生作用。滕天美坚定地说:“要命有一条,要我出卖同志,交出武器办不到!”最后,他的牙齿被打掉,腿被踩断,遍体鳞伤,但始终没有说出一个字。

 

1943518凌晨四时,滕天美同志被秘密杀害。牺牲时,年仅47岁。在行刑前,伪旅长又一次劝降,滕天美没有理睬,对于苟且的偷生,他是不齿的。他的头颅,被割下来挂在东夏庄大桥上示众。这些历史中的文字,带给我的,除了震撼,更多的是肃然的敬意和无限的隐痛。

 

滕天美烈士牺牲后,当时的建阳县政府把义滕乡(今沿河镇)更名为天美乡,以纪念这位血性刚烈的忠义之士。

 

滕天美这三个字,在建湖战争史上,是坚贞不屈的代名词。我问过我身边的人,可否知道有一个叫滕天美的烈士?我得到的答案多半是否定的。这样一个烈士的细节,在阔大的历史进程里,真的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已经学得那么精明,那么识实务的我们,还有谁愿意在乌合之众的压力下坚持自己的修为?有谁还愿意把自己的信念高高举过额头呢?相比之下,作为一个人,我们是不是少了些什么?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