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人物春秋 > 革命烈士 > 正文

聂绀弩诗《访东平故居》问疑(唐张新)

发布日期:2011/10/17 16:48:03  阅读:2306  【字体:
 
 
 
    丘东平秉性率直,好友并不是很多,而聂绀弩与他却是少有的挚友。聂绀弩是中国现代著名作家、古典文学研究专家,解放后因受胡风事件牵连,1955年被处以留党察看,1958年初又被定为右派,开除出党,押送东北北大荒劳改,1961年回京在政协文史委员会任文史专员。不久,他即去看望当年挚友丘东平的老母亲,在此期间,聂绀弩创作了《访东平故居》,他在自己处境非常困难的情况下,还是凭着文学家的良心与学者的眼光,充分肯定丘东平的盖世之才,极誉他在文坛上是“霸才”。这几首诗既是研究聂丘交谊的重要作品,更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重要资料。笔者阅读此诗时,遇有几个问题,提出来就教。
 
    一是聂绀弩访丘东平故居的时间及诗歌创作的时间。丘俊《东平驱驰的足迹》(许翼心、揭英丽《丘东平研究资料》)中记云:“(聂绀弩)是1962年亲访故詹祖母,携米糕、茶,长谈之后,留赠祖母二十元辞去。”丘健生《丘东平故家》(出处同前)记云:“1962年间,文坛大家聂绀弩挈上茶点自京来方东平老母亲,叙谈多时,说有事可告知刘主席……临别留予款子以慰抚。不日即见聂氏《访丘东平故〖居〗诗四首》于《文汇报》。”据此看,聂绀弩来访是1962年间,诗歌发表的时间在此后不久,作者用的是“不日”,可见时间据来访当是很近。在丘东平故居中陈列的聂绀弩的访故居诗,未标明来访时间,而创作时间标为1964年5月。
 
    二是聂绀弩访故居诗首数及诗题。前引丘俊文章、丘健生文章均云为四首,而丘东平故居里陈列的为三首。丘俊文记诗题为《访东平故居四首》,丘健生文记诗题为《访丘东平故〖居〗诗四首》,其实丘俊一文即为丘健生整理,诗题小异,或者是为文时未多注意。丘东平故居中所陈列的诗题为《访丘东平烈士故居》。若有人查到《文汇报》所刊或能释此疑。
 
 
    三是诗的内容。丘俊、丘健生、故居所录三个版本,有大异亦有小异。
 
    先说丘俊文章所录,为四首,其注云“见于1903年香港《大公报》”,其中1903年自然有误,然而具体是哪一年,因笔者无法查阅到这类资料,无由判断,如果是1963年则此诗创作时间又多了一种说法,而故居所标1964年5月的说法则显然有误。丘俊文中所录的四首诗为,其一:“英雄树上无花开,麻佛垄边有草菜【莱】;难兄难弟此茅屋,成龙成虎各风雷;才三十岁真雄鬼,以第七连最霸才;慈母八旬披白发,默迎儿子故人来。”其二:“抛却南山一敞庐,左提枪杆右携书;儿曾天下文章伯,肯是沙场怯弱夫?游击战巾【中】遭遇战,一头颅博万头颅;人间换后江山美,愁绝国殇不可呼!”其三:“拥笔千枝又万枝,满怀革命战争诗;犬儒惜墨如金处,虎口涂鸦以血诗;连长所遭惟昔斗,队员通讯有雄姿;生前小说扬无敌,死后梅花史督师。”其四:“百战中原两仲谋,有人倚阅【闾】几阳秋;壮哉野泽三春草,赌掉乾坤一颗头;此日登堂才拜母,他生横海再同舟;问谁梅陇行经处,不指衡门话虎丘。”《丘东平研究资料》此诗下有一注,当是丘俊文章的原注,注云:“聂诗第二句‘麻佛垄’即马福垄,北方音,聂氏是1962年亲访故詹祖母,携米糕、茶,长谈之后,留赠祖母二十元辞去。”另外,此诗中有数处文字似误,及诗中标点亦不甚规范,不知原载资料如此,还是《丘东平研究资料》录入时失校,因无法查到《海丰文史》1987年第5辑及《大公报》,无从指正,只是疑字误处以【】标出,标点则一仍其旧。
 
    丘健生见此诗于《文汇报》,不过只录了第一首的前四句、第四首的后四句。第一首前四句,此文中录为:“英雄树上没花开,马福垅边有草莱,难兄难弟此墙屋,成龙成虎各风雷。”此第一句中无花开作没花开,第二句中麻佛垄作马福垄,第三句中此墙屋作此茅屋,应该说均为小异,其中此茅屋之说显误,因为丘东平故居民国7年改建前即为瓦屋。第四首的后四句与丘俊文全同。这样看丘俊、丘健生两个版本当是同一个源头。
 
    最后看一下丘东平故居中所陈列的聂绀弩的三首诗,这三首诗最后有注,注云“此诗作于一九六四年五月”,当是故居布置时设计者所加。我们来看诗吧,其一:“英雄树上没花开,马福兰村有草莱。难弟难兄此墙屋,成龙成虎各风雷。才三十岁真雄鬼,无第七连也霸才。老母八旬披鹤发,默迎儿子故人来。”其二:“任是尸山血海行,中华儿女志干成。哀兵必胜古兵法,时日偕亡今日程。游击战中遭遇战,一书生死万民生。人间换后江山美,百丈碑刊勇者名。”其三:“小仲谋追大仲谋,有人闾倚几阳秋。壮哉野泽三春草,赌掉乾坤两颗头。此日登堂才拜母,他生横海再同舟。范张鸡黍存悲殃,蘸笔南溟画虎丘。”
 
    不难看出,这个版本与两丘所依的版本差异很大。第一首与两丘文中所录差异最小,前四句与丘健生文所录全同,第六句丘俊文所录为正面直陈,而此处为反面强调,从诗语上看“无第七连也霸才”更新颖有劲。第七句也只是鹤发与白发有异。其中,英雄树,即木棉树。难弟难兄字面上只是指丘东平与丘岛人兄弟,实际还包括了丘国珍、丘永俊(即丘俊)两人,是说丘东平兄弟数人早年投身国民革命,后来虽然分属国共两大不同阵营,但却都历尽坎坷。第七连,即《第七连》,是丘东平抗战初期创作的著名小说。第二首差异最大,只有“游击战中遭遇战”、“人间换后江山美”两句外,全不相同,而且构思基点也很是不同,两丘所录着眼丘东平烈士志向,而故居所录则着眼中华儿女同仇敌忾之背景。故居所录之诗中,干成,疑当作干城,盾牌和城墙,喻指捍卫国家的将士。时日偕亡,即“时日曷丧,予及汝偕亡”的缩略语,语出《尚书·汤誓》,夏末时桀帝残暴,自诩为太阳,百姓们则咒云:“太阳啊太阳啊,你什么时候死啊,我情愿与你一起灭亡!”这里是表明中华民族决死求胜之心。两丘所录第三首此处无相对应之诗。第四首与两丘所录第三首前面四句小异,第一句“小仲谋追大仲谋”与“百战中原两仲谋”,疑均是指丘东平与其五哥丘岛人兄弟俩,借孙权来指代两兄弟有雄才大略,所以句式虽很是不同,其意思是相同的。第四句两丘所录为“赌掉乾坤一颗头”,那就是只是指丘东平而言,虽说也可以讲,但与前之“两仲谋”不甚衔接,与“有人(指其老母)倚闾几阳秋”也不甚衔接,而故居所录“赌掉乾坤两颗头”则是指丘东平兄弟俩,语意则甚至为贯畅。最后两句是承“此日登堂才拜母,他生横海再同舟”而言的,“此日”两句表达的是聂绀弩与丘氏兄弟情逾手足、志同道合的情感,两种版本后面所续的两句都把这种情感进一步深化。两丘所录“问谁梅陇行经处,不指衡门话虎丘”,衡门指贫户所居,这里当代指丘东平故居。故居所录“范张鸡黍存悲殃,蘸笔南溟画虎丘”,范张鸡黍,语出《后汉书·范式传》,后来用来形容朋友之间的深情厚谊。聂绀弩,这种朋友之情,同志之情,在聂绀弩的诗中不难体味,可以想象,当烈士那满头白发的八旬老母,拉着儿子故友的手,怎么也不想放开的时候,我们自会懂得“闾倚几阳秋”中间对我们民族的默默付出。
 
    最后就诗中“虎丘”作些臆测。此处虎丘当不是指苏州之虎丘,从两种版本来看,最大的可能都当是指其故居附近某个山头,特别是“蘸笔南溟画虎丘”更表明,此虎丘当位于南溟一带。笔者在故居瞻仰时未能细研诗意,就此点失问。还有一种可能,此虎丘是承“成龙成虎各风雷”而来,即成龙成虎之丘氏兄弟之意,似乎也可讲得通。
 
    笔者是先见到故居陈列的三首诗,后来才见到《丘东平研究资料》中所录的四首诗,所以在故居时未及询问故居陈列的三首诗之来源及聂绀弩来访之细节,再加如《大公报》、《文汇报》等资料一时无法查阅,只能把自己的观察与粗浅想法录下,以求教于大方之家及知识之士。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