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方言语汇 > 语言研究 > 正文

建湖方言中的禁忌(金之愚)

发布日期:2012/12/19 17:14:11  阅读:1687  【字体:
 

 

时值隆冬,春节将至,届时家家户户又该换贴新的春联了,我由是想起幼年常见人家门楣上贴的一句话:姜太公在此百无禁忌。这样的红纸小横披现在也还贴,只是内容大抵改为“三星高照”、“美满家庭”、“迎春纳福”和“新春大发财”之类的吉祥话了。

 

所谓禁忌,就是不许说犯忌讳的话、不许做犯忌讳的事。专家告诉我们,禁忌产生于原始社会。那时科学水平低下,人们对某些事物缺乏正确的认识,或视其为神圣,或视其为不祥,或视其为不洁;在言谈举止中一旦触及这类事物,必将触犯神怒而遭到神的惩罚,轻则自受苦难,重则祸及全家甚至整个氏族。这种灾难性的后果,岂不吓煞人也!于是人们立下条条禁忌,用以规范自已的言行。

 

时时处处一言一行都能严守禁忌,真真谈何容易!万一不慎说了犯忌讳的话,或是做了犯忌讳的事,怎么办?人不愧是“万物之灵”,他们请姜太公来帮忙消灾弥祸。读过小说《封神演义》的人都知道,各路尊神都是这位老人家封的,他不封你,你就成不了神。所有的神对他都怀有三分敬畏。人们在过年时用红纸写上“姜太公在此”往门楣上一贴,就算是把他老人家请到了家。于是在这一年里,家中任何人偶尔犯了忌讳,神也不敢生气,怕的是姜太公开除他的“神籍”,而这户人家也就“百无禁忌”,说话做事再也不必顾虑重重、小心翼翼的了。

 

大人们还好说,小孩子可就麻烦得多。他们天真幼稚,想说什么张口就来,绝不会想好了再说,犯忌讳的机率要比大人们多得多。特别是逢年过节或是喜庆日子如结婚做寿、砌屋上梁、店铺开张、新船下水等,孩子们欢喜蹦跳之际,说话更是口无遮拦。为此,有的人家就在梁柱上、灶门口、船仓内贴上红纸条,上写“童言无忌”四字,算是专门替孩子向神打个招呼,请他们不要因为一句半句不妥的话跟小孩子过不去。旧时也有写成“童言妇语一概无忌”的,这就很有些轻视妇女的意味,殊不可取。

 

平心而论,并非所有的禁忌一律缘于迷信,有的甚至还“禁”得相当在理。这在建湖方言里,例子可谓俯拾即是。

 

建湖方言中的禁忌,大体可分以下三类情况。

 

第一类,尽量避开那些“不吉利”、“不吉祥”的字眼,用另外的字来代替它。如:不说“死了”,而说“老了”(指年长者)、“走了”(泛指成年人)、“跑了”(指小孩);不说“霉”,因它与倒楣的“楣”字同音,而称衣物上的霉斑为“财神点子”;不说“蚀”,因易使人想到做买卖亏本,“舌”与“蚀”同音,故改称牛、羊、猪们的舌头为“口条”;“碎”字表示不完整,故打碎了碗盏傢伙时要说“岁岁平安”,“岁”与“碎”同音,变坏事为好兆头。这类禁忌,是人们趋吉避凶、趋福避祸心理的反映,实属正常,没有什么不好。

 

第二类,尽量避开那些“不尊重”、“不礼貌”的字眼。如:将先人的画像或照片挂到墙上,不宜说“挂”,说了便是大不敬,而要说“请”;将祖宗牌位摆放到条台上,不宜说“放”或“摆”,而要说“请”或“供”;端着死者的遗像送葬,不宜说“端”,而要说“捧”,以示恭敬;称遗体忌说“尸”,说了也是大不敬,故称停尸床为“高铺”;对肥胖者不宜说“胖”,更不能说“肥”,说“胖”易使人不快,说“肥”简直无异于骂人,应改称“发福”;提及痴疯者,不宜直称为“疯子”或“痴子”,须改称“十三点”,因“痴”字正好是十三划。这类禁忌,都是出于对他人的尊重,前四例尤其体现出“死者为大”的精神,不可一概予以否定。

 

第三类,尽量避开那些“不雅”、“不洁”的说法。如:称“解小便”为“方便”,显得含蓄而无伤大雅(此说疑来自“放便”,“放”即排,“便”即溺,“方”与“放”同音);称“解大便”为“出恭”(此说源自明代国子监学规:学生有事离开教室或考场,须领“出恭入敬”牌);国人素以性事为不洁,故各地对此均有异名,建湖方言则以“恭喜”代之;成年人洗下身,称为“用水”;蚕蛹形象欠佳,言之难免瘆人,故改称“红粮”;虱子言来不雅,改称为“富贵虫”。此类禁忌,在公共场合尤须严格遵守,以收谈吐文明之效。

 

最后附带说一下,建湖各个行业的从业人员,又都各有其说话的禁忌。如:行船的忌说“住”和“帆”,因“住”与“驻”同音、“帆”与“翻”同音,所以将吃饭用的“箸”改称为“筷子”、“帆”改称为“篷”;演艺界耻言“钱”,称钱为“连铛子”;又羞言“烟”,称香烟为“熏条子”等等。尤其是数目字各行业均有其特殊的说法,如铜锡业界同仁就以旦、衣、寸、口、丁、龙、青、戈、欠、田代替一至十这十个数目字,据说是为了老板与伙计议价时防止被人听了去,这可是重要的“经济情报”,极须保密的。此类禁忌,有个专门的名称,叫作“切口”。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