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方言语汇 > 建湖方言 > 正文

建湖方言辞典(Z声部[四])

发布日期:2013/2/28 17:39:07  阅读:2938  【字体:
 

 

【杂句杂言】    【杂嘴杂言】   就是指外人说的背后言。例1:有些事情你要当心呢呀,最近我听到不少杂句杂言的呀!例2:作为我们组织部门,是不可能把社会上的杂嘴杂言当个话的,但是有些话事出有因,我们不能不查!

 

【遭雷打的】    骂人遭雷击不得好死。

 

【揸手六脚】    【揸巴六手】    就是形容手舞足蹈的样子。例1:不晓得他拾到多大个欢喜团子,我看他揸手六脚地在那块说呢!例2:你说话就说话,不要揸巴六手的,难看哪!

 

【渣不来腮】    取其音,用字待考。一是形容面食、泥土等水份过少缺乏黏性的样子。例1:你们这个水泥沙浆是几比几啊,这么渣不来腮的能行吗?二是引申为人与人之间不团结的样子。例2:他们那个倒头班子老是渣不来腮的,这次老张调去不晓得能不能好些呢?   

 

【盏花不动】    连灯盏上的火花苗一动也不动,就是形容一点风也没有。例如:今个天热呢呀,外头盏花不动啊!

 

【张口帕腮】    就是形容开口请别人办事情的为难样子。例1:买双皮鞋为了省几十块钱,叫我去跟人家张口帕腮地要张票,我看不至于。例2:你们只晓得嘴一踏不费劲,我这块要跟人家去张口帕腮地讲人情。

 

【丈母奶奶】    就是指岳母。一般是有了孩子的称呼。

 

【争气负气】    就是指争气的意思,负气在这里没有意思,像这样的偏正词组还不是多见的。例1:小夫妻俩要是争气负气地苦的话,三五万块钱债怕什呢啊!例2:儿子,要争气负气地学呢呀,要学出个人样子来呢呀!

 

【整脑壳子】    【整脑筋】    就是指脑筋不太灵活的意思。例1:难怪人家说,大老李是整脑壳子,就这么个事情,我说到现在你都没能弄得懂。例2:小老陈是个整脑筋,像这些事情他就会不过来了。

 

【正头主子】    就是指真正的主人。例1:你们这个工地的正头主子到底是哪个,请他跟我说话。例2:你们打架会打呢,什话没得个正头主子站出来说话呀?

 

【支气管炎】    这是一句与“子妻管严”谐音的诙谐话,就是指怕儿媳妇的意思。例如:老王看了大半辈子,将门把个“气管炎”看得好些,儿子一结婚,他又把个“支气管炎”犯了。

 

【吱五拾六】    取其音,用字待考。就是形容随意指手划脚、说三道四的样子。例1:他凭什呢到我这块来吱五拾六的呀?例2:你代我带个口信把他,他如果再敢在我不在家的时候到我这块来吱五拾六的,还不要怪我姓符的跟他不客气。

 

【吱啊一声】    就是指说一声、打个招呼的意思。例1:他走的时候跟我吱啊都没吱啊一声。例2:当时你只要吱啊一声,弄个车子把你送到徐州有什呢话呀?

 

【执票其付】    【执票取付】    本意可能是凭票付货,后来被引申为理直气壮的意思。例1:凭条子去拿钱,执票其付,不要找任何人,连香烟都不要敬一根。例2:现在拿钱买东西是执票取付的事情,不要去找张三找李四。

 

【直腿直脚】    骂人死了。

 

【重实实的】    就是形容蛮重的样子。例1:这小丫头抱手里还重实实的呢!例2:你掂量看看,这根项链重实实的呢!   

 

【周吴郑王】    就是指一本正经的、郑重的意思。这本来是宋朝百家姓开头的第二句,为什么会在建湖方言中引申出这个意思来,是否跟“周正”与“周郑”有关?待考。例1:我不跟你没大没小地瞎开玩笑,我周吴郑王地跟你说个事情。例2:这个事情可是个周吴郑王的事情哪,你要当个事情办哪!

 

【皱巴巴的】    就是形容纸张、布匹、皮肤发皱的样子。例1:你个脸上怎法皱巴巴的呀?例2:那个衣裳又没烫下子,皱巴巴的怎法穿呀?

 

【主意罐子】    就是指足智多谋的人。例1:他是个主意罐子,鬼主意多呢呀。例2:这个伢子真是个主意罐子,他能想出无名的主意来哄你的钱。

 

【砖头渣子】    【砖头溜子】    这两个方言词同时列在《汉语方言大词典》P3927,解释同样为江淮官话,意思同样是“细碎的砖渣”,举例同样是江苏盐城。但在建湖方言中,这两个词汇是有区别的,砖头渣子是指细碎的砖渣,一般都说用砖头渣子铺路,而没有“用砖头溜子铺路”的说法;而砖头溜子则是指破碎的砖块,破碎,不等于细碎,在建湖方言中,能听到“他拿起个砖头溜子就要砸我”、“你不是把砖头溜子往人家眼睛里塞吗”这样的说法,在这里“溜子”“渣子”绝对没有交换的说法。还有平时,也常说“找个砖头溜子把个床腿垫下子”,就不能说找个砖头渣子垫床。

 

【拙口笨腮】    【拙口钝腮】    就是指不善言辞。

 

【拙拙农农】    取其音,用字待考。就是形容很笨拙的样子。例1:他那个拙拙农农的还能学开车子呢呀?例2:你去弄下子吧,把他拙拙农农的弄得早呢!

 

【紫了眼了】    就是形容吓得傻了眼的意思。建湖有歇后语:“桑树枣子擦眉毛——紫了眼了”。“红眼”已经较狠,“紫眼”当然更狠了。例1:我到那块一望,紫了眼了,整个人样子已经看不清楚了。例2:我跟你说实话,我要他吓了紫了眼了。

 

【走皮辣谎】   【周比辣谎】    就是指撒谎的意思。例1:那个人走皮辣谎,不能把他个话当个话。例2:那个主子一天到晚周比辣谎,一屁股十八个谎。

 

【钻墙挖洞】    就是指千方百计、想尽一切办法的意思。例1:你就是钻墙挖洞,也要在15号之前帮我搞来二十万块钱!例2:他真能钻墙挖洞呢,把个伢子弄到天津去上学了。

 

【坐家三品】    就是指坐在家里摆架子得罪人。例1:你赶紧把香烟拿起来,丑就丑些,必须抽我的,我如果坐家三品的,不要你骂吗?伙家!例2:人家能从哈尔滨摸到我建湖来,我们不到南京去接,那我们真是坐家三品啦。如果别人说你坐家三品,则有骂人之意,暗暗骂人为狗。因为狗子坐下时呈“品”字形。

 

【做电灯泡】    就是形容不知趣地呆在谈情说爱的人中间、妨碍恋人亲昵相处。一般谈情说爱者有点害羞,总想在背住人的地方,引伸到暗处、夜晚,如果有个灯泡在那里亮着,多不好呀。例1:我家个小家伙到底小呢,他表哥谈朋友,他前头后头跟住了做电灯泡子,他还不晓得,表哥也不好说。例2:你们小两口子上上海去买结婚东西,叫我去做电灯泡子呀,我才不去呢。

 

【吱鼓扭腮的】    取其音,用字待考,就是指不满意想说而又不敢说的样子。例1:能以这个价格收你这么多货的确是很不错的了,你如果再吱鼓扭腮的,老总一气手一挥全厂一个价,那你也没办法。例2:不要吱鼓扭腮的啦,像你家这个条件是很不错的啦!

 

【周年到头的】    就是指一年到头的、经常、常年的意思。例1:他周年到头的这么忙。例2:他周年到头的从来不请大家来吃顿饭。

 

【煮鱼不要葱】    这是指说别人狐臭的委婉语。例1:听说薛家这个人家是煮鱼不要葱啊,你要访访呢呀!

 

【栀里花,茉莉花】    花是话的同音字,喻指这个话,那个话,话太多。也就是指这个名堂、那个名堂的意思。例1:你不要再栀里花、茉莉花没得底的了,凭你考的那个分数,能把你上这个学校就不错的了。例2:那个人真是叫个不能惹,一天到晚栀里花、茉莉花太多。

 

【猪不吃,狗不闻】    就是喻指一文不值的意思。亦指没用的物件。

 

【猪老臊,狗老臊】    就是指不分贵贱的一帮人。例1:一天到晚,他那个猪老臊、狗老臊又没得底,不晓得是哪块来的。例2:你下回再把那帮猪老臊、狗老臊带家来,我不带你烧把他们吃啊。

 

【做官把印丢了】    就是喻指做事忘了根本和关键。例如:你真瞎扯蛮,当会计的记不得个支票密码,真是做官把印丢得了。

 

【在老鼠尾巴上摇呢】    就是指事情还在摇摆之中的意思。例1:一把手亲自跟我说的,叫我到县直哪个学校当一把手的,说了半年还在老鼠尾巴上摇呢!例2:他打电话安排两个人到我厂里看传达室,我厂还在老鼠尾巴上摇呢,连地皮还没落实呢,砖瓦还没下窑烧呢。

 

摘自姜茂友、徐清国合编《建湖方言》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