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方言语汇 > 建湖方言 > 正文

建湖方言词语之一(转自《建湖县志编纂随录》第22章)

发布日期:2011/10/18 10:36:46  阅读:4752  【字体:
 
 
     建湖方言词语,从流行域角度讲,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土语词,仅仅流行在口语上,如,罢不唠(罢啦)、多晚(何时)、该个(今天)、落头(地方、空间)、梅个(明天)、头上来(开始)、头先(以前)、先大头(从前)之类,书面上都自然地转化为普通话词语。第二类是泛方言词,如靠船下篙、肉滚滚、结结巴巴、刮刮叫等,虽说建湖境内流行,但外地也广泛流行,远远超出淮剧流行的范围,有的已为普通话吸收。第三类是方言词,也可称之为单纯类方言词,它既不像土语词那样范围狭窄,又不像泛方言词语那样范围广阔,介之于两者之间。当然,要绝对区分出土语词、方言词、泛方言词,有时还是比较困难的。由于许多建湖方言词语的汉字写法尚无定论,这里只是依据通常的习惯写法。
 
    本部分由葛金求供稿,杨树溪等参与审订。转自《建湖县志编纂随录》一书第22章。
 
吖冤:故意冤枉。吖冤人不费劲。
吖糟话:故意说叫对方生气的话。说些吖糟话,弄点臭气叫他作作。
捱巴巴:呆板。做事捱巴巴的,没得一点眼头见识。
捱摆:明摆着的意思。捱摆是那几个人在背后捣的鬼。
捱菜:呆板。他是个捱菜人,恐怕说不通。
捱黄:挨日子。懒骨头,在铺上捱黄呢。
捱头:肯定。捱头就是那几个毛头小伙子干的。
捱头数:定数。捱头数就那么几个人。
爱小:贪小便宜。克服爱小的坏习惯。
安安:数量不多。就剩下安安的了。
盎刺:亦作昂刺,不团结人。他有点盎刺,别人不靠他。
懊憾:懊悔。牛已过河了,还懊憾什么呢!
 
扒滑:耐滑。这双鞋子不扒滑。
把脸:给对方面子。把个脸给他,他还揣皮呢。
霸壮:坚固结实。小子打的很霸壮。
半顿:不遵常理,易耍脾气,二半吊子。半顿话下回少说些。
半虚空:半空中,引申为突然间。半虚空里撂下个八万。
半中腰:中间;半截。半中腰里出个岔头。
报疤:报复。这事他不会轻易放过,一定会报疤的。
背害:连累受害。这孩子没育得好,家长肯定要背害。
背道:偏僻。西村离县城一百多里,没有公路直达,很背道。
背理:理亏。小家伙背理了,今天没耍赖。
摆色、摆帥:显示自己学问大、本领强、钱财多。小敏考了个一百分,到处摆帅。
逼鼠:有威信,有慑服力。派他去是个好办法,逼鼠呢。
拨唆:摆布别人。他反会拨唆人?
秕秕大:很小。房间秕秕大,摆不下个五斗橱。
变脸:翻脸。他会变脸呢,小朋友不喜欢和他在一起。
变恼:友好变仇视。他俩原是一对好朋友,上次因为一件小事变恼了。
布派:安排、指挥。叫张三,喊李四,他真会布派人呢!
不多:活该。这次他吃点亏,一点都不多。
不脱:不断。不脱有人找他麻烦。
 
嘈人:饥饿。胃子有泛酸水等不舒服的感觉。感到嘈人,上铺休息了。
查告:查问、打听。查告别人的闲事倒凶呢!
缠魂、缠丝:行动拖拉。张郎等李郎,活缠丝。
敞门档:家未关,家无人,直进无阻。敞门档,保管自然而然添了点麻烦。
畅痒:磨擦以止痒。槽里吃食,圈里畅痒。
吃瘪:吃批评,碰壁。这回吃个大瘪,他也没吸取教训。
吃逗:害怕。他吃逗泥工生活。
吃工:费工,费时间。这是绣花活,可吃工呢。
浾气:湿气。地上浾气大,一定要铺上席子。
充军:古代刑罚,讽刺人在外面乱转。你到哪里充军的,到现在才家来?
充雄:逞能、出风头。腰里无铜,不能充雄。
冲家:倾家荡产。产品窝在家里,这下可要冲家了。
冲头人:不容分辩,大声批评指责人。他这个人,死会冲头人。
盹:打瞌睡,引伸为头脑不清醒。不是这个情况,你盹呢!
杵塞人:顶撞人。不问情由,杵塞人不费劲。
醋心:胃里泛酸水。生冷的东西吃多了就会醋心。
嗾哄:怂恿、嗾使。心术挺坏,专门撮哄人干坏事。
撮忙;帮忙。锅烧透了凑把火,欲不着你撮忙。
 
打当:打扫、收拾、清理。猪圈需要打当一下。
打挡:阻止别人干某件事。我已准备去学习了,就怪老吴从中打挡。
打蹾蹾:扶助小孩子学习站立。不要着急叫伢子打蹾蹾。
打晃:站不稳。病刚刚好,走路还有些打晃呢。
打澎澎:游泳时两脚在水面上拍打。刚下水,小军就开始练习打澎澎了。
打散:聚会以后,各自回到原处。同学聚会之后,便各自打散了。
搭浆:质量差。浑身上下都是新衣服,只是帽子有点搭浆。
带载:顺带做的事情、副业。修汽车为主,修摩托车只是个带载。
刀头:承诺的条件。准他个刀头,他连面三从地上爬起来。
倒头子:不可能。他能考上重点中学吗,倒头子!
倒赌:达成交易后又反悔。刚跟人家调换过来,现在又去倒赌。
得胜:小孩子在大人面前撒娇。这孩子有点人来疯,一有客来便得胜。
得为:特地。为这事他得为办了一桌饭。
刁巴:迎合对方心理巴结的样子。看他那个刁巴样子。
刁蛋:寻找借口,不听话。平时养成爱吃零食坏习惯,吃到三顿就刁蛋。
刁歪:调皮;不肯还钱。钱借给他,再跟他去刁歪,何至于呢!
定刀:拍板。不啰嗦了,今天就定刀。
丢裆:丢脸、出洋相。初次登台,丢裆挂相也不算什么。
丢点:开始下雨。眼看就要丢点了,快些走吧!
丢孬:失面子。小军是个硬铮汉子,他才不肯丢这个孬呢。
抖活:为摆谱而乱花钱。外出打工,刚弄到几个钱,便抖活起来了。
陡陡的:陡然。这孩子,最近陡陡的不听话了。
堆头:份量、块头。这个家伙长的人高马大,堆头不小。这袋米堆头不小。
兑哄:哄骗。事情真相早就有人透露,你不要再来兑哄我了。
多晚:什么时候。多晚公共汽车才能到。
掇粥:小火熬粥。找上门的时候,她正在掇粥。
讹错:讹差。这账有讹错,请重新算一遍。
 
发狠:扬言。老发狠不见行动,自然失去了威信。
发物:容易使疾病发生变化的食物。有人说公鸡鲤鱼是发物,劝他少吃为佳。
翻巴:折腾、卖弄。这孩子有点翻巴,昨天穿的花裙子,今天又换上红裙子。
翻犟:不服从、不驯服。这孩子会翻犟,你要好好调教他。
翻嘴:顶嘴。让她翻嘴,说出内心话,才好对症下药。
犯绝:朝坏的方向发展。最近有些犯绝,孩子常常早饭不吃就上了学校。
犯物:相克的食物。这两样东西是不是犯物,还有待进一步证实。
犯嫌:讨人嫌。你读书他打闹,真犯嫌。
饭米串:饭米粒。吃饭还来饭米串喃!
疯厮:尽情玩耍。这孩子能疯厮呢,满头大汗还不午睡。
 
尕尕:很少、很小。一大盘菜上桌,一刻功夫就剩下尕尕了。
该派:应该。这事不是该派哪一个做。
改口:反口、反悔;新媳妇对婆家人改称呼。过不长时间,小英便改口了。
干靠:生活清贫。干靠的生活,营养不良,使她长得很瘦弱。
甘慰:特地慰劳。家境不好,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干慰他。
干淡:不合群。这个人的脾气可有点干淡。
赖:小孩子因要求未得到满足而耍赖。由他赖去,不睬就行了。
嗓:吵嘴。邻里之间,常因小孩子嗓。
搞伙:饮食起居的消费。上次住院,搞伙不小。
搞唠:小孩子闹纠纷。小孩子搞唠,过一会又蹲在一起玩了。
搞毛:纠缠不清。这账目不知在哪块有点搞毛。
根脚:①事物的基部,如碗根脚、草堆根脚等;②喻做事不彻底。做事不要留根脚。
跟脚:鞋子合脚。鞋子不跟脚,走路落在人后头。
够人:使人发腻或生厌。大肥肉太够人了。
箍路:绕路。大桥坏了正在修,上厂里还得箍一段路。
呱话:话多,叫人厌烦。就这样做,不要呱话呐撒的。
呱嘴:夸夸其谈,令人生厌。一张呱嘴,不讨人喜欢。
刮窍:窍门。要想学得好,勤奋固然重要,还要开动脑筋找刮窍。
刮人:含沙射影。她说话喜欢刮人,太不象话。
怪带:脾气古怪,不打人缘。这人脾气怪带,跟谁都合不来。
椁道:名堂。究竟做的啥椁道,叫人不理解。
啯局:怂恿。挨人家一啯局,他头一个开炮。
过人:传染。感冒最容易过人。
 
哼吞:做事不干脆。看他那个哼吞样子,叫人真替他着急。
齁摸:教训收拾别人。找个机会,齁摸他一下。
厚实:份量足,实惠。家底子很厚实,引起别人自然产生羡慕的目光。
忽涂:面粉加水直接搅拌制成的食品,引申为糊涂。这盆稀饭,经他一搅,成了忽涂浆子。
滑边:离谱,办事、说话超过应有的限度。说话老滑边,给人留下饭后谈话的资料。
滑碟:办事圆转,又作滑渫、滑渫渫。这事办得蛮滑碟,大小人没有一个不夸奖。
滑子:纰漏。缺少监督,出下滑子来没得小。
獾躁:动作迅速。上课时间快到了,你獾躁些吧。
荒告:东西的雏形。元月底之前,先拿出个荒告来。
活套:灵活。遇事要稍微活套一点,不该太呆板。   
惑得了:突然遗忘或出错。数学考试,有一道题把他弄惑得了。
 
架势:请别人帮忙或提升档次时说的客套话。这次请你架架势。
夹当:在两件物体之间。在两夹当之间再仔仔细细找一遍。
尖串:聪明,会算计。尖串人讨一辈子便宜,这回吃了个呆亏。
拣口:怀孕。新媳妇拣口了。
拣嘴:挑食。这个孩子吃东西拣嘴是个坏习惯。
见告:显得数量丰足。马荠菜做馅心可见告呢。
见相:露了马脚。这次见了相,犯私了。
紧忙:抓紧。你放紧忙些,交卷的时间快到了。
就手:手一伸就能拿到,很便当。样样工具齐全、就手,干起活来就顺当了。
局气:运气。今年局气不丑,一下子来了个双喜临门。
 
卡强:以大欺小,以强欺弱。王全从小就会卡强。
糠得了:从能干活到不能干活,指身体变得虚弱。现在条件好,人反而变糠得了。
考较:讲究。他做事很考较,马虎人在他面前过不了关。
靠靠的:实事求是。靠靠的说一个价吧。
可可的:正好。油瓶缺个盖子,小荣找个盖子来,可可的,真是太巧了。
克亏:亏待。你老老实实的做,人家是不会克亏你的。
抠摸人子:吃工、费事。绣花活,干起来有点抠摸人子的。
口敞:说话不谨慎。李四口敞呢,对他可要注意保密。
刳人:强烈批评人。大会上刳人,一点面子也不留。
扩扩糊:大概评估数。每次总是扩扩糊的估一下,从来没有一个精确数字。
 
拉挂:不整洁。看他那个拉挂相。
拉虎:马虎。小赵做事有点拉虎,常常丢三拉四的。
 
辣馋:解馋。买了几斤狗肉,可辣馋啦!
辣春:说低级趣味的话。与老秦在一起,尽讲辣春话。
辣臭:泼辣、厉害。莫看她是个女孩子,辣臭得很呢。
辣咸:吃咸比较厉害。得了高血压,盐要少吃,不能辣咸。
邋杂:①肮脏;②事情走向麻烦。这事邋杂下来了,还得请大菩萨出面呢。
来文:来劲、来神。听说有奖金,这下子他来文了。
来神:来了精神。经过大会上一表扬,老唐来神了。
赖吼:耍赖。不要赖吼,合同上写得明明白白。
榔槺:体积很大,搬移不方便。这东西太榔槺,上车很不方便。
捞梢:私房钱、暗的积蓄。儿子砌房子,你把捞稍拿点出来吧。
老举:老练。做面点手艺,他是个老举。
累搭人:连累别人。坏事不能干,少些累搭人。
离胡:离谱。悬殊这么大,太离胡了。
离筋:离谱。做出这种事,有点离筋了。
历碎:循序渐进,慢慢进展。砌房子钱,是她历碎聚起来的。
历逐:逐渐、平时。历逐养成的坏习惯,大人有责任。
利巴子:对某种技艺不熟练的人。拉大锯,他是个利巴子。
亮星地:有月亮的晚上。亮星地,走一点晚路怕什么呢?
亮月子:月亮。今晚亮月子出得多明啊!
寮寮梢子:离中心较远的地方。他家住在村东边的寮寮梢子上,找个人帮帮忙总没得。
撩臊:挑逗,惹人生气。隔几天,她就去撩臊撩臊他。
勒泽干:半干未干。今天阴天,褂子还是勒泽干。
流尸:整天不归家。整天在外流尸,一点不顾家。
琉球:易碎,不结实。这东西很琉球,路上可要当心。
漏菜:露马脚。稍不在意就漏菜。
乱神:办事没谱的人。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真是个乱神。
略脚:落脚货。略脚了,价钱十分公道。
罗记:手指纹的印记。只要你按个罗记就拿到钱。
落白:讲闲话。没得事,几个小青年在那儿落白呢。
落搁:落到实处。等事情落搁他才动身。
落噘:嘲讽别人。落噘人不打稿子。
 
麻人:要价高使人难以承受。这个价格可有点麻人。
马岔:性格外向,喜欢往热闹地方跑。真是个马岔人,家里从来登不住。
码算:估算。码算一下,买个三室一厅的钱,已经绰绰有余。
毛躁:某个地方社会秩序不安宁。那地方毛躁,少走些晚路。
貌堂:相貌堂堂。发一理,澡一洗,现在貌堂多了。
眯马:不紧忙办事。做事眯马,叫人发急。
米蛾子:没完全煮熟的米粒。米才下锅不多长时间,还是米蛾子,要吃再等等。
没筋勒:没粘性。这面没筋勒,做出饼来不好吃。
没局:运气差。今天没局,盘盘输。
蒙冲雨:稠密的小雨。外面下着蒙冲雨,你不带雨伞,浑身肯定要湿透。
懵头:平时不来脾气,一旦发脾气非常厉害。懵头脾气来了,哪个吃得消。
抹得了:抹去,有意回避某人。分钱的事,你能把他抹得了,算你好本事!
谋耗:损害别人的利益。心眼子不好,专门谋耗人。
谋摸:想把别人的物品逐渐变为己有。奶奶吃的茶食,他不去谋摸才不安稳呢。
模劳:折腾。把沙子堆上去放下来的,模劳呢,不能歇歇吗!
 
拿乔:拿架子、要挟。今天请他一件小事,他倒拿起乔来了。
难板:偶尔、难得。你难板来一趟,今日痛饮一场,一醉方休。
囔唝:小声嘀咕。囔唝什么呢,有话就当大家面,大声讲出来。
懦耐:顺从、听话,性格懦弱。孩子懦耐,要鼓励他放泼辣些。
懦夺:动作笨拙,又作捼里捼夺。人越懦夺祸越多。
 
沤薮:积蓄;话里有话,城府很深。你莫看她平时不讲话,肚里可有沤薮呢。
 
盘工:经常反复的功夫。教小学生识字,得有点盘工。
盘话:把别人的话传给其他人。她会盘话,得留点神。
泡囊子:猪腹部肥肉。泡囊子肉没人买,只好贱价卖。
跑报:到处乱跑。你跑报呢,能做出什么成绩。
膨得了:散落,不能聚集。注意点策略,不要把事情揪膨得了。
皮撵:顽皮,多指儿童。皮撵的伢子要带点料,加强营养。
皮麻:顽皮,多指儿童。念书萎头耷颈,皮起麻来劲头子可大啦!
破揪:泼辣,皮肉受点伤也不在乎。他是出了名的大破揪。
泼绰:食物丰盛。酒桌上的菜蛮泼绰有味的。
 
邪头:蛮横不讲理的人。他是这里的邪头,不能得罪他。
斜快:意外得到个外快。这一下子,让顾三斜个快。
牵古:①讲述过去的人和事;②讲别人过去的事情。他走到哪里,总有人牵古,谈他小时候的趣事。
撬夹:没摆平,有矛盾。这里面有撬夹,你要放灵活一点。
勤唠搞:小孩子喜欢欺负人而引起矛盾。这孩子勤唠搞,可要教育呢。
勤力:勤劳卖力。勤力秃子卖西瓜,有谁难为他呢!
擒钱;挣钱。外面有个擒钱手,家里有个聚钱斗。
穷吼:贪心不足。能种几亩就几亩,不要穷吼。
 
让当:时间空间的间隙。这之间有个让当,我会过来看你。
热噪:热情;热闹。做生日是假,热噪一下是真。
认局:被迫承认时运不好的局面。认局了,你的钱还拿走吧。
揉命:拼命地,形容态度十分坚决。听说外面钱好赚,揉命要出去打工。
揉擞:抱怨人、欺压人。外面受气,家里揉擞人。
揉心:①折腾得特厉害,②受折腾后内心感到很痛苦。瓜田里又点豆子,你揉心呢。
肉腻:不干脆。肉腻人不讨人喜欢。
肉算:心算。肉算不丑,报几个题目一骨碌就算出来了。
 
啬掐:吝啬。啬掐过了头,只能坐在家里看风景。
杀茬:过瘾。些来小去,胃口感到不杀茬。
书愚子:书呆子。不晓得人情世故,真是个书愚子。
刷刮:漂亮、美好。这屋里屋外,装潢得很刷刮。
耍滑:轻松。短袖衫穿在身上很耍滑。
爽神:痛快。不要零售了,整批很爽神。
双档:两件事凑到一起,难以分身。这事找上门就双档了,叫我拿不出章程。
水果子:未成熟的花生含水分较多的。水果子,保存不多长时间,少买一点。
水话:不诚实不算数的话。听他水话呢,自己要站稳脚跟。
顺色:颜色和谐,顺眼。两个人一唱一和,的确是顺色的一对。
溯风:逆行的回旋风。过道里溯风很大。
溯流:逆行的回旋水流。遇到溯流,船很难顶上去。
死头生活:只用体力不用智力的事情。只会做死头生活,不会花钱享受。
手条子:手段。这个人手条子辣可是出了名的。
松腰:松腰包,花钱。外甥子十岁,这下子舅舅要松腰了。
松通:经济宽裕。孩子拿到工资,家里就松通多了。
琐涩:很涩。这苹果琐涩,怕的是品种有问题。
 
蹚蹚:试探。你去蹚蹚,看他什么口气。
搪搪:想出理由拖延。先找个理由忒搪,下个月还钱。
搪哄:哄骗。这种说法只能忒哄小孩子。
忒塘:露马脚。不知怎么搞的,上台三分钟,就讲了五句特塘话。
忒班:未赶上班次。夜里时间难掌握,稍不留神就会特班。
条饬:办事圆满。她这个保姆,服侍老人非常条饬。
条妥:办事圆满。办的很条妥,同事都佩服他是个人才。
恫谎:撒谎。恫谎单怕三抵面。
投口:①饭菜合口味;②说话合得来。投口的拼命吃,不投口的一筷子也不动。
投手:办事合拍。讨饭还要个投手棍子。
透淌:透彻。雨下得很透淌,很及时,多增产一成没得话。
推扳:①质量差;②得罪人。这料子太推扳,才洗一次就缩水这么多。这事做得有点推扳人了。
陀螺:周围、附近。房子陀螺,既没有商场,又没有学校。
沱粉:豆粉。炸肉元就需要沱粉了。
 
哇苦:受委屈心里不好过。这点小委屈,用不着摆在心里哇苦。
瓦乌:不讲究。不讲卫生,吃的很瓦乌。
玩水:为人不诚实,办事有虚假。这次玩水,下回谁相信呢?
歪一歪:差一点。这个东西,歪一歪要人家拾去了。
外擓:外快,正常收入之外的收入。他想弄点外擓过过年。
外拽子:多余的。这下又多个外拽子。
梚子:笆斗。两梚子稻一挑就走,并不感到吃力。
涴蒜:皮肤感觉不舒畅。几天没洗澡,感到有点涴蒜。
捼说:垃圾。把捼说倒得再走吧。
宛掖:悄悄的,不声张。这事做得非常宛掖,连邻居的眼睛也骗过了。
喔酸:良心发现,事后说出做事情的真相。现在喔酸呢,早说出来哪会出冤案。
喔血:感觉太冤枉。出了那么大的力,结果一场空,谈起来岂不有点喔血。
龌龊:下作、不正派、不正义。他干了一件龌龊事。
焐燥:天气闷热、办事窝囊产生难受的感觉。今天还有点焐燥呢。
 
习霍:办事不稳重。他有点习霍,大事不敢交给他办。
戏流:鱼戏水,借指跟着沾光,也作戏戏流。没得大本事,跟你们戏戏流。
息谷:办事办到中途办不下去。这下子息谷了,听人摆布吧。
下叉:对人下手整治。老早就要下他的叉了。
相道:嘱咐。三番五次相道,他一句也不放在心上。
相呆:看热闹。王强上街就喜欢相呆。
相斜:旁观别人做事。麻将场上,少不了有他相斜。
小傍中:早晨与中午之间,稍靠近中午。小傍中时间,你过来一下。
小大娘:结了婚的年轻女子。小大娘不是大姑娘,一点不害羞,说话放得泼。
小老爹:对小孩的戏称。这个小老爹,可要个好好的人服侍呢。
小拾掇:收拾整理小物件。对于小拾掇,他还是有一套的。
行绝:使坏。行绝的人没有好下场。
行香:吃香。现在就行香头脑活络的。
虚头:虚报的数字。统计数字不能有虚头。
盱盱眼:眼睛睁不大。他是个盱盱眼,姑娘一见就摇头。
雪滑:事情办得很圆满。这事到他手里,还不是雪滑吗!
嘘口冈:试探性的提出要求,又作询冈。小家伙嘘口冈 好多次了,可就是没人答理他。
 
讶痴:不聪明的言行惹人责怪;又指男子在女性面前不庄重。那人坐在那里半天不动身,有点讶痴。
讶怪:反复询问别人不愿回答的问题。讶怪起来没的底。
讶虾:淡而无味;也指多管闲事。这件事要你讶虾什么。
讶讶:随便打听打听。什么价钱,上去讶讶看。
腌心:食物里盐放多了,非常咸。太咸了,吃下去腌心啦。
延摸:拖延时间。不要延摸了,开车的时间快要到了。
眼毒:眼睛非常敏锐。这人眼真毒,一下子看出他们俩是假夫妻。
央就:央求。你央就他,他更头高八丈。
洋盘:中看不中用。洋盘货,不值得花大钱买。
逸当:做事不急不燥,一字一板。做事逸当,一字一板。
异怪:奇怪,出人意料之外。本是个常见现象,不要当成异怪。
阴促:为人办事阴险刁促。这个人有点阴促,没有好结局。
阴绝:为人阴险诡绝。为人阴绝,大家离他远远的。
硬正:硬气,过得硬。小龙很硬正,别人的施舍不肯要,情愿自食其力。
悠悠的:轻轻的,慢慢的行动。干活要悠悠的,牛有千斤力,不在一时逼。
欲着:需要别人帮忙。平时不烧香,再欲着别人的时候,哪个睬你?
圆成:说好话,打圆场。这件事还得你出头圆成一下才好。
 
咂嘴:表示不行或质量差。小强连连咂嘴,这笔生意就搁浅了。
咋胡:以虚假的语进行威吓。他鬼点子多呢,不要听他瞎咋胡。
咋麻:狂喊乱叫。咋麻呢,把人吓了一跳。
塞逼:地方小。这地方太塞逼,等有条件,一定改善一下生活环境。
搌布:抹布。用搌布把桌子抹干净。
攒劲:打赌。两下里攒劲,意见始终没有统一得起来。
仗大意:麻痹大意。仗大意必然要出事故。
招犟:认错、认输。这回肯定要他招犟。
找摸:找茬。上次提了他一条意见,这次能不找摸你吗!
整梗:头脑固执,不灵活。他头脑整梗,你跟他肯定一时说不通。
吱巴:①脸皮薄,经不住批评;②讨好卖情的样子。吱巴吱巴的,反会讨好卖情呢。
吱巴歪:趣指脸皮薄,经不住批评或拒绝,一动就哭的小孩子。
吱嘘:经不起外界刺激,有一点不舒服便不能承受。他被凉`雨铎了一下,有点不爽快,便吱嘘起来。
直抔:推卸责任。遇到难题,向他了解情况,他矢口否认,直抔。
中晌心里:正午时。中晌心里,不要在太阳底下晒。
劚住了:获得个较大的便宜。这回被他劚住了。
装戳:装糊涂,装疯卖傻。好人不做,故意装戳。
装憨:故意假装。跟他讲道理,他装憨推说没听见。
足见:不多的意思;不起眼,不上档次。人倒足见,穿衣服买鞋子偏要个名牌。
嘴泼:不挑食。小孩子就要嘴泼,荤菜素菜都吃,营养才能全面。
做害:做坏事栽到别人头上。为了自己脱身子,不惜动点子做害人。
作泛:想呕吐。早上不知吃了什么,现在心口有些作泛。
作兴:应该这样做,可以这样做。按照我们这个地方风俗,作兴这样做。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