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名胜寻芳 > 旅游史料 > 正文

雅俗共赏收成庄·爱听唱给牛儿听的歌(江清西)

发布日期:2012/5/17 10:11:45  阅读:1164  【字体:
 

 

 

收成庄船歌多,渔歌多,牛歌多;多如船儿运不走,多如鱼鳞刮不清,多如牛毛拔不光。我尤其爱听唱给牛儿听的歌,其特殊的韵味,有过让我听了流口涎湿襟而不自知,让人讪笑过的趣。

 

收成庄跟射阳湖西的清沟(村镇名)仅距七里。每刮东风,青沟人就隐隐听到收成庄这边沤田里的水牛歌;每刮西风,我们这边就隐隐听到青沟那边山芋、萝卜地里的侉牛歌,黄牛歌。黑色的水牛的大肚子拖进深深白花花的水里,拖着埋在深水里的犁,就像纤夫唱着自己的号子,拉着沉重的船儿里的鱼虾蟹、柴蒲草缓行,往何处去?许是天边。吆牛就是农人,掌船就是船夫、渔民。所以,三职难分,三歌难辨。收成庄唱牛歌的经既旷且野的水、陆地域之熏陶,凭先天后磨的“高八度”嗓门,经咀一扩,播出的牛歌,就像韩红唱《天路》般无边无垠地弥散,激越高亢地穿天越空。那时刻,听收成庄牛歌者何感?如闻天籁。

 

张明庆使唤过一条烈性公牛,两只角加起来足有一小扁担那么长。一闲日,一名兽医吴国双操刀阉割。几个大汉凭粗索牵引之,借长棍放倒之,用细麻绳捆绑之。未经麻醉,就手术了,牛儿哞哞,令人撕心裂肺地哞哞!张明庆的牛歌,陡然失声了起来,仍不失油滑的戏谑:乖乖乖乖好乖乖/我给你抓痒你好痛快/不疼不疼像蚊子咬呀/“双黄蛋”你“公鸡”快快生下来。“公鸡”一蹦三尺高,挣脱了层层束缚,一脚踢得张明庆疼得死去活来。一家两“口”疗养在家,却几乎悄无声息。惟听得张明庆周天“乖乖”长,“乖乖”短地哄“乖”不止,低唱浅吟,专门犒劳。公牛慢听细赏,边伸长红舌舔主人不歇。似乎再大的天灾,人祸也难不倒收成庄人的;似乎再大的力也拦不住收成庄人的歌声的,欢声笑语的。

 

一头牛有四条腿。农民有过几家人合侍弄一头牛的:如四家合,则每家“一条腿”。也有穷人家认“半条腿”的,穷得难为情,不好意思公开,令今人为之一笑。合牛合得好,首先就是合心。四家合一牛/最应一条心/大家一条心/黄土变成金。这首牛歌一直唱到大家全富了,机械化程度高上去了方歇。——如遇打场恰逢暴风惊雷骤雨即至,唱牛歌主人绝对耐住十个性子,尽管急得心疼,巴不得石磙转几圈即打熟。但是为了下一家,不可将牛劲耗尽。只能轻轻唱,幽幽哼,只能把牛歌埋在惊雷声声里,疾风呼呼里,暴雨哗哗里:为了向下家有个好交代哟。——如遇耙田,正遇栽秧手急等着下趟。一不能猛摔牛鞭,二不能高唱牛歌。宁愿让老婆站在木耙上,我“当家的”自当牛待,人拉耙。让牛歇着。好跟下家交代。只听得老婆刘三姐似地唱:牛在前头人在后/舍不得挥鞭抽牛头/送上牛歌一串串/牛哥拉耙力超牛。满野笑声直跳,笑成了浪。——如遇“牛宝宝”太辛苦了,“牛爸爸”的“好中饭”就慰劳“宝宝”,“爸爸”饿在胃子里,牛歌唱在嘴巴里,甜在心头里。牛的身体壮壮的,让下家使用“牛宝宝”大有“牛劲”。大家眼前一派海阔天空,凭鱼跃,任鸟飞!铺天盖地尽壮丽!

 

我爷爷是个道士,吃斋念佛,名闻遐迩;使唤牛儿,无人不夸。在他面前,没有驯服不了的牛,没有耕翻不精细的沤田,不唱牛歌嗓子痒,唱起牛歌嗓不哑,唱不停。看见一只飞禽,他唱:“千只祥鸟不抵我一牛美好……”看见一条走兽,他唱:“千只狡兔不如我一牛如宝……”看见一颗露珠,他唱:“千颗珍珠不如我一牛光耀……”看见一朵雪花,他唱:“千朵奇花不如我一牛妖娆……”动辄有藏于水肚埋于深泥的白跳、乌鱼、鸡花、刀子鱼经犁铧一转,纷纷翔于浪上,道道考题联翩考他:是飞手一抓鲜活,裹于襟间,带回给我等孙辈营养?还是谨守道规教戒,绝不超越雷池半步?可怜的老爷爷哟,引吭放声唱开了牛歌,目的是岔开路人大有可能捕捉到他的“捕捉”:牛呵牛呵你莫闹/你目不斜视鱼儿跳/但管规规矩矩走墒道/我只管种田守道教。实在是天知地知我老爷爷知根知底细。明为修行人,暗为杀生手。我老爷爷离世前是开了斋的。

 

呵,这牛歌里藏有收成庄牛歌者的希望。

 

 转自《建湖日报》2012年5月16日副刊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