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名胜寻芳 > 旅游天下 > 正文

水巷漫游——三游周庄散记(闵长富)

发布日期:2015/2/18 15:44:13  阅读:708  【字体:
 

周庄,我已是第三次造访了,第一次在陆上旅游,小街,小巷,古居民宅,别有风味;第二次,我侧重看了一些民间手工艺品,也许因为我在轻工业局工作了那么长时间,对于手工艺品情有独钟吧,特别那些已经失传的民间工艺,给我思想深深地刺痛。

今年六月,我又去周庄,这次是水上游,慢读细品周庄这部书,我悟出了它的灵魂,这灵魂就是它古老的文明和历史的文化命脉,余韵深长。尤其是周庄的水散发出的文化气息,四条河成独特的“井”字形像人的经脉分布在古针上,这水,流淌着诗歌的灵动,散文的韵律,更有小说的绵长,她像一部无字的书,给人启迪、诱惑和灵感。

周庄,江南水乡,与上海大观园毗邻,在澄湖、白蚬江、淀山湖和南湖的环抱中,四面被水包围着,周庄古镇之内,又是纵横交错的流水,港汊叠加的小河,历史上“咫尺往来,皆经舟楫”,这正说明依水而建的周庄人,居住在水的世界里,他们与水亲密无间,世世代代承受水的恩泽,听着水巷的絮语,枕着水巷的青波,吮着水巷的乳汁,受水的影响,他们体会到水的珍贵,如今又做起水的文章,所以,当我走进古镇,就看到高大的牌坊上四个大字“贞丰泽国”,我更深切地体会到这几个字的含意。

我从河埠码头登船,水游由此起步。这船不像夫子庙的船舫,也不像绍兴的乌蓬船,更不象有些公园的水上快艇,它是独橹前行、两头尖翘的一叶小舟,桐油把船抹得油光晶亮,如同镜子一样,能照见人。人一踏进小船,这船立即摇晃起来,使人觉得头晕晕的,站立不稳,必须立即进船仓坐下。当我们坐定,船娘摇着橹,她橹把先向外一推,然后橹绳再向内一拉,一推一拉,轻盈飘逸,伊伊呀呀,响起有节奏的、美妙的摇橹声,船后的橹楫一撇一捺在水中如书法运笔,船便在橹的循环推拉中前行,船是这里的精灵,一艘艘小船来往穿梭,徜徉于阡陌水道之间,沿着水径,曲径通幽,船悠然地在水面上缓缓划过,细听船头发出潺潺的水声,河面泛出圈圈柔漾的水纹,我们随船在水巷中流淌。水中来往的船只很多,载着四面八方的游客,船娘不停地你呼我喊,起初,我搞不清喊的什么,因为听不懂地方的方言,后来才清楚,因古镇小河纵横,到了一个汊河口,因岸上房子遮住视线,看不见对面的来船,这一喊,说明这边船过来了,那边要等一下,等这边船过来,那边船才过去,免得相撞,我想这水巷也该装置水上红绿灯了,以便游船按序行进。

在水巷中穿行,小船在一座座拱石桥下通过,我抬头仰望这石拱桥,它躬身卧在河床上,连接两岸的炊烟和洒香,承载着人间无数的花晨岁月,斜风习习,靡靡细雨,从风雅潋艳波光中,从水巷居室的缝隙中,突然出现的弯弯石拱桥,如月拱起,似为小河戴上一枚戒指,更像一叶柳眉,眉下一瞥清澈,穿越古今,诉说人间的风和雨、悲和乐。那小桥的石缝中依稀可见一抹苔藓和暗绿小草,为这写满厚重与沧桑历史的石桥作出生命的显示。最有名的当属双桥,又称钥匙桥,它有一个动人传奇的故事,今天不在此赘述,说的是著名画家陈逸飞的佳作《故乡的回忆》,画的就是双桥,他把这幅画带到国外,美国客人又作为礼品赠送给邓小平,于是这幅画又传到国内,阵逸飞的笔点化了周庄,从而周庄声名鹊起。

在水巷古弄中,典雅清幽,熏风荡漾,两岸临水而居的古宅,前门是店铺,后面是石阶码头,一级一级地从居民的廊檐下一直伸到小河中,面向小河的后门家家户户挂着一盏红灯笼,蕴蓄着迷人的风情。船在行进,沿岸的美景忽而有动感,如电影中的镜头在回放,一幢幢保留完整的古建筑,粉墙黛瓦,翘檐飞角,生动而灵秀。我认真地打量这古镇,尽管被风雨侵蚀,身上披着斑驳淋漓的痕迹,却散发出古朴的韵味,同时又能品出那叹息之后惆怅。我在水巷游戈中侧耳倾听那雕花木窗里久远的故事,静谧中传递悠远的历史足音,犹如翻开一部记忆深处的典籍,穿越时光的隧道,打开珍贵的蕴藏和尘封的秘密,使我看到历史深处幽幽发出的淳厚、凝重而又婉约的中国传统文化的意蕴。

特别有趣的是,大户人家的建筑往往是跨河而建,如江南巨富沈万山的沈厅就有“轿在门前走,船从家中过”的说法,眼不见还真难以相信,实地一看,却有一条小河穿家而过,一叶木舟停泊在院中小桥下面,那木舟泊位好像如今的车库。

镇的亘古,水的流动,现代潮流不可阻挡,财富潮水汹涌澎湃,生活在日新月异地变化,新奇的事物应接不暇,又何曾不是人们的一种期翼和快意?而传统的销蚀已成不争的事实,因而人们内心深处总感到有些东西仿佛在慢慢地流失,若有所失的情绪总是挥之不去,似乎是一种矛盾的心理。须知有些东西的重要与珍贵,往往在行将消失时,突然被发现,可为时已晚。在周庄,我找回了丢失,心中似乎有一种安慰。

船娘的歌声把我的思路拉回到现实。这船娘是中年妇女,头上梳着扎着彩绳的发髻,还顶着一条蓝色的花方巾,腰间束着一条百褶的水印蓝色围兜,脚上穿一双圆口绣花布鞋,远远看去她们好像都一个打扮。她们眼尖手快,脚步轻捷,亮开嗓子张口就唱,唱的是乡间渔歌小调,这小调此起彼伏,乍听来传唱的似乎是一个曲子,吴侬软语,词我虽然听不懂,但这抒情的曲调,优美的旋律,抑扬婉转,细腻动感,融入人文情怀,自由变动,乡土的风味,淳朴的感情,流动的音符,完美的结合,这歌声伴随摇撸的水声在小河上飘荡。

夜幕悄悄地降临,小巧玲珑的古镇,被星罗棋布的红灯笼和璀璨的灯光镶嵌了,影影绰绰风情彩灯、建筑的幻影倒映在水中,荡漾在河水之上,波光粼粼,那独特的古典风韵一览无余,浆声灯影中不时有游船擦肩而过;天上月亮钻出云层,走进小河,水中飘着摇晃的碎月;古镇的夜,摇曳的光晕,月的朦胧,梦之瑰丽,如物在水中之温润的色泽,小船轻飘在水面的水声,使夜晚更祥和,古典的气息更浓,更有江南水乡的气……此时饭菜的香气从临河的窗棂里飘出,手捧茶壶的老人微躬着腰背,悠闲地走进弄堂,慢慢消失在老宅的深处。白天的繁华,尘世的喧嚣被沉到水底,升华到水面的是小桥流水人家特有的静谧和安详,水巷的韵味弥漫到我每一根神经的末梢,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幅浑然天成的江南水墨画。

周庄的风情,清如水。水巷的漫游,使我深切体会到——周庄是水做成的。

 

转自《塘河》杂志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