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名胜寻芳 > 旅游天下 > 正文

南天一柱(陈玉柱)

发布日期:2015/2/24 8:32:30  阅读:833  【字体:
 

天,难道需要支撑吗?不然,怎么会有这样一根擎天的柱子?!

张家界秀甲天下,但盘纡数百里的大小三千石峰,并非一个秀字了得。“定海神针”是诗的山,隽永、抒情,余韵无穷;“天书宝匣”是哲学的山,其一草一木,一土一石,都浸透了古老的南楚文化,她蕴藏着博大精深的思想;“天然壁画”则是散文的山,既不峭拔,又不幽奥但圆润中透着风骨,平凡中益见空灵,形散而神聚。

唯有你——“南天一柱”,是小说的山,劈地摩天,充满了惊险的情节,冠盖群岭,步步是曲折的故事。初秋时节,应中国农业机械化发展战略研讨会之邀,我走近了你。神经脆弱的人,都受不了你的威慑,只能匆匆地从你的脚下走过,然后到杉林幽径,去读那些玲珑剔透的山水小品。敢于读你的人,必须有葛藤的韧性和山岩的意志。攀着一条几乎是垂直的山路,两边是鹰隼也飞不上来的绝壁,绝得没有一朵云一株树一根草,视线可以无遮无拦地望到没有尽头的深谷。整个躯体像没有翅膀的蝙蝠,趴在冰冷的如刀的岩体上,每往上挪一寸,都像婴儿钻出母腹时那种血泊中的挣扎、窒息、悲壮。只有当你的躯体如此艰难地爬行、蠕动、扭曲时,才会想到自己的祖先为什么是龙……

山顶是情节最高潮的部分。没有那些占了风水还自以为是的庙宇,也没有被故弄玄虚使人糊涂的道观。这些半神半人的佛道们,都住在很圆滑很隐蔽很美丽的山峦上,听着流泉飞瀑,赏着虬松瘦竹,捻着佛珠或炼着仙丹。他们的生命是很珍贵的,珍贵得不想死,不想老,想谋到一张神仙的户口。因此,他们是不屑于到这又惊又险的山顶上来的。只有把生命看得既珍贵又慷慨的人,才能读到这最精彩的部分。没有钟磬的聒噪,人会异常清醒。没有香云烛雾的弥漫,一切都不失真。伫立于山顶,用无休无止的视线把远山近峦连在一起,可以尽赏千峭献秀,万峰来朝的胜景;细看近处,巧石争奇,披霞驭凤,使人如读着警句一样叫绝。

或许,天真的受伤了,从缝隙里漏出的风在身边缠绕、游荡,而蓝天也从前后左右拥下来,置身于这样一个高贵透明的四维空间内,人体也晶莹为天体的部分。缺憾的天得到了补偿,平凡的人获得了不平凡的力量。这就很容易使人骄纵出与天同在的虚妄,甚至摆出俯视人生的征服姿态。但只要望一眼南天一柱,多少世纪以来,经受着风的肆虐,抵御着云彩的诱惑,用充满力度的躯体承受着倾斜的天宇,没有先声夺人的喧嚣,也没有顶天立地的倨傲,只有永恒的沉默。人们读着你,对功利的淡泊,心境的超然,便会生出壁立万仞,无欲则刚的共鸣,膨胀、浮躁的心也会收缩、冷却,安静地回到它应有的位置。

 

转自《塘河》杂志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