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名胜寻芳 > 旅游天下 > 正文

孤单五台行(余江)

发布日期:2015/4/21 15:16:21  阅读:488  【字体:
 

职业经理人的生涯终于走到尽头,自己创业艰难虽是辛苦异常,但心情愉悦,一个崭新的憧憬开启了。忙碌了二个月,开完了自己的订货会,中间还参加一个“乒乓球电视大奖赛”,四十一个队取得团体第六,却是以败场结束的,许多运动常常这样。

公司有几个文学青年提醒:余总博客现在可以更新了吧!他们大概是知道我和几个挚友五台约会时间到了。

这次几个家伙刻意相约,分头于五月一日下午到五台,各自单住,二日晨相约五爷庙铜庐。如此我便孤单一人上路。四月三十日2017Z51建湖到北京,一日晨840从北京出发D2005到太原。本可以在京和杨大师结伴的,甚至是同一趟车却坚决坐在两个车厢里。如此一路上着实让我静下心来,把前后二个月的纷繁打理一遍。这样的情趣,如轻轻拂去尘埃的时光,干净而明亮。岁月的精致定然是自身一段艰辛的雕刻,那飘零的碎片,我也想捡起来珍藏。而那些水到渠成的,唾手可得的,尽管也有多许的付出,却到不了刻骨铭心的自我感动。

四十多岁的人生历炼,道德标杆是我的支架,智慧和汗水是我的坐标,这些在五台深藏也在心里铭刻,到五台既是寻找这些的散落的宝藏也是心灵的过滤、亮化这珍贵的印痕。一路上独自一个人在心里翻开自己的心扉,几多苦涩、几多慰藉涌上心头。人的一生有太多的东西要坚守,有的要付出沉重的代价,有的足够让自己的一辈子问心无愧。前几天看过一本书,把现代社会四十多岁完成原始积累,开创自己事业称之为“后半生事业”.商界很流行这说法,我羡慕那些像盖茨耶鲁二年级辍学开启自己一生事业的人。也有朋友调侃我制鞋也是我一生的事业,但却很少有人感知我的“后半生事业”真正的追寻。我不断自己和自己交流和激励着,就如同此情此景的一份寂寞。

动车在飞速穿行着,看着广漠的大地它却像似在爬行,一整年的对“五台”的向往愈发强烈起来。

尽管其间不断还有好友节日问候,但在京太线上的那个暗无天日的隧道里,独孤的我有明显的窒息感,当和谐号冲出隧道,冲进山壑纵横的太行山脉时,我看见荒秃还在和初春作最后的较量,在这连绵的黄土地和太行山交织的旷野里,也是人烟稀少,地广人稀,偶尔路过村庄,一闪而过,绿色成为点缀。此刻我想起海子笔下德令哈的戈壁,听着列车辗过铁轨的轰鸣,我一阵毛骨悚然;火车放在这无际的空间也显渺小,更何况一个陌路人,心里一片茫然。

很久没有这样的体会,没有说话的人,没有工作,没有情感、情趣的交流,甚至是可以不用思考,只觉得一无所有,两手空空。车箱里各忙各的,没有一个愿意结识,更不要说有结交了,商业化的社会把人变成工具了吗?一小批人集中在铁皮里扔进大山里爬行着,我翻了装在ipad里的几页书,一点读书的感觉也没有,觉得电子版的书何等苍白。中国的文字是伟大的,非那些拼音文字能比,中国的书籍也是有血有肉的,就是那淡淡的墨香在灯下散发的时候,伴着香茗,虽夜深人静,却温暖在身。而此刻在这人海茫茫里,在山川翻腾的孤独旅程中,我翻开寂寞的滋味,不知不觉进入了半睡眠状态。荒凉的大山变成绿野,草原肥美、牛羊成群,那蜿蜒的干涸的深谷千年前是巨蟒的化身,百年前还波涛滚滚、白云飘飘,这些只是我梦境般的希冀。

这次在五台只住了一天,四餐均在普化寺和僧人们一起.因为要办水陆大法会,妙生、义休师父忙得很,只分别和我们讲课不到一小时。深夜在妙生大师的书房里,我们几个等了二个小时,听了四十分钟,大师被请走,扔下我们。我们还沉静在“六和”“八正”的意境中回不来,三个俗人都接不上话,面面相觑了十多分钟,裹进夜色,思想也好生孤独。回到客栈,集中到这次我们谁也不住却是曾经收获颇丰,感觉最好的一个酒店,应该叫“京伦酒店 ”,其实本是四合的二层民宅,改造得挺好,有个大中庭,放着藤蔓椅子配着玻璃茶几,有四人卡的也有七八人卡的,四五年前入住过,后来再也没住上,这次刚好我们坐着聊天品茶,零晨时分又被服务员请到小接待室说是声音干扰客人休息,换个地方我们放开嗓子还真对"六和"讨论出几点道道,也很是欣喜讨论到。

回程的路,又把太行山的凄凉复习一遍.但和先前不同的是我明显感到,孤独的时候,我活得简单有力而爽朗,没有是非争议,没有穷凶极恶,没有矫情做作,我只关心时间、阳光和饮食,此刻我怀想没有手机的年代,继而我设想明年我们不带手提,关掉手机,让自然给我们真切的慰藉,让我在茫茫人海中就像深山里一株小树或者老树也可以,别人看我和看太行山里一朵花、一只鸟没什么不一样,我和它们一样也有一个温暖甚至诗意般的名字,如此甚好。

 

  转自《塘河》杂志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