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方言语汇 > 建湖方言 > 正文

建湖方言词缀探析(姜茂友 徐清国)

发布日期:2015/3/12 13:58:00  阅读:2258  【字体:
 

 

什么叫词缀?词缀就是附加在词根上的构词成分,常用的有前缀和后缀两种。前缀就是加在词根前面的构词成分,如老虎的老,阿姨的阿,等等;后缀就是加在词根后面的构词成分,如绿化的化,党性的性,等等。词缀常常没有实在含意,但起着加重语气或衬托语音节奏的作用。

建湖方言的词缀有着鲜明的地方特色:一是附加词缀的词汇比较多,特别是口语中附加词缀的词汇更多;二是不但附加前缀、后缀,而且还有附加中缀的;三是词缀的字数不但有常见的一个字、两个字的,而且还有附加四五个字的,这在汉语各地方言中是比较稀罕的;四是不但有多个词汇可以附加一个词缀的“普通词缀”,而且还有一大批一个词汇只能附加一个词缀的“一夫一妻”式的“专用词缀”;五是有不少“的字结构”作词缀,或加了词缀后变成了“的字结构”。

1、“稀”字作前缀:建湖人常用“稀”字来表达“很”和“非常”的意思,比如,稀冷的、稀热的、稀苦的、稀辣的、稀潮的、稀脏的、稀软的、稀烂的、稀难过(子)的、稀害怕(子)的等等。

2、“死”字作前缀:建湖人习惯用“死”作前缀,来表达“拼命”、“极端”、“一个劲儿”的意思,比如,死苦、死做、死懒、死吃、死皮(顽皮)、死式、死不要脸等等;

3、“死了”作后缀:表达非常、很的意思,比如,好玩死了,难过死了,难听死了,难弄死了,难吃死了、快活死了等等。

4、“精”字作后缀:花头精,名堂精,讶怪精等等。

5、“帐”字作后缀:玩意帐,热吵(闹)帐,欢喜帐,常性帐,混帐等等。

6、“个牢”作前缀:个牢车子、个牢天、个牢稿子等等。

7、“一头子”作后缀:瞎说一头子、乱来一头子、胡闹一头子、瞎揪(建湖方音念qiǔ)一头子等等。

8、“不过来子的”作后缀:说不过来子的、那个不过来子的、催不过来子的、虚不过来子的、吵不过来子的、喊不过来子的、闹不过来子的、急不过来子的、叮不过来子的等等。

9、“辣叽的”作后缀:半顿辣叽的、半饱辣叽的等等。

10、“辣形的”作后缀:花子辣形的、冲头辣形的、舔嘴辣形的、舔嘴辣唇的等等。

11、“辣煞的”作后缀:口水辣煞的、故意辣煞的、哭声辣煞的等等。

12、“不辣的”作后缀:火烧不辣的、瘆人不辣的、肮嗤不辣的等等。

13、“骨机的”作后缀:傻里骨机的,瓦乌骨机的,嫌里骨机的,耍里骨机的,酸里骨机的等等。

14、“不拉的”作后缀:小气不拉的,俗气不拉的,危险不拉的等等。

15、“不拉叽的”作后缀:傻不拉叽的、瘦不拉叽的、酸不拉叽的等等。

16、“里不叽的”作后缀:哈里不叽的、愣里不叽的、酸里不叽的等等。

17、“里不种的”作后缀:哈里不种的,愣里不种的等等。

18、“里怪文的"作后缀:古里怪文的,酸里怪文的等等。

19、“大六嗤的”作后缀:迷大六嗤的、呼大六嗤的、伢大六嗤的等等。

20、“里不”作中缀:这是建湖方言中并不多见的中缀,而且在原有词汇中插入词缀后,一般都变成了“的字结构”,例如:半顿/半(里不)顿的、肮脏/肮(里不)脏的、瘟神/瘟(里不)神的、鸦斜/鸦(里不)斜的、辣杂/辣(里不)杂的、努夺/努(里不)夺的、洋腔/洋(里不)腔的、郎当/郎(里不)当的、肮刺/肮(里不)刺的、无辜/无(里不)辜的等等。

21、“不带”作中缀:比如,我说了(不带)说、穿钉鞋拄拐棍——稳了(不带)稳等等。

22、“不AB的”作后缀:滥不睁眼的、黑不溜秋的、红不辣痴的、直不笼筒的、软不踏叽的等等。

23、“没AB的”作后缀:汗没雨淋的、灰没燎狗的等等。     

24、“连AA的”和“直AA的”夹花缀:类似一个关联词语作词缀,所处位置非前、非后、也非中,而是夹在其中,这也是一种很奇特的语言现象,比如,我连来是来的,也没赶上;他连吃是吃的,还是迟了;你连办是办的,也是白搭;那天考试我连做是做的,还是被抢了卷;等等。“连AA的”还常说成“直AA的”,如上各例均可这样。

25、“AA的”叠字作后缀:钱捞捞的、格真真的、文绉绉的、板正正的、辣抽抽的、麻了了的、慢腾腾的、头昏昏的、眼巴巴的、潮乎乎的、凉荫荫的、凉耷耷的、冷丝丝的、凉抽抽的、笑咪咪的、阴丝丝的、雷轰轰的、雷哼哼的、甜津津的、苦叽叽的、酸叽叽的、酸溜溜的、香喷喷的、臭哼哼的、咸湛湛的、亮霍霍的、黑洞洞的、黑秃秃的、霉秃秃的、霉豆豆的、红彤彤的、蓝英英的、汗测测的、黄疮疮的、干等等的、厚实实的、厚夺夺的、雨床床的、雨沙沙的、雨淋淋的、雨蒙蒙的、灰蒙蒙的、灰土土的、灰崩崩的、灰烹烹的、干净净的、凶巴巴的、钱来来的、油来来的、钱捞捞的、虚吵吵的、油腻腻的、水渗渗的、方崭崭的、直楚楚的、灰喷喷的、痒撮撮的、麻扎扎的、雾沉沉的、能逗逗的、能罢罢的、高爽爽的、齐整整的、齐刷刷的、乱糟糟的、馋唠唠的、饿差差的、活脱脱的、头角角的、滑迪迪的、心淋淋的、枵薄薄的、枵瓣瓣的、矮趴趴的、大妥妥的、恶叉叉的、紧揪揪的、清丝丝的、气鼓鼓的、硬挣挣的、人翻翻的、生嘎嘎的、好交交的、水叽叽的、瘦精精的、涩裸裸的、紧巴巴的、黏滋滋的、肉苏苏的、肉憨憨的、急吼吼的、凉溜溜的、热燥燥的、暖和和的、火川川的、沙隆隆的、齐桌桌的、长妥妥的、方崭崭的、胖夺夺的、病歪歪的、头角角的、白插插的、黑窟窟的、疼阴阴的、黑搀搀的、重实实的、轻飘飘的、醉醺醺的、圆滚滚的、热汤汤的、瘦条条的、脓挖挖的、皱巴巴的、红噜噜的、小样样的、小溜溜的、干崩崩的、干巴巴的、沫茨茨的、烂耷耷的、臭咂咂的、臭哄哄的、矮墩墩的、昏懂懂的、胖猴猴的、黑滋滋的、黑渍渍的、热呼呼的、干辣辣的、大胎胎的、肥大大的、沙碜碜的、痴郭郭的、肉卓卓的、紧吞吞的、好交交的、乱脚脚的、碍事绊绊的、年纪轻轻的、少年吆吆的、青年吆吆的、人物真真的、眼泪汩汩的、可怜兮兮的、可怜巴巴的、霉气秃秃的、黑汗流流的、白皮了了的、红肉鲜鲜的、大水滂滂的、粗气豪豪的、淀汤哇哇的、客客气气的、病病歪歪的、好好交交的、乱乱脚脚的、虚虚帕帕的、虚虚吵吵的、马马丈丈的、格格真真的、木木粗粗的、滴滴瓜瓜的、滴滴搭搭的、跌跌括括的、突突拉拉的、结结巴巴的、鼓鼓襄襄的、六六同同的、碎碎刀刀的、比比吊吊的、泼泼迟迟的、泼泼潮潮的、抠抠摸摸的、捣捣戳戳的、别别打打的……。在这些附加叠字缀的词语中,有不少词汇的含意还不能凭字面去理解。例如,格真真的、人物真真的,多指衣着得体,有模有样;文绉绉的,形容人言语、行动斯文的样子;板正正的,指衣物等齐整服帖,也指人沉稳老练。

还有一批也是表示“很”和“非常”意思的词缀,附着得相对比较稳定。比如:通红、疮黄、乌黑、雪白、雪滑、血紫、片香、喷香、瘟臭、鲜甜、稀苦、所涩、冰冷、冰凉、冰冻、滚烫、滚溅、滚热、滚暖、透熟、透鲜、透活、透精、蹦脆、蹦干、粉嫩、精枵、精细、精狭、旋平、笔直、生疼、挺硬、稀软、苦咸、津潮、傻亮、锋快、老早等等。

另外,还有一些特殊的词缀、特别是口语词缀有待进一步研究,比如:伢嗤、伢嗤伢嗤的、昏嗤昏嗤的、脱脱哭、稠脱脱地哭、雷闪霍闪的、没人问性、苦津丁子咸、齁咸的、死式、死式道、鬼式到、愣里愣神的、快东些、慢东些、走东些、跑东些、一股到味道、怪到子的、怪不到子的、意思干、精稀的、精稀子的、精厚子的、呆懂呆懂的、达懂达懂的、虚吵虚吵的、瞎巴瞎巴的、酸叽酸叽的、鬼叽鬼叽的、木渣木渣的、白乓白乓的、别打别打的、颠巴颠巴的、边溜边溜的、没溜没溜的、丫支丫支的、斜咕斜咕的、拽打拽打的等等。

 

录自《建湖方言》(姜茂友 徐清国 著)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