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民间艺苑 > 民间故事 > 正文

建湖民间故事之苏东坡调任

发布日期:2012/6/27 11:02:59  阅读:1442  【字体:
 

 

 

 

王安石是北宋有名的宰相,改革家。他是唐宋古文“八大家”之一。而八大家中,苏东坡父子三人就占了三家。就因为这个,苏东坡常常不把王安石放在眼里头。王安石呢,真不愧为宰相,肚里能撑船,并不因为苏东坡的高傲而冷落他,反而器重他,热情接待他。

 

一天,王安石正在客厅里会客,家院来报:“苏学士到”。

 

王安石连忙出来迎接说:“我在会客,请你到书房稍坐片刻,我马上就来。”

 

东坡等着没事,见书桌上有本书,就随手打开看看。一看看到书里夹着两句诗:“昨日西风过园林,吹落菊花满地金。”东坡一笑:“好你个宰相,菊花是不落瓣的,怎么能说‘吹落菊花满地金’呢?这个自然常识,你都不知道!”

 

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那还了得。宰相写的文字谁敢乱动呢?苏东坡却自恃才高,便提起笔来接上两句:“此花非比闲花落,说与诗人仔细吟。”写罢,又同无事的一样,继续翻他的书了。

 

王安石送走前批客人,又把苏东坡邀到客厅里,跟他谈说一番,就客客气气把他送走了。

 

晚上无客,王安石在书房坐下,翻他案头的一本书。可一翻啊,一首诗的后头两句已经续上了,但笔迹明显不同。稍一辨别:“噢,是苏东坡写的,‘说与诗人仔细吟’,小子也太猖狂了!”

 

没过几天,苏东坡接到调令,调他到湖北黄州任武官。他心里想:武官,我这个文人怎么当起武官?不晓得是什么地方得罪宰相,宰相有意在捉弄我的。但上命难违,不得不赴任。赴任之前,又不得不到相府辞行:“我这个文人,宰相怎么命我去做武官呢?”

 

“经历这方面的事情也好嘛,文武双全!曹孟德不是文人吗?常年马上挥鞭,难道你不清楚?”

 

“嗯,什么时候回来呀?”

 

“不会太长的。”

 

“有什么吩咐吗。”

 

“没有,没有。”

 

“公事没有,私事呢”

“既然你如此说,好吧,那就给我带几朵菊花来。”

 

“时近隆冬,菊花不是都枯萎了吗?”

 

“就带枯的!”

 

“行啦。”

 

苏东坡去到黄州,交接手续忙了三天,正想理理公务的头绪。忽然调令又到,调苏学士回京。

 

苏东坡心里由气生恨:宰相!宰相!权大威大,不该如此捉弄人!但又不得不回头。再说,武官他又不想做,就收拾收拾回程了。动身前,他想到王安石要他带几朵枯菊花的,就吩咐手下人去花园采摘。而手下人去后回说:“大人,菊花没得啦。”

 

“是没得啦,就摘几朵枯的吧。”

 

“枯的也没得啦?”

 

“什么?枯的也没的啦!”

 

“是啊。”

 

“哪里去了?”

 

“花瓣子都落光了。”

 

“嗷?待我去望望。”

 

他就跟手下人去花园里一望啊,菊花瓣子全落在地上,一片金黄,只剩些花骨朵子竖在西风里摇曳。

 

“咦!这是什么菊花呢?怎么全是光秃秃的只剩花杆子呀?”

 

苏东坡经过思索,悟过来了:“哦,这趟黄州之行,不是做武官的,是来看菊花的。”于是,他一回京,立即去宰相府谢罪,承认自己鲁莽的不是。

 

王安石仍很客气却又不免带点教训意味的口气说:“没什么,没什么。那两句诗是我黄州忆旧,因事搁下了,没续完。咳,你替我接了两句。人哪,应有多方面的知识,不能只有一孔之见哪!

 

此时的苏东坡,只有惭愧尴尬地连连低头称是。

 

讲述人:唐光来

采录人:王 

  间:198743

地 点:县文化馆

 

 

 

转自《建湖民间文学》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