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民间艺苑 > 民间故事 > 正文

庄子搧坟

发布日期:2012/9/22 16:41:34  阅读:3411  【字体:
 

 

一天,庄子赶路,看到一个女的趴在坟上哭,边哭边扒着土。庄子就问了:“嫂子,坟内是你什么人那?”

 

“我家丈夫呀,好狠心噢。”

 

“你怎么哭得这样伤心哦。”

 

“先生那,我伤心的倒不是坟里的人,而是哭的这座坟到现在没得干那。”

 

“噢,这是什么玩意呀!”

 

“坟干了,我就好改嫁了。”

 

“啊!你是为的这个事?那很容易呀。我成全你就是了。”庄子说着,就拿出把扇子搧了三下,真的把坟搧干了。

 

这个女的看坟干了,就把眼泪抹抹,身上灰拍拍,喜滋滋地走了。

 

庄子回家告诉了他的妻子,叹道:“人哪,真是无情薄义的很咧。丈夫在的时候,亲亲热热,山盟海誓,丈夫死了连坟干也等不及就想改嫁了。”

 

庄妻一听,大骂这个女的不贤惠,不贞洁。还说:“好马不配双鞍,烈女不嫁二夫,怎么能改嫁呢?这哪是人,简直是猪狗!”

 

庄子说:“改嫁可以,急的连坟干都来不及等,未免情理上差矣。”

 

这时,庄妻仍是百般地批评哪个女的不是人。

 

庄子问:“假如我死了,你会怎么办呢?”

 

“你鹤发童颜,不会死的。”

 

“嗳,人就是过千年也是免不了一死的。

 

“那还用说,守节,绝不改嫁?”

 

“果真这样吗?”

 

“那还能假吗?”

 

“唔,!

 

隔了一段日子,庄子生病了,不知怎么一来,阴差阳错,竟真的死掉了。

 

过去,人死了之后,棺材要享在家里三年呢,庄子的棺材当然也享在家里了。一日两,两日三,庄妻渐渐感到寂寞孤单了,好像就要有个男人才好呢。

 

一天,有两个过路男子来要求借宿。

 

她一想,说:“我家里没有男的,不能借!”

 

借宿的那两个男人是个死皮钉子,死死钉住说:“我们只在这块过一宿,天一亮就起身赶路了。”

 

她看看门外那两个人,一是仆人模样,一是阔少爷打扮,大少爷倒长得挺刷刮的。心中虽警戒自己,可嘴里滑出来了:“是啦,出门人也难哪,那就请家里坐吧。”

 

大少爷的潇洒风度,竟使庄妻有点动心了,于是她就吩咐家人弄饭把他们吃。

 

“怎么过宿呢?”庄妻为难道。借宿的仆人想了想说:“我嘛就坐在锅门口打打盹,大少爷是不是就在堂屋里过宿呢?”

 

“这……就这么说吧,只是地方小,有点对不住你了。”

 

夜深了,大家都就寝了。庄妻一个人睡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实在推不开那少爷,正在这时候,大少爷竟自己摸来了……。

 

两个人也就如胶似 漆地睡在一起了。

 

第二天,大少爷主仆还不想走,庄妻也不撵,就索性留下来了。一天,两天,几天下来了不走,庄家的用人都心中有数了。

 

一天夜里头,大少爷忽然叫肚子疼,从床上滚到地下,庄妻一吓,也就顾不得脸面,就喊他仆人:

 

“你家少爷肚子疼得厉害咧。”

 

“喔有,准是老毛病又犯了!”

 

“有什么办法呢?

 

“没办法。”

 

“那怎安好呢?”

 

“要是在家里偷偷的杀两个丫环,弄个人脑子一吃,马上就好了。”

 

“不晓得死人脑子能不能吃?”

 

“死人脑子?那要没过一百天的才行”

 

“那有办法了!”

 

庄妻说着就去拿了把斧头,仆人帮着。待他们把棺材盖撬开时,庄子竟然在里面喘气了。庄妻正想一斧头劈下去,但一看哪个帮手的仆人不知哪儿去了,没了主张,就把斧头别到身后,惊恐的望着。

 

这时,只听庄子深深叹了口气:“唉!”

 

“不好,活了嘛?房里有人怎么交代呢?”庄妻一吓直朝房里跑,还好,房内无人,这才放下心来。

 

庄子朝起一拗,坐了起来,庄妻一只手帮他爬出棺材,可另一只手还拿着斧头,竟忘了丢掉。

 

“斧头做什么用的?”庄子发问道。

 

“我好像听见你喘气,帮你撬开棺材盖子。”

 

“不是想劈我脑子的?”

 

“这……这……”庄妻吱吱唔唔了。

 

庄子说:人家丈夫死了,享家里三年,葬下去还要等坟干了才改嫁。你呢?说得那么漂亮,做得却是那么混账!罢了。你去改嫁给大少爷,二少爷吧!说完,拂袖而去。

 

讲述人:唐光来

采录人:王 

  间:198743

  点:县文化馆

转自《建湖民间文学》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