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民间艺苑 > 民间故事 > 正文

诳县官

发布日期:2012/11/3 16:08:14  阅读:1666  【字体:
 

 

据传说建阳顾家庄在清咸丰年间,群众聚集起来诳县官。

 

顾家庄位于沿荡边,过去水利条件差,沿荡边的低洼田可算是十年九不收,每逢遇到干旱年景,卤水总是先到。所以这些地方一般的人家连打狗垡头也没有。

 

咸丰年间,这个地方旱情特别严重,卤水一直灌到外河,当地农民按正常习惯在卤水到来之前就打好几道防卤水坝。内河没有一滴水,农民没有办法,栽的禾苗靠挖深沟渗水浇也无济于事。加之,干旱年,蝗虫到处生,粮食颗粒无收。当地的农民,也有些识字的知文达理的人,向县衙打报申<即报告>。打了三五六次县衙没有人来,不敢得罪官府,还是用文字请求。当时,县大老爷哪顾农民的死活,就是跪在官府的脚面子上头求,也没有用。就这么十天半月,两月三月,十五、六次报申上去,今天望县里人下来,明天望县里人下来,最终还是没有人来察看。

 

有一天,这里有个为首的人,就是顾家庄北边老庄墩子人,这人叫顾庭凯。他聚集大家说:“你们这个弄法没有用。”大家说:“何以没有用呐?”“当然没用呀!”

 

这一说,很多的人也没有办法。听他一说,心想,要么他有办法。都说:“你有什么办法?”他说:“我们大家再来商议看,照规矩商议一下派有用。”大家就团住他,一团就三五十个,五六十个。这些人全是青年汉子,说:“伙家,你有个什么办法?”他说:“我当然有办法,说给你们听听,你们说行,就行。不行,就叫个不行。”

 

“咳,那你说!”

 

“你们说我们现在这个地方,这样的干旱,河心内没有一滴水,坝外大河里有水,浪头掀起几尺高,可尽是卤水。再看漕河边上,荡里,遍地的蝗虫,对不对?就以这为题,非把县大老爷弄下来不可。”

 

大家听他一说,来神了。

 

“来来,你说怎么弄法?”

 

“叫我写那个报申,我写不起来。我们去找个老先生,拣个肚内文水好的。”

 

大家一瞬间,找个老先生。顾庭凯说,就请那位老先生写。说的是个人命案:“这个地方有个人家,要人家杀掉了。什么人杀的呢?是东海内的姓韩的,韩姓,他就从东海流窜到我们这里来,找到我们这里的表弟黄某。他们表弟兄两个共同把我们这块一个农民禾姓某某全家杀掉了。”“不要写多了就行了。你们胆大的,就具名,我头一个,我叫顾庭凯,你代我把名字写上头。”围观的小青年说:“我们个个签名!”一下子,五六十个青年都签了名。名字一签,报申送上去了。

 

嘿!灵验呢,这个报申到了县里,没有几天答复了:你们某天某日报的一桩人命案,要这个地方搭起尸敞来。马上,县大老爷到下边来,带了仵作,到这个地方相验。他们接到这个回文,大家都哄堂大笑,顾庭凯对大家说:“如何啊?来了吧!”大家一致公认:“伙家,县大老爷来,还要请你为首,但是我们也不落后。你和他顽软的,我们就和他玩硬的。一句话,只要他县大老爷到我们顾家庄来,他没有说法,想离开我们这个地方,登天还难,我们就和他拼下子。就这个说法了。”

 

!不日,县大老爷来了。官船一只,官船上还有轿子。水路上官船,旱路上轿子,就由建港沟直下。官船在顾家庄后边驻下来了,顾庭凯这班人正在那里等呐,个个见县大老爷来了,来迎接县大老爷。

 

县大老爷问:“不啦,你们报申上说禾家一家子被黄家、韩家杀死了,现在尸敞搭在那块呢!”

 

“大人,这个尸敞搭在庄西南上,地名叫蚂蜂湾。你坐的官船暂时住这里,我带你侬一路步行,你侬视察视察。”

 

“好哇!”县大老爷也赞成了,一路登陆步行。

 

顾庭凯他绝呢,就走内河里跑。咸水坝打的靠漕河不远,咸水坝东边“崩干”,河心里能跑人,就是有个小沟,脚一跨就过去了。他就把县大老爷一行人从他家门口带了朝北,走姚家八十,大圩小圩;和尚一顷六,大洼子,小洼子往上转,转到李家庄,回过头来又到李家九十,这么一路。

 

顾庭凯为什么把他带到这个地方走呢?因为这里遍地飞蝗,人一走,飞蝗一溜烟。意思说,就带了把县大老爷望望。带到漕河边,漕河边上有竹城,什么竹城呢?竹子创到那里,弄苇子扣上边,围起来。

 

“这个围住了做什么哇?”

 

“挡蝗虫呀,蝗虫在荡里面往上爬,蝗虫到最多的时候,成笆斗大的团子往河东淌,淌到这里,群众没有办法,就弄竹城,看见蝗虫往竹城上爬,人就在竹城背面敲,敲了往水里掉,跟水流淌走。”所以顾庭凯把县大老爷带到这个地方来。

 

一路看下去,过了河就到蚂蜂湾,望望真正不错,柴箔子搭的尸敞。县大人过了河,到了尸敞跟前,抬头一看,没有一个死者,就看尸敞里放置一个座位,把县大老爷坐的,另外一边也有几个破桌子。破桌子上摆了三样东西,三个碗摆三样;一个碗里舀的咸水,一个碗里盛的蝗虫,还有一个碗里一棵稻,稻的下面被咸水淹瘪了,稻头子被蝗虫啃掉啦。

 

县大人坐在座位上,一望说:“你们用三个碗放在桌上干什么的?”

 

顾庭凯说:“大人,报申向你侬讲的吗,这一碗是卤水,它是从东海里来的,东海里韩姓韩某,慢慢转,就转到我们家来,从东海流窜到我们这里来;第二碗是蝗虫,是我们这里生的;禾苗就是禾家一家子。他们串通一气,把禾苗杀死了,底下卤水淹,上边蝗虫吃。大人啦!我们这里俗话说:咸水和蝗虫是表弟兄两个,有卤水必有蝗虫。所以,今天大人到我们这里来了,务望大人替禾家申冤!”

 

县大老爷听他这么一说,原来看看就有气,现在一听,格外生气,气上加气,惊堂木一拍;“胡说,你戏弄本官,你以这个事情假造人命案,为首的要抓起来。”

 

顾庭凯毫不惧怕,站起来说:“大人,你侬是我们的父母官,我们就等于你的子孙,像我们这里禾苗被蝗虫啃掉了,根子被咸水淹得了,你要替我们做主,想什么办法”。顾庭凯和县大老爷争论,站在他后边一边小青年五六十个,都是粗壮汉子,捞衣卷袖站在那里,凶神恶煞地说:“这次县大人来,不解决问题,我们是不放他走的。我们在家里,反正是饿死了,不如趁这个时候,一条命和他拼了。”

 

顾庭凯朝众人说:“你们不要这样胡来,大人是有情有义,德高望重,他会替我们解决问题的。”就这么一软一硬,县大老爷弄得骑虎难下不再乱狠了。

 

最后,县大老爷向大家说:“这样吧,你们这个地方灾情是实,本官是亲眼所见,等我回衙去,出了告示,把租子减掉,把税免掉,”顾庭凯又抓住县大爷的手说:“大人,你侬还要高抬贵手,开一线之恩,我们虽然免去租税,但目前,我们一点粮食都没得,无法度命,还想请你侬来开支。”

 

县大老爷被迫无法,只好答应:“等我回县衙,立即发一批赈济粮给你们”。大家听了这话说:“好,就这样为定,但我们这回子要委屈你侬一下,请大老爷把官轿,官船暂先留下,等赈济粮到,我们立即把官轿,官船送回。”

 

县大老爷被迫,只好答应。

 

县大老爷回衙不长时间,告示真的来了,田租,税收减免,赈济粮装了一船。大家见了无不拍手称快,欢欣鼓舞。

 

    讲述人:陈炎 男 61岁 小学文化  建阳镇机电站退休干部 

    记录人:夏承春  李世安 

  间:1987721

  点:建阳乡新阳村部

 

转自《建湖民间文学》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