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民间艺苑 > 民间故事 > 正文

柳下惠坐怀不乱

发布日期:2013/2/28 17:40:31  阅读:2137  【字体:
 

 

有个书生上城里去,路过歇脚亭。

 

在过去,五里有个短亭,十里有长亭。大户人家为了修行,行善做这个好事,砌了个凉亭,四周用柱子,不用门,东风透西边,南风透北边,可以预防下雨,也可以将就过宿。那书生路过歇脚亭,遇到天上下起雷暴雨,便到亭内躲雨,刚坐下,又来了一位新娘子到这里躲雨。以后再没有其他人来。

 

雨越下越大,风越刮越猛,天也越来越晚,他们也越来越不敢走,只好在这歇脚亭里躲雨投宿了。到了夜深人静,书生和陌生的新娘子,各自蜷缩一旁,后来冷了,冷哪,实在冷了没办法,书生说:“嫂子,我们是不是背靠背靠起来,暖和些,如同意就快点。”

 

新娘子一想:这可不行哪,以后说不清,但冷了又实在坚持不了,就认局和书生坐到一块去了。

 

先是膀臂靠住膀臂,确实暖和的多,一暖和就更要暖和,那就加倍地靠在一起了。五更天以后,新娘子瞌睡打盹,索性睡到了书生的怀里,书生心想:我是个外出赶考的,现在新娘子坐在怀里,我丝毫不能有其他的意思啊!一直到天亮,说:“嫂子,天亮了,我还要赶路。”

 

当时新娘子眼一睁,发现自己睡在人家男的怀里,这一来,弄得两个人都不好意思。新娘子一想:“这个人是个好人,是个正人君子,”就问道:“你尊姓啊?”

 

书生说:“我姓柳,叫柳下惠。”新娘子也自我介绍说:“我就住在这西边十里远的庄子上,你要是回来,到我那块去玩哪。”

 

两人各自上路。

 

再说新娘子到了家,男人就问:“你怎么昨天不回来呢?”新娘子回答说:“我昨天就回来了,路过歇脚亭,正好遭了大雨,雨不停,我躲在歇脚亭,今天一早就回来了。”

 

男人问道:“另外有人躲雨吗?”

 

女人答道:“只有一个书生。”

 

男人醋性大发:“你与书生在歇脚亭过一宿,一定有问题,现在我不说长短,我坚决不要你了。”

 

女人反驳说:“你凭什么说我和人家有问题?”

 

男人怒不可遏:“不论是君子,还是小人,两个青年人在一块,不出事哪个相信哪?”

 

女人没的办法,只好在旁边过孤独的生活。

 

再说书生一路赶考到京城,却好开考,考的内容是自由命题,各人写文章。

 

第二天,批阅人把试卷翻下来一看,柳下惠写的文章尽假,就把它摔到旁边。再看第二迭子文章呀,里面又出现个柳下惠,文章和前面看到的一模一样,又把它摔到旁边。第三迭子搬上来批阅,里面又出现个柳下惠,披阅人索性不看了,立即禀告皇上,见得如此,有这么一回奇事。

 

皇上一想,这一定有原因,要批阅人了解是怎么回事。

 

披阅人把柳下惠找来问道:“你家祖上曾经有过何阴功积德?”

 

柳下惠答道:“没有”。

 

那就出现在你身上了。披阅人叫柳下惠写个本人简历,一直写到来应试。

 

柳下惠由五六岁念书,一直写到赶考途中躲雨过宿的事写的一清二楚,写好后交与披阅人,又转给皇上。皇上过目之后说:“难得的一件奇事!哪块有个青年妇女坐到青年男子的怀里一点不乱呢?这个人能‘坐怀不乱’。就凭这一点,就可给他做官。”当即就封了柳下惠的官。

 

“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得了官,心里一想,我得了官,那个新娘子回家后丈夫一问,有这么一段经历,我以后怎么说的清呢?于是,上奏皇上,皇上随即赐给柳下惠三千人马,回家处理此事。

 

柳下惠带领三千人马,赶到歇脚亭,兵马安营,他向西十里,来到一个村庄,明察暗访。了解到那个新娘子已经和丈夫各自一方,分居喽,柳下惠找到哪个丈夫,要和他结拜为兄弟,那个男的说:“你是新官,我是百姓,为什么要和我结拜弟兄呢?”

 

柳下惠把歇脚亭的经过情形,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继续说:“我文才并不高,披阅人不看中,以后听说‘坐怀不乱’,皇上赐我个官,现在奉皇上旨意,来到此地,处理此事。”

 

新娘男的说:“是吗?”

 

柳下惠惭愧地说:“你如果不要嫂子,我就不要这个官了,请大哥三思!”那个人见柳下惠一片诚意,也后悔不及,“我早知如此真不该这样对我妻子呀,兄长,十分感谢你!”说吧低头便拜。

 

就这样,新婚夫妇又团聚如初。(县文化馆采录)

 

转自《建湖民间文学》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