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民间艺苑 > 民间故事 > 正文

建湖人物故事: 三个女婿寿堂赛诗

发布日期:2013/6/22 18:52:41  阅读:2098  【字体:
 

 

一个人家有三个女儿,找了三个女婿。大女婿是举人,二女婿是秀才,三女婿是种田的。

 

本来,这家老头子是不愿意将三女儿嫁给种田人做妻子的,可这三女儿一定要嫁给他,她说:“嫁夫不嫁读书郎,朝朝夜夜守空房。”嫁给一个种田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天天在一起,很好。于是她硬是同一个种田的结了婚。

 

这样,老丈人很不满意,看不起这个三女婿,总想出出三女婿的丑,叫三女儿难堪。正好,老丈人六十大寿,三个女婿都来祝寿了。老丈人就发动三个女婿赛诗。吃酒时,老丈人就说了:“诸位亲友,今日吃酒不能吃哑巴酒呀!要吃得热闹,越热闹越好。”

 

大家一致同意,就请他出题。他说:“我看大家就赛赛诗,如何?”

 

众亲友说:“好!就请三个姑爷来吧!”大女婿、二女婿是读书人,都非常高兴,自然同意了。三女婿见大家说好,也不推辞,也表示同意。

 

老丈人说:“好呀,我就出题。每人吟四句诗,第一句要说大,第二句要说小,第三句要说多,第四句要说少。请你们就来吟吧!”

 

这时,大女婿就说了:“那我们请三姨夫先来吧!”

 

三女婿说:“怎么乾坤倒转?不,你们先来,请大姨夫、二姨夫先来吧!”

 

二女婿说:“那就大姨夫先来,我第二,三姨夫第三。”反正我在中间,不吃亏。

 

大家也都说大姑爷先来。

 

于是,大女婿吟道:“外公的一把纸扇子,展开来大,收起来小,夏天用得多,冬天用得少。”

 

大家一听,齐声叫好。于是,请二姑爷来。

 

二女婿也是文人,也不费劲地吟道:“外公的一把伞,撑起来大,收起来小,雨天用得多,晴天用得少。”大家也说妙,就叫三姑爷接着来。

 

三姑爷见二人都吟出来了,一个说纸扇,一个说伞,自己没什么说了。这时,他望见丈母娘,很是不满。虽说丈人对他不客气,还给他饭吃,可丈母娘不但不客气,还有时不给他饭吃。于是,他吟道:“外婆的被子,放开来大,叠起来小,人家盖得多,外公盖得少。”

 

大家一听,不禁暗笑,心里说:这吟的什么东西呀?外婆更气得不得了。外公也说三女婿吟的不像话。

 

三女婿说:“哎,不对吗?头句有大,二句有小,三句有多,四句有少。”

 

大家打个花脸:“没错。请外公继续出题。”

 

外公说:“好,三女婿呀,不准瞎说了!”

 

“好,我不说了。”

 

大家说:“不说不行,说好了就是了。”

 

外公说:“下面,第一句要说圆圆绽绽,第二句要说成千上万,第三句要说什么一到,四句要说东逃西散。”

 

还是大女婿先来,他说道:“外公家的稻囤子圆圆绽绽,老鼠成千上万,猫子一到,吓得东逃西散。”

 

大家说:“好。”派二女婿来了。

 

二女婿说:“外公家的车篷圆圆绽绽,麻雀子成千上万,老鹰一到,吓得东逃西散。”

 

大家也说:“不丑。”请三姑爷接着来。这时,外婆气呼呼地大肚子一挺站着望。

 

三女婿说道:“外婆的肚子圆圆绽绽,朋友成千上万,外公一到,吓得东逃西散。”

 

大家又是一阵暗笑。

 

三女婿说:“不对吗?哪一句不合要求?”

 

大家只得请继续出题。老丈人说:“再也不准你瞎说了!下面什么人也不说,我刚买回匹马,就以我的马快为题,各人吟一首诗。”

 

大女婿不假思索地说:“火上放鸡毛,外公骑马去中兴桥,骑去又骑来,鸡毛还未焦。”大家说:“快。”

 

二女婿不甘落后,就说道:“水面漂金针,外公骑马去大青墩,骑去又骑来,金针还未沉。”大家说:“也不慢。”

 

三女婿先声明:“这回我不带上外婆,而说‘有人’,有人放个屁,外公骑马去古基寺,骑去又骑来,屁门还未闭。”

 

大家一听,这回嘴说“不带”,但还是带到,只是没有正式加进去,也不好指责,老丈人也无可批评,只得作罢,继续出题说:“下面的一首诗,第一句要说颜色相同,第二句要说一个字拆成两个字,第三、四句分别用上拆开的两个字。”

 

还是大女婿先来:“颜色相同锡和铅,出字拆成两座山,不知哪座山上有锡,哪座山上有铅?”

 

二女婿接着说:“颜色相同霜和雪,朋字拆成两个月,不知哪个月里有霜,哪个月里有雪?”二姑爷和大姑爷一样,都博得大家拍手叫好。

 

三女婿想了想:你们两个也看不起我们种田的,我倒要为种田的出出气呢。就说道:“颜色相同龟和鳖,二字拆成两个一,不知你们哪一位是龟,哪一位是鳖?”大家虽感得话里有刺,也不好说什么,于是请外公继续出题。

 

老丈人又说:“这四句头句要说一回事,尾句要说是不是。”

 

大姑爷说:“蛾子和蚕是一回事,蛾子比蚕多双翅,人说蛾子是蚕变的,不知是不是?”

 

二姑爷说:“蝙蝠和鼠是一回事,蝙蝠比老鼠多双翅,人说蝙蝠是老鼠变的,不知是不是?”

 

三姑爷说:“襟兄和我是一回事,襟兄比我多双翅,人说襟兄是飞禽养的,不知是不是?”

 

大家一阵大笑,觉得夹点这样的趣话也好,可以为寿宴增添一些喜气。于是请外公继续出题。

 

老丈人说:“诗已赛得不少了,这回就算最后一轮吧。第一句说天上飞的,第二句说地上走的,第三句说桌上放的,第四句说屋里站的。”

 

大姑爷说:“天上飞的凤凰,地上走的绵羊,桌上放的文章,房中站的梅香。”

 

二姑爷说:“天上飞的斑鸠,地上走的黄牛,桌上放的春秋,房中站的丫头。”

 

三女婿想了想说:“天上飞的石头。”大家哄堂大笑,“石头哪能飞。”“你们别乱岔啥!”有人说:“对,别岔别岔,让三姑爷说下去!”“山上放炮炸石,石头不飞吗?真是少见多怪!三女婿接着说:“地上走的老虎,桌上放的一团火,房中站的秃小伙。”

 

大家一听,觉得不伦不类,秃小伙站房里象个什么?真是驴头不对马嘴的。大女婿、二女婿非常得意,这最后一个算他丢了丑。

 

大姑娘、二姑娘也很高兴,哪个叫她当初不听人话的?出了洋相也好,你看我们的丈夫,文才、口才多好!

 

这时三姑娘耐不住了,走出来说:“大姐夫、二姐夫不要笑哇,他说的有意思呢!”

 

大女婿、二女婿齐声说:“喔,请三姨娘解释解释!”

 

三姑娘不慌不忙说:“天上飞的是石头,砸死凤凰与斑鸠;地上走的是老虎,吃掉绵羊与水牛;桌上放的一团火,烧去文章与春秋;房里站的秃小伙,捉去梅香和丫头。”

 

大家一听:啊,了不起的三姨娘呀!

 

讲述人:唐光来

采录人:王 

时 间:198742

地 点:县文化馆

 

转自《建湖民间文学》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