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民间艺苑 > 民间故事 > 正文

神台桥的传说(刘景高)

——监察御史(清)刘洵轶事

发布日期:2013/10/14 16:15:40  阅读:2022  【字体:
 

                                                                   

建港沟从西向东穿赿建湖县城,与宽阔的西塘河交汇,在它注入西塘河的河口处,有一道五十多米宽的平桥,融和于西塘河风景带之中,不留心观察,还看不出来。这道平桥的前身是一道三米多宽的水泥桥,水泥桥的前身是一道两米多宽的木桥——多少年间人们一直叫它为神台桥。

 

据说,神台桥始建于清朝永乐年间,是监察御史刘洵捐资兴建的。刘洵为什么兴建这道桥?桥建成后为什么又叫神台桥?这里面有一段美丽的传说。

 

刘洵是一个地道的农家之子,家居县城向北十多里的西涔村。有一年刘洵赴扬州参加乡试,行至兴化大白米这个地方,见一只白公鸡在太阳底下引颈高歌,他心里忽然一动,一副对子的上联脱口而出:

白米白鸡啼白昼

 

有了上联,自然得对出下联。可他想了半天一夜也没对出下联。自己出的对子自己尚且对不出,那么别人出的对子,自己又如何能对出呢?乡试的题目是精英们冥思苦想出来的,他去乡试又有什么希望!

 

他灰心丧气地回到家里,蒙头大睡了三天。三天后,父母知道了他回来的原因,也没责怪他。他们本就没指望儿子能考出去,现在儿子觉得去考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那就回家种地吧。父母托人给他说亲,要他早点娶妻生子,过农家日子。一时间三天两日都有媒人登门提亲,刘洵心情烦躁,坐卧不宁之中,忽然想起了建港沟上的摆渡女。

 

那时建港沟是城乡分界线,沟北是乡下,沟南是镇上。在建港沟注入西塘河处有一只渡船,往来于建港沟和西塘河上,运送着南北和东西的过客。渡家住在建港沟北侧,虽是三间泥墙草屋,却干净、清爽而明亮。刘洵几次到镇上买东西,都是一个年轻女子给他摆渡。女子眼明如水,面若桃花,不仅撑船打桨,动作娴熟,而且喜爱诗词,一些名句张口就来。这年夏天一个炎热的下午,刘洵来到她屋里待渡,她从屋外拎来一壶茶,给刘洵倒了一杯,微微一笑说:“我这茶可是在井里冰过的,是冰冷水,你喝了一定凉快。”

 

冰冷水三个字触动了刘洵的神思,他望着杯口蒸腾的水汽,一副对子的上联脱口而出:

 

冰冷水,一滴两滴三滴(注1

 

摆渡女望他一眼说:“你这是给我出的对子吧?好,三个月后我一定给你下联。”

 

刘洵不是有意出这对子,女子认为是有意,那就看看她能否对出吧。可刘洵回家之后,由于忙于迎接乡试,没时间到镇上去,就把这事放到了脑后。算起来从那至今快半年了。现在别人给他提亲,他忽然想起了摆渡女,决定去索下联。

 

可刘洵来到渡口,却没见到摆渡女,一个五十来岁的妇人给他摆渡,他问摆渡女哪去了,怎让你这么大年纪的人摆渡。妇人眼里立即涌起泪花,说:“她走了,不会再摆渡了。”

 

刘洵吃了一惊问:“她怎么会走呢?”

 

妇人叹了口气说:“开始我也不知道,但见她日渐消廋,感到奇怪,问她,她也说没什么。后来见她睡倒了,再三追问,才知她是为了一个对子——也不知是谁出给她对的,她对不出来,竟忧郁成疾。最后吃药打针也不济事,年轻轻就走了。”

 

刘洵万万没想到,他无意出的一个对子,竟使一个年轻女子付出了生命,他心里深感内疚和痛苦,觉得很对不起人家。他问明了摆渡女的坟地,特地买了纸钱前去焚烧。可他来到坟前一看,坟上长满了丁香花,争相开放,香气四溢。他心里忽然一动,他出的那个对子,摆渡女生前没有对出来,可死后不是对出来了:

 

丁香花,百头千头

 

一个年轻女子,对他无意出的一个对子,生前没有对出,死后也要对出来昭示于人,这种执着和坚定令他钦佩,也令他汗颜啊。他一个堂堂男儿,对自己出的对子对不出,就自爆自弃,放弃乡试,回家种田了。与摆渡女相比,他深感羞愧,恨不能有个地洞钻进去。

 

刘洵决心从头学起,参加明年乡试。他回到家里向父母铭了志。父母是希望儿子成才的,只要他肯学,哪有不支持的!经人介绍,刘洵拜访了一个举人,得到举人指点回来,行至湖垛镇南边三十多里的黄土沟村,天已黄昏,一只黄狗远远地望着他吠叫,他心里忽然一动,觉得上次走到大白米即兴产生的上联,现在有了下联,并隨口吟出:

黄村黄狗咬黄昏

 

当时冥思苦想吟不出,今日得来不费难。这使他想起举人的指点,心里豁然明朗起来。从此以后,他把刻苦读书和实际练习结合起来,既能走进书中去,又能从书中走出来,努力在实践和观察中创作出新东西。

 

第二年乡试,刘洵顺利中举。中举后,他继续冲刺,首次进京殿试,就中了进士,先后任河南省怀庆府知府、特用道、四川按察司、钦加四品。在官场得意时,他没忘记摆渡女,决定捐资在建港沟上造桥,桥址就定在摆渡女摆渡的地方。可一开始打桥桩就出现了怪事,桥桩白天打下去,第二天早晨起来一看,全漂在了河面上,一连三天,天天如此,他只好把工程停下来寻找原因。

 

有人说他造桥没通过摆渡女,摆渡女显灵不让造。可他觉得这不可能,摆渡女摆渡不是从钱着眼的,渡费都是隨人家给,人家给多了她退给人家,给少了她从不言语,穷人没钱她也一样热情。何况现在她家已不摆渡了,她怎么会不让造桥呢?

 

有人说可能是桥桩碰上老鳖的窝了,老鳖显灵了。还有人绘声绘色说见到过老鳖,有筛子那么大,头从水里抬起来,眼珠碧绿,吓得他多少天不敢上河边。刘洵寻访了一些老人,并根据老人指点,买了些纸钱,到摆渡女坟上烧了,请摆渡女相助。

 

说来也怪,刘洵离开摆渡女坟回来时,晴朗的天空忽然间布满乌云,雷声隆隆,不一会便风雨交加,天地间白茫茫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可是不到半个小时,就风停雨住,云开日出了。这时造桥人抬头一看,桥桩已全部打好,桥板也已铺就,一道木桥赫然出现在面前。

 

大家都说这是摆渡女显灵,镇住了老鳖,在老鳖窝里扎下桥桩,帮他们造起了桥。为了祭奠摆渡女,所以这桥就定名为神台桥。

 

神台桥诞生以来,风风雨雨走过了几百年的历程,坏了修,修了坏,坏了再修,直到七十年代才改建成一道三米多宽的水泥桥。可这水泥桥到了八十年代后期就不适应县城发展需要了。小城拆迁改造工程启动之后,西塘河风景带逐渐展现在人们面前,水泥桥也被宽阔平坦的平桥所取代。如今站在宽阔的平桥上,向西眺望,这样的平桥还有六道,它们把建港沟南北紧紧地连在一起,成为县城六道亮丽的风景;白天车来人往,热闹非凡,晚上灯光闪烁,散步、聊天、观景者比比皆是。向东眺望,波光粼粼的西塘河从面前流过,近二十多年来县城境内的西塘河上就建起了五道大桥,就像五道亮丽的彩虹,成为西塘河风景带上的瑰丽景观。

 

站在平桥上抚今追昔,自然使人想起刘洵和摆渡女。长眠于御史坟(注2)里的刘洵,一定早惊醒了吧?长眠于地下的摆渡女,也一定无法入睡吧?

 

神灵得知人间事,当惊世界殊!

  

1:“滴”与“点”谐音,“冰”字的异体字,只有左上角一点,左下角无点。

2:御史坟位于近湖镇西涔村,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盐城解放大道盐渎明城景观中有五幅历史名人雕塑,其中就有建湖两幅:陆秀夫和刘洵。

 

转自《塘河》杂志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