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民间艺苑 > 民间故事 > 正文

马玉仁的故事之四:扬州拜访白寡妇

发布日期:2011/10/18 10:43:53  阅读:1450  【字体:
 
 
 
    在扬州城中心有一幢铁包皮的大门,两旁蹲着一对虎视眈眈的石狮子。看来这户人家气派不小。这时从街那头来了一个大汉,走近大门举手拍了拍门上的铁环,不一会门旁“吱”的一声,开了一个不窗口,露出一个人脸,喝问:“什么人?干什么的?”马玉仁忙应道:“烦通报一声,我是贵当家的同门小老弟,特地来拜访。”随即那扇窗户又“拍通”一声关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石库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两个身着短装的人把马玉仁一直领到后大厅上。大厅上摆着一式的红木家具。北墙上挂着一幅鹰立苍松的巨幅中堂,两旁配着几位名人楷书和各种条幅。神案前八仙桌旁一把太师椅上,端坐着一位四十开外的身着华丽服装的中年妇女,冷静冷静的一对三角眼,正斜视来人,身旁丫头手握枪把的四个彪形大汉,也在审视着这位不速之客。互相对视了足有5分钟,那女人突然发问:“你是哪一帮的?”“江苏帮。”马玉仁随声应答。
 
    “江苏帮有多少船,船上有多少板,怎么钉的,有几块板不在其数内?”一连串的帮话又盘问开了,这中间只要有一点差错,轻则立即叉出大门,重则会被问个乱闯山门打断双腿。
 
    马玉仁是会者不难,他胸有成竹地回答道:“我帮共有六十一条船,是按县分的,船上共有三百六十五块板,按周天三百六十五度钉的。还有三块板不在其内,那就是头顶舱板,脚踏跳板,身背纤板。”“你是什么字辈?”“我是头顶三十炉香,脚踩二十七炉香。”“照这么说,你和我是同班辈了,请教类贵前人是哪一位?”“有道是子不言父讳。我恩师姓刘,讳上是海字,下是峰字。”“胡说,我恩师正是他,怎么我不认识你?”“你是开山门的,我是关山门的。我们是同山不同堂的。如果不是恩师指点,我哪里知道我的大师姐在此!”“照这么说,你是我的小老弟来了。”白赛花这才微露笑容,再仔细一看,见来人身材魁梧已有三分爱慕,现在又能弄清楚是自己的师弟,当然喜之不胜,马上招呼看座、献茶。
 
    “师弟此来则想站码头还是另谋大事?只要我力所能及,一定帮忙。”“这……”来人用眼瞟了瞟几位镖师,“孩子们,你们先出去一下,我和你们师叔有话要讲。”这久闯江湖,玲珑剔透的白赛花,就猜透他有难言之隐,马上把几个徒弟打发离开,对马玉仁说:“不是愚姐自吹,不管你闯多大的祸,天塌下来由师姐替你撑着。”“我正是来借大姐这棵大树乘荫凉的。大师姐,小弟实不相瞒,我就是那官府通缉捉拿的马曰能。请师姐瞧着办吧。能住就信,不能信,我就开码头另谋生路,免得连累师姐。”这白寡妇听说来人就是马曰能,心里也不由得吃了一惊,但她是帮内人,专讲江湖义气的,哪肯把找上门的师弟推出去,让江湖兄弟耻笑呢?她想,凭自己在江湖上的地位,再加上和新总督徐考虑的交往,赂他去求这个情,看来这点面子他总是要给的。想定后,遂对马玉仁说:“你且放心,姐姐就是拼命也要保护你师弟的。”马玉仁抱拳一躬身说:“多谢师姐救命之恩。”白赛花一声吩咐:“备饭!”侍候的人忙开了,连忙摆好宴席。白赛区花亲自陪马玉仁吃完饭后,稍加梳妆整理,就乘坐一顶小轿到两江总督府,亲自登门拜访徐老虎,把马玉仁推荐了过去。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