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民间艺苑 > 民间故事 > 正文

马玉仁的故事之九:将计就计惩汉奸

发布日期:2011/10/18 10:43:56  阅读:2615  【字体:
 
 
 
    马玉仁当上苏北沿海第一路游击司令之后,便宜聚集了一千九百多人的队伍,拥有六十多条大小木船,驻防在合德镇的南津口子、安乐港一带活动多次阻击合德下乡扫荡的日本鬼子。
 
    在当时战争环境下,马玉仁为了戴氏、詹氏、樊氏三位夫人的生命安全,就将她们转移到上海租界居住马公馆。为了让年轻的三夫人詹静文和四夫人樊艳华学习文化,马玉仁从苏州请来一位女教师,名叫王蕴碧。王蕴碧是苏州师范毕业生,三十多岁,为人诚实,很有才华,戴着一副金丝眼镜,讲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教学认真负责。因此两位夫人都很喜欢她,尊称她为“大先生”。
 
    有一天,王蕴碧带着她丈夫金新吾从上海来到南津口子的司令部,求见马司令。马玉仁正在看《岳传》,听警卫员报告说是上海的“大先生”来了,亲自出迎。
 
    王蕴碧将好的丈夫介绍给马司令,说他是苏州人,毕业于南京金陵大学,一直从事教育工作。
 
    王蕴碧还将三位太太近来学习进步很快、身体很好的情况向马司令作了回报。马玉仁听了哈哈大笑说:“这都是你大先生教学有方呀。”一阵客套话之后,马司令说:“你们无事不登三宝殿,从上海来此必有要事。”金新吾回话,说是日寇侵占苏州以后,老百姓终日惶惶不安。日军近时常到学校骚扰,要教师教汉奸编写教材。进出城门还要向站岗的日军行礼,亡国奴式的生活实在忍受不了,故而离开苏州来投奔司令。
 
    马玉仁听说金新吾是来投军的,高兴的说:“欢迎,欢迎,你是大学毕业生,有文化,帮我干一番事业,好极了!“当即委任金新吾为上尉参谋。他们夫妻俩高兴地向马怀念表示感谢。当晚,马玉仁还设宴为他们接风洗尘。
 
    两天后,“大先生”又回上海去了。金新吾当了参谋,时常与司令接近,他能说会道,畅谈国内外形势头头是道,对日军必败、抗战必胜的趋势谈得有条有理,深得马玉仁的赏识。他有时还讲宋朝名将岳飞“精忠报国”和名臣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故事给马司令听。马玉仁虽然文化不高,但他爱惜人才,为自己能有这样知识渊博的人才而感到高兴。
 
    三日两、两日三,金新吾来到马玉仁身边已有一个多月了。马玉仁发现他不象才来时口若悬河,谈天说地,而是闷闷不乐,沉默寡言了。以为他在大城市里过惯了舒适生活,而不习惯农村艰苦的游击生活。他与金新吾谈起这个问题时,金说他自己投奔司令之前,就作好了艰苦游击生活的思想准备。他说,他来此以后,看到弟兄们待遇低,生活艰苦,特别是武器装备太差,每人一枝枪,子弹不足二十发,长此下去,将会被合德的日本鬼子吃掉。马玉仁对他松劲泄气的话感到刺耳,他说:“金参谋,不是我夸海口,日本鬼子想吃掉我马玉仁,哼!那是白日做梦。他妈的!要不是狗日的韩德勤硬卡老子的脖子,我早就把合德、陈家洋子的鬼窝端掉了。”
 
    原来马玉仁骂韩德勤那是有前因的:因此蒋介石委任马玉仁为苏北沿海第一路抗日游击司令时,就同他讲明,所有粮饷、军火,都要归江苏省政府供给,可是省政府主席韩德勤心怀鬼胎,他过去与马玉仁有挟嫌,如今又怕他出头压倒他。故而藉口沿途驻有日军设防交通不便,无法运送粮饷。实际上是扣发粮饷军火,想让日本鬼子置马玉仁于死地。
 
    金新吾见马司令发火骂韩德勤,他暗处高兴地上前凑火了。他说是韩德勤明为江苏省政府主席,暗地里却和南京日军司令部勾勾搭搭,他这样做是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我看他就比你司令聪明。
 
    “他比我聪明!嘿嘿……”马玉仁冷笑了一声,他觉得气味不对,话里有话。但他未加可否,听金新吾继续讲下去。金新吾是个有心眼的人,见马玉仁未发表任何意见,他就转弯带舵地说:“韩德勤卡我们的脖子,我们必须电千蒋委员长揭露他的阴谋诡计,教他知道司令不是好欺的。”
 
    马玉仁说:“蒋介石撤离南京之后,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他也管不了韩德勤了。”这时,马玉仁打了一个呵气,掏出怀表望望,已是深夜十一点钟了。他说:“现在休息,改日再议。”
 
    又一天下午,金新吾向马玉仁回报,热气可靠情报,合德的日军又要下乡扫荡,我们必须多加防范。马玉仁长叹一声说:“该死的日本鬼子要来围剿我,韩德勤又能卡我的脖子,里外夹攻,弄得不好,我还要‘马陷淤泥河’呢!”随后又似乎很诚意地向金求教:“金参谋,你看下一步棋怎么走法?请你参谋参谋。”
 
    “司令,为了您的地位和弟兄们的生命和前途,我看不如暂时来个委曲求全。”
 
    “怎么个委曲求全法?”
 
    “学习汪精卫,来个‘曲线救国’。”
 
    “教我去当汉奸,不行,那会被人咒骂的。”
 
    “骂怕什么,那是暂时的,孙悟空钻到铁扇公文肚里去,能害得她不得安宁,我们不如也钻到日本鬼子的肚里去,假投降,真救国,等级到抗日胜利了,人民也就理解了。”
 
    马玉仁眨眨眼睛想了一下说:“好吧!就照你的意见办,不过我们同汪精卫怎么联系呢?”
 
    金新吾把胸口一拍,说是他有个表哥在南京国防部当专员,请他帮忙,少不了给马司令提升三级。马玉仁高兴地向他表示感谢,并交待一句说:“这件大事,成败全在你的身上,必须严守秘密,如走漏一点消息,我就先砍你的头。”金新吾连连点头说:“请司令放心,绝对保密。”
 
    金新吾为何如此热心说服马玉仁投降汪精卫,其中是有曲情的。金新吾在南京读大学时,就参加了国民党特务组织。日寇侵占南京后,他又参加了汪伪特务组织,隐藏在老师队伍里,从事卖国求荣的勾当。只是他的妻子王蕴碧一直蒙在鼓里,并不知道他已当了汉奸。所以送他来投奔马司令。其实,金新吾是特务组织指使他利用老婆的关系,混入马玉仁队伍,来生动马玉仁投降日寇的。谁知马玉仁是久闯江湖见多识广,在军营里混过多年,为人聪明机智,老谋深算,他对鑫新吾的广告有所觉察,因此不动声色地来个撒饵钓鱼,将计就计,有意让金新吾露出狐狸尾巴,现出原形。
 
    隔天早上,马玉仁接到情报,访问演出是合德鬼子真要下乡扫荡了。他命令部队立即上船分散隐蔽,准备迎战。结果鬼子未来。就在当天晚上马玉仁在船上摆下了酒席,为金新吾上南京送行。金新吾的酒兴越来越浓,他以为诱降马玉仁立下大功,顶头上司定会给自己加官晋爵。因此对敬酒者是来者不拒,左一杯,右一杯,越吃越香,越吃越甜,牌子吃得囊起来了,说话时舌头在嘴里噜噜啦啦的了,别人说他醉了,他还逞能说:“没,没醉,干,干杯。”吃到二更天,他象个死猪样子伏在桌上不动了。
 
    这时,马玉仁朝他的亲信马益标、王宝玉使了个眼色说:“你们俩把金参谋送到客船去休息,他今晚多喝了一杯,必须好好照看,如有失误,我就要你们的狗命。”
 
    “是!”马益标、王宝玉二人搀着金新吾走出船舱上船头,跨上跳板,就在上客船的两夹档中间,在跳板上把金新吾朝下一推,只听“扑通”一声,金新吾落水了,他吓醒了,两只手在水上刀了几下,咕噜咕噜的喝了几口水就沉入水底了。
 
    第二天早上,马益标、王宝玉起身看看,死尸浮在水上呢,故意大喊道:“不好了,金参谋夜里起来解小便,掉下河淹死了。”马玉仁知道后,连忙派人把尸首打捞上来,还上街买来上等衣料给裁缝做送老衣裳,忙丧事。另外派人发加急电报到上海给“大先生”,说是“金新吾病重,速来”。王蕴碧接电报后,立即乘车坐船赶来,马玉仁亲自接见了好,倍加安慰。有个参谋告知“大先生”,说是金参谋睡莲在船上,夜里起来解小便掉下河死的,与他同船睡莲的马益标、王宝玉因未能照顾好金参谋,已被司令关禁闭了。王蕴碧见丈夫身上衣服穿得调调式式,身旁还停放着一口大黑漆棺材,自己伤心地大哭一场之后,说是只怪他自己不小心,掉下河死了,这不能怪马益标、王宝玉,请求司令把他们二人放了。
 
    马玉仁为了安慰王蕴碧,对金新吾衽厚葬,杠了个大坟茔,还给他一笔优厚的抚恤金。王蕴碧当然是感谢不尽了。
 
    马玉仁对汉奸金新吾为什么不公开执行枪决呢?原因是马玉仁久闯江湖,讲义气,重感情他不看死的而是看活的。他见王蕴碧为人诚实善良,是个爱国的热血青年,她对他的夫人教学认真,且相处得很好。为了照顾她的脸面,不使她过分伤心,故而采用了劝酒下水的办法,来达到了惩治汉奸的目的。
 
讲述者:董茂青
        吕  侠 男 六十六岁 高中文化 盐城市商业局离休干部
采录者:成筱白
        王  荫 男 六十六岁 高中文化 盐城市文化局离休干部
采录时间:一九八九年夏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