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民间艺苑 > 民间故事 > 正文

医生胡海鳌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1/10/18 10:43:57  阅读:1825  【字体:
 
 
 
             一、巧治癞痢头
 
    解放前,盐城县建阳西角尖子,有个自学成才的外科医生,名叫胡海鳌。他医治刀枪剑伤是拿手好戏,医治病毒痈疽亦是手到病除,凡是外科的疑难杂症,他都能治个八九不离十。由于他医术高明、名声很大,方圆几十里的大人小孩,提到胡海鳌三个字,没有一个不知道的。
    有一天,胡海鳌上街有事,路过杨家庄,庄上有个梁大爷望见了,连忙迎上前去说:“二太爷,我想请你侬替我家小老汉把秃头看看的,他一天到晚就是不住抓呀、挠呀,痒得不得了。在药店里买的药回来搽头又没得用。呶,就是他。”
    胡海鳌朝小家伙一看,弥撒十四、五岁,脸蛋子长得不丑,就是鸡屎秃子癞痢头。他说:“好治。”
    梁大爷听说好治,脸上露出笑容,因为小老汉不管走到哪块,都遭人嫌恶。如治不好,长大了连媳妇都娶不到呢。梁大爷在高兴中又发愁,深怕胡海鳌向他多要医药钱,出不起。他问胡海鳌说:  “二太爷,小秃头看好了,要多少钱呀?”
    “不要钱。”
    “不要钱?”梁大爷有点不相信。哪块有个看病不要钱的?他又问:“二太爷,你侬看,用什么药治秃头?”
    “不用药,就用鲜牛粪朝头上铎。”
    “你侬莫同我开玩笑了,牛粪又不是药,息法能治好秃头?”
    “我同你说的是真话,逗了,就是那头大水牛才屙下来的粪,快去铎,铎上去,干了掉下来再用鲜牛粪铎,铎他十来回包你好。”胡海鳌说过了就迈步走了。
    梁大爷望着热气腾腾的牛粪,不怕脏,不嫌臭,走上去抓起一把牛粪就朝秃头上铎,象泥墙一样的把秃头泥起来,隔了两、三天,牛粪炕干了发翘,把它剥下来,再用鲜牛粪往上铎,真跷蹊,秃头不大痒了,一共铎了十来回,秃头滑滑滴滴的了,再让个把月,又长起一头黑发了。
    梁大爷见儿子秃头治好了,心里实在欢喜。有一天,他拎了一篮子鸡蛋去感谢胡海鳌,还想问这位神医,牛粪不是药,息法能治好秃头的。
    胡海鳌告诉他,鲜牛粪有臭味,秃头上细菌逆风了就朝牛粪里钻,几回一铎,细菌齐钻到牛粪里去了,秃头不痒了,自然就好了。
 
讲述者:胡庭秀,男,70岁,高中文化,盐城市纺织厂厂长已离休
采录者:王  荫
采录时间:1989年5月
采录地点:盐城市纺织厂
流行地区:盐城、建湖
 
          二、绝招治好吊膀筋
 
    杨家庄上的杨二姐,趁早烧早饭,她伸手去拿吊挂在屋梁上篮子里的碎米饼干子,因为篮子挂的高够不着,她就踮起脚尖伸手用力去够,这一够不要紧,滑子下来了,膀子放不下来了,杨二姐吓得哭起来了,连忙去告诉她妈妈老子。杨大爷夫妻两个扶信姑娘膀子往下扳,姑娘直喊:“呃唷歪,没得命了。”什呢玩艺?因为疼,疼得眼泪都哭出来了。
    杨大爷夫妻两个见姑娘膀子老是高举着,放不下来,就上街去请医家先生看,医家先生用手替她扳扳膀子,她就喊疼呀 ,哭呀,扳不下来,一连跑了几个地方,请了好几个医生都未能看好,他们都说是行医多少年,只看过吊腿筋,还从没看过吊膀筋呢,摇摇头,都说没法治,开刀也没得用。杨大爷一肚子的心思,姑娘的膀子如果看不好,那是一辈子负累呀。有人向杨大爷介绍说,离此二十里外,建阳西角尖子有个外科医生叫胡海鳌,本事大呢,何不可去请他看看呢。杨大爷将信将疑地也就用小船把姑娘送去看了。胡海鳌把杨二姐的膀子看看,问问情由,喝了一杯茶,略加思索,然后叫杨大爷走出去。
    “先生,叫我出去做呢呀?”
    “叫你出去就出去,姑娘一个人留下来,我替她看病。”
    杨大爷走出屋外,胡海鳌把门“卜秃”往起一关。
    杨大爷站在门外,对姑娘一个人留在屋内有些不大放心,他用两只手扒住门缝,把眼睛眯起来朝屋内望,他见姑娘抖抖活活的站在屋中心,这时胡海鳌走到姑娘身边,突然用手去拉扯姑娘的裤腰,杨大爷当是胡海鳌不存好良心,刚要踢门进屋,只见姑娘突然把右膀子朝下一放两只手拼命地掯住裤腰,不让先生扯裤子。杨大爷见姑娘膀子放下来了,松了一口气。
    这时,“吱呀”一声,门开了,胡海鳌叫杨二姐把膀子举起来,她就举起来,叫她放下来,她就放下来,膀子活动自如了,爷儿两个笑起来了。
    事后,有人问胡海鳌怎法用这个绝办法治好杨二姑娘这个绝病的。他说是杨二姑娘伸手够篮子因为用力过猛,膀子肌腱韧带抽筋扭伤,她护疼放不下来,你去扯她裤子时,姑娘因为害羞,她为了保护自己,不顾一切,思想高度集中,竟忘了疼痛,不顾三七二十一,把膀子放下来掯住裤腰,当然就好了。
    胡海鳌不动手术,用意念疗法治好杨二姑娘的膀子,名声大振,许多人都说他是神医。
 
讲述者:曹效庭,男,70岁,建湖县高作乡大圩村木工
采录者:王  荫
采录时间:1965年夏、1989年6月
采录地点:建湖县高作乡大圩村
流传地区:盐城、建湖
 
             三、下回没人送鱼来了
 
    小鱼船上张老头子是个啬克鬼,平时谁也莫想讨他一点点便宜。那天他腿上害了个疖子,因为发痒,常用手指去抓抓挠挠,害起来了,真实当着玩艺账,以后越害越大,变成烂毒腿,成天流脓淌血,走路一拐一瘸的。
    有一天,张老头子拎了半篮子大刀子鱼(鲫鱼),上建阳西角尖子去请外科医生胡海鳌替他看腿,胡海鳌把腿看看说:“你原来害的是疖子,本不碍事,因为你常用手指去抓呀、挠呀,感染了细菌,害起来了。没事呀,弄点药上上很快就好了。”
    胡先生用棉花球蘸些药水替他洗洗,又用红药水涂涂抹抹,再上点药粉,而后巾上一张膏药,对他说:“你三天后再来换药。”因为张老头子带了半篮子大刀子鱼,所以医药费也没要。
    张老头子回到船上去,约顿把饭功夫,腿不疼了,认为胡先生真灵,隔了三天,又拎了半篮子刀子鱼去请胡先生换药。剥开膏药看看比以前好多了,不象以前皮肉破烂了。胡先生还是用药水替他洗洗,涂涂抹抹,而后还是关照他三天后再来换药。
    张老头子到胡先生那块去换过五六次药了,烂毒腿也好了,就是还有小铜钱大疮口,老不收口,而他每次去都小不了带上几斤大刀子鱼。
    有一天,张老头子又拎了几斤刀子鱼去请胡海鳌看腿子,凑巧,胡先生出诊不在家,而胡师娘在家里。她见张老头子来了,把鱼收下来了,说是胡先生外出了,叫他等等。张老头子等了好大时候,胡先生还未家来。胡师娘心里想:先生医术高明,许多疑难杂症一看就好,而这个卖鱼的张老头子的个烂毒腿怎法老看不好的?张老头子等了小半天了,先生还不家来,常吃人家鱼,心里不过意,她就朝药橱上看看,把一只白瓷蓝花药罐子搬下来,用细调羹挑点白药粉子放在纸上,而后挑一些洒在张老头子的疮口上,还剩一点药粉子包成小包子给张老头子带回去自己上。
    下半天,胡海鳌出诊回来了,问道师娘,卖鱼的张老头子来没来。师娘胎各地方他说是早半天来过了,还说是替他上过药粉子了。
    胡海鳌忙问:“你上的哪些个药罐子药呀?”
    “就是那药橱子第二导搁板上白瓷蓝花罐子的白药上的。”
    “我不在家,你多管闲事,下回没人送鱼来了!”
    “什呢玩艺?”
    “收口药把疮口收起来了,他腿好了,还送鱼来做呢呀。”
    “噢,原来是这个玩艺,怪道老淌脓,不收口。”
 
讲述者:曹效庭
采录者:王  荫
采录时间:1965年夏
采录地点:建湖县高作乡大圩村
流传地点:盐城、建湖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