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名胜寻芳 > 旅游天下 > 正文

王辅璧《漫游记》选介之三:“串连”行(三篇)

发布日期:2016/12/19 10:06:53  阅读:1178  【字体:
 

 

                            在毛主席接见的日子里


     凌晨三点钟光景,哨声炸响,呼唤声急急:快起来,快起来,去接受毛主席接见。我霍地坐起来,真以为是做梦,可是多年的梦想,今天变成现实了。我骤然热血沸腾,心跳加快,没有食欲,胡乱地吃几口,就坐上汽车。汽车经北大、动物园,到西长安街。驾驶员是老北京,路熟技高,汽车是新的,性能好,汽车驶得飞快,但我却感觉汽车没有往日快。我默默求汽车:汽车啊,汽车啊,你快把我们送到目的地吧!去见我们盼望已久的伟大领导毛主席。

      到了,到了。汽车还未完全停稳,我们就鱼贯而下,迅速排好队,坐到为我们安排的长方形石灰线内,有人报时间,已近九点。我环顾四周,长安街西单两边,坐的人密密匝匝,我们前面有五六排人,后面有七八排人。我前两排是朝鲜族学生,新疆维吾尔族学生,后边隔两排是蒙古族师生,还有来自贵阳、安徽的学生。我和他们交谈起来。他们少数民族,非常热爱伟大领袖毛主席,待人很热情。他们还在我日记本上签名,用的朝鲜文字和蒙文。我们谈得最多的是巴望毛主席早点来。大家盼呀,等呀,一遍又一遍学习毛主席著作,一遍又一遍地唱起《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及毛主席语录歌。手表时针已跑过十二点,大家忘记饥饿,忘记口干,一个劲地盼,一个劲地唱。幸福时刻终于到了,一九六六年十一月十一日下午二时三十五分,二十六里长安街,人的海洋,红色的海洋,沸腾起来了,人们发狂地呼喊“毛主席万岁”。我们见到了敬爱的领袖毛主席。这是我们终生难忘的时刻,最激动最幸福的时刻。我立即掏出日记本,记下这珍贵的一刻。一九六六年十一月十一日下午二时三十五分至二时四十一分,我在北京西长安街看到了毛主席。毛主席离我们三四十米。他乘的敞蓬检阅车,车子由东缓缓驶向西。毛主席站在车上,他身材魁梧,满面红光,慈祥微笑,神采奕奕,频频向我们挥手。所有长安街的人都如疯如狂、如痴如醉,完全沉浸在幸福之中。我们看到毛主席仅几分钟,实在太短了,但是我们满足了。我是十几亿中国人民中的普通一员,能见到一国之主,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更荣耀?

     毛主席乘坐的汽车过去了,在他后面的刘少奇、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车也过去了。长安街上的欢乐之潮、幸福之潮、谈论之潮没有消退。在场相识的不相识的,都在报告自己见到毛主席的情景。此景此情,在中国悠久丰富灿烂的文化中,找不到语言能够来表达,只觉得难以抑制的兴奋,只觉得增添了无穷力量。没有看见或没有看清毛主席的人,恨自己恨得哭起来。这种情况不在少数。晚上,我们到农机学院找人,遇到建湖县中几位师生。我们互相争着说的第一句话,都是你看到毛主席没有?看到的人绘声绘色地谈起当时的情景,未见到的人没精打采。华福应同志说:“我没有见到毛主席,什么事也做不起来,饭也不想吃”。


                             在   西   安

     到西安,第一件事,去西安市政府接待站,办住宿手续,领乘车证。我们先坐一路电车,后转七路公交车,往西安交大对过黄甫庄小学。我们到那里刚安排好住处,就吃晚饭了。为消除旅途疲劳,饭后,我洗过澡就睡了,以保证来日有充沛的精力游玩。

     西安是我国七大古都之一,自公元前一一二六年起的一千余年里,是我国政治、经济、文化、交通、军事活动中心。这里曾发生过许多重要的历史事件。汉末赤眉、唐末黄巢、明末李自成农民起义军,曾在这里建立过短暂的政权,近代历史上曾发生过闻名世界的“西安事变”。西安名胜古迹很多,我学过中国历史,教过中国历史,历史上“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的繁荣景象,早已印入脑海,抗日战争时期的“西安事变”也早已如雷贯耳,到西安看看古迹古城,寻古探幽是多年夙愿,今天终于实现。我像饥饿时意外地获得了美食,贪婪地看西安的一切,真是生吞活剥,考虑不到细嚼慢噎、好好品味。

     我们连奔带跑登上城墙时,西安城好像还未完全睡醒。我发现城墙根的几个居民端着茶缸,拿着牙刷出来。我们兴奋,我们来劲,在十二米高、十五米宽的六百余岁的城墙上,像少年似地蹦跳、奔跑。我们一口气沿城墙跑了一圈,跑着,看着,评说着,不知不觉太阳快到头顶了,我们也跑完了城墙,计走了十三点六公里。

     我们填下肚子,马不停蹄地去逛街,西安有东西南北四条大街,在四条大街的交汇处,有一座著名的钟楼。我们从南北大街的最北边,即北城门出发,到这条街的最南端,即城南门,参观了西安市容,特别欣赏了钟楼。钟楼是朱元璋时代的产物,是每天早上敲钟报时用的,所以叫钟楼。钟楼里挂着一个大铁钟,据说有两吨半重。钟楼雄伟,有三十多米高,总体木质结构,重檐三层,四面各有卷形门洞,每层四周有围廊,内有楼梯,盘旋而上。这是西安有名建筑,我们拾级而上,在钟楼四周眺望,西安古城全貌几乎都看得清清楚楚。

     听说大雁塔是西安主要古迹,我们爬上公交车,到西安城南四里远的大雁塔。大雁塔又叫慈恩塔,因它在慈恩寺内,寺内还有钟楼、鼓楼,寺内珍藏着唐玄奘去西天取的经文,共七十五部,一百三十三页卷佛经。大雁塔高六十四米,共七层,外有门,内设梯,螺旋形。大雁塔外观巍峨、气派,是游人必到的景点。

     太阳还未落山,我们又赶到市区三学街陕西博物馆。博物馆展品室都是铁将军把门,可能怕红卫兵把文物当四旧焚毁。其实我们去不是参观博物馆文物,而是要看看在馆区内的碑林。这里是中国古代碑石精华之地,碑石林立,像个森林。这里的碑林已有九百多年的历史,展出一千多方,要是每块碑文一字不漏读一遍,恐怕要几天时间。我们仅在四室碑林中穿行一趟,基本上没看碑文,只是欣赏书法。第二室是古代书法家的碑石,唐朝最多,有欧阳洵、虞世南、颜真卿、柳公权,还有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等人的墨迹,饱了眼福。在第三室陈列着历史上各类书体的碑,有篆、隶、楷书、行书和草书五种,碑林书法艺术让我开了眼界。


                             步行往韶山

      十二日下午,七点多钟,我们离开三中,八点到火车站,十一点左右,上六五五次列车。我们原准备乘六六二次列车往北京方向,到郑州转车往南京回家。因为广播里天天在播中央文革小组的通知:革命红卫兵回原单位闹革命,停止串连,停止无钱乘车、吃饭……汉口站工作人员动员我们改乘此车,说走南边到南京方便。后来听说,内部有通知,各交通线路站,要竭力劝阻人员北上赴京。
走南线,火车要走株州,株州离毛主席故乡韶山冲很近。我们几个人一商议,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即使全部自费,也要到韶山去。于是,毅然在株州下车。

     株州没有任何车子到韶山,但有向韶山方向开一段路的火车,即到云湖桥。一打听,不巧,这段路火车暂停了。大家不约而同地说,没有车,就从这里步行去。我们请车站同志为我们绘了路线图。我们将行李存在长江冶炼厂,开始步行。对领袖的崇敬,产生令人难以相信的干劲。此时,夜幕已开始降临,我们从株州沿大路跑到青水塘,转弯向西,见到铁路,即沿铁路前进。天像一口大黑锅,把我们罩住,还洒下蒙蒙细雨。我们借着铁路两侧微弱的灯光,踩着石子,踩着枕木,咯吱咯吱地疾步向前走。铁路穿过田野,我们能隐约看到麦苗,看到远处一点一点昏暗的灯光,心里比较踏实。铁路穿过丘陵、高山,我们走铁轨上,好像那些丘陵、高山无情地向我们压来。我们无形中想到旧小说,会不会跳出几个绿林好汉来打劫?我们大声说话,为自己壮胆。我们讨论着,先跑到湘潭,再从湘潭跑到韶山吃中饭。

     天与愿违,雨在考验我们,越下越大。我们没有雨衣,没有雨伞,帽舌子开始滴水了,褂边开始滴水了,我们的信心开始动摇了。继续走,势必全身要湿透,万一得病,前不着村,后不靠店,叫天不应,叫地不灵,那就惨了。蛮干不行,得赶快找个地方,住下来再说。运气不错,没走几步,发现不远处的山脚下有灯光。走近一看,像是几幢工棚,棚外有工具车、铲子之类东西,还听到棚内谈笑声,事后知道他们是修铁路工人。我们敲门,说明来自何方,到什么地方。他们脸上由惊讶到热情欢迎。他们说,你们不怕路远,天黑,冒雨来到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故乡,我们是毛主席故乡的人,热烈地欢迎你们。当他们知道我们已跑了五六个小时路时,主动为我们做饭,热情地把他们床铺让给我们,还千方百计为我们烘衣服,我们再三感谢。他们再次齐声回答: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目标走到一起来了,我们的干部要关心每一个战士,一切革命队伍里的人,都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他们毫不犹豫地用毛主席语录来回答,温暖着我们的心,我们很快进入甜蜜的梦乡。

     十四日,天麻麻亮就醒了,只听室外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老天爷好象故意刁难我们,但不管它怎么刁难我们,我们去毛主席的故乡的决心是不会动摇的,只是去的方法不同。在铁路工人同志的帮助下,我们搭乘一辆运建材的火车到了云湖桥。云湖桥离韶山只有五十多里路,我们下午一点左右,从云湖桥步行往韶山。

     天仍雾气腾腾,细雨蒙蒙,道路粘滑。这里山很多,我们一会儿绕山脚行走,一会儿向上攀登,一会儿向下俯冲。路虽陌生,但也不必问人。前面有成群结队的穿雨衣、戴斗笠的本地人、外地人,向韶山方向去。再说,路旁隔不多远,就有一个路标:“往韶山由此向前。”你渴了,要喝茶吗?就到路旁无数茶水供应站任何一处喝杯吧;你饿了,有饭店,有接待站供饭吃,有食品供应。你不会冷清,凡去韶山的人,认识的,不认识的,都会像多日不见的老朋友似地交谈起来。毛主席的故乡像一根红线,把无数天南海北的人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我们走呀,走呀,越走越快,在天渐渐要暗下去的时候,我们终于到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故乡——韶山。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