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文史沙龙 > 文史语吧 > 正文

《夷坚志》之《盐城周氏女》

发布日期:2021/11/15 11:25:05  阅读:97  【字体:
 

编者按:洪迈《夷坚志》之《盐城周氏女》记录的是境内朦胧(今宝塔镇宝塔村一带)事。

【原文】

盐城民周六,居射阳湖之阴,地名朦胧。左右前后皆沮洳薮泽,无田可耕。且为人闒茸,不自振拔,唯芟刈芦苇,织席为生。一女年十七八,略不识针钮之事,但能助父编苇而已。以神堰渔者刘五为其子娶之,不能缝裳,逐之归。父母俱亡,无以糊口,遂行丐於市。

朱从龙寓居堰侧,时时呼入其家,供薪水之役,久而欲为择配。楚士吴公佐,本富家子,放肆落魄,弃父而出游,至寄迹僧寺为行者。后还乡裏,亲族皆加厌疾。

郡庠诸生容之斋舍,因相与戏谋,使迎周女为妇。假衣襦,具酒炙,共僦茅舍一间。择日聘娶,侪辈悉集,姑以成一笑。意吴生知为丐者,必将弃之。已而相得甚欢。

遇钤辖葛玥之子,富於货财,拉吴博。吴仅有千钱,连掷获胜,通宵赢过百缗,葛不能堪。明日复战,浃辰之间,所得又十倍。吴自是启质肆,称贷军卒,不数年,利入万计。

其父呼还家,读书益勤,两预贡籍。周女开敏慧解,妇功不学而能,肌理丰丽,顿然美好。初,裏有严老翁,吻士也。善讲解《孝经》,又能说相。见周於丐中,语人曰:“此女骨头裏贵。”果如其言。向使在刘渔家时已如是,则饥寒毕世矣。

【白话语音文字版】

盐城(江苏)有个百姓周六,他住在射阳湖南岸,那地方叫“朦胧”。周六家周围都是低洼潮湿的沼泽,没什么能耕种的田地。周六其人卑微,自己既没啥能力,也没啥上进心。每天主要的事儿就是割些芦苇编芦席。他有个女儿十七八岁,不会做针线活,只会帮她爸爸编些芦席。

神堰这地方有个渔家刘五,他为儿子娶了周六女儿为妻,后来发现她不会针线活,就把周女轰回家了。周女回家后,周六夫妇已经死了,她无以糊口,只能沿街乞讨。有个官员朱从龙也住在神堰附近,他看这女孩挺可怜,就经常招呼她来家里干点烧火做饭的杂活,给她口饭吃,时间一长,朱从龙就想给周女找个丈夫。

说有个楚地(湖南湖北一带)的读书人叫吴公佐,本来是个富家子,后来自己落魄了,成天不干好事儿,离开父家,整天浪迹天涯,惨到在寺庙做行者栖身,乡里亲族都特别讨厌他,觉得他没出息。州学的学生可怜他没地儿住,就让吴公佐跟他们一起住宿舍。后来这些学生搞了个恶作剧:要给吴公佐找个媳妇。他们瞄上了周女。于是众人替他们撮合筹办,借给他们衣服铺盖,同时准备了一些生活器具,租了一间茅草房,就在那儿择日成亲。这些学生本为逗乐,他们觉着当吴公佐知道周女本来做过乞丐,一定会把她扔掉。大家没想到,这两人在茅草房住的挺高兴,日子越过越好。

当地葛玥钤辖(军官职位)的儿子挺有钱的。有一天,他非拉着吴公佐赌博,吴公佐只有1000钱(1)。吴公佐接连获胜,一晚上就赢了100缗。葛玥儿子受不了了,约好明天再赌,接下来的十几天,吴公佐连续赢钱,最后总共赢了上千缗的钱。有了资本,他就开当铺,给一些当兵的放贷。没过几年,又获利万计。这一下,吴公佐的父亲就招呼他回家,吴公佐后来读书也特别勤快,两次获得举人资格,这人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再说那周氏女,她似乎也变了一个人,既聪明智慧又善解人意,以前她不会针线活,现在不学就会。人的形象也变了,肌理丰润亮丽,那气质就是个富家女人的样子。

早先,本地有个严老翁,是一位吻士(指吻儒)。他善讲解《孝经》,又会看相。以前见到周氏女混在乞丐堆里,就跟人说过:“这女人骨头很贵重。”现在看来,果真如此。周氏女如果在刘渔家没被赶出来,估计这一辈子依然是饥寒交迫的。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