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民间艺苑 > 民间故事 > 正文

建湖机智人物故事:堂断

发布日期:2013/4/13 11:55:45  阅读:1324  【字体:
 

 

淮安有两户大户人家,一个姓金,一个姓丁,姓丁的和姓金的在淮安是有名的,两家比较要好,大概在窝子里两家的小孩就做了亲,丁家的姑娘就把金员外家,结果怎么喃,两家小孩子都大了,大了之后喃,就结婚了。

结婚之后喃,金家个小孩子是痨病,没有多长时间,大概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死了。男的死了,女的很悲伤,娘家就把她带家去养老了。带家去之后喃,姑娘就要修心,丁家就特地吃斋念佛,吃斋念佛啦,就请个传经的,一请请了个淮安湖心寺的待客僧教她经,哪晓得,这个和尚叫她经那,在这中间就和她搭了起来了,搭起来之后喃,一日两,两日三,风声就传出来了。

这个金家婆家,听到这个消息,觉得下面子,就打发人去暗访,一访访真实了,看见和尚上楼了,派人上楼去捉,小姐晓得不好,就把和尚朝站柜里头一藏,外头弄锁一锁,这块上楼去捉他了,没得,晓得在楼上,而且晓得在站柜里头,因为在小姐锁的时候啊,已经有人看到了。这块上去的都是精壮大汉的,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个站柜一抬,连站柜连和尚一起抬到淮安府。

这样一来,通淮安城个个晓得了,晓得怎么弄法喃,就抬到老爷大堂上,淮安太守一看“噢”锁的好好的,贴起封条,明早升堂询问。

当天晚上啊,这个丁员外家,叫人挑了一担元宝来,太守喃,在书房喝茶呢,一担元宝走后门刚进来的,太太不敢收,特地跑到书房告诉老爷,见得如此,丁家挑担元宝来了。

“噢,这个事情哪,收啊”太太抖抖活活地把一担元宝就收下来了。收下来之后啊,金员外家又叫人挑两担元宝来,乖乖,这个太太啊,吓了不敢收了,怎么不敢收的喃,因为收了一家了,再收两家子事情不好弄啊,不收了,不收蛮,过后蛮,又去请示他了,老爷还在喝茶,听到太太的话,他又说:“收啊”又朝下一收,这一收,太太就更抖抖活活的了,心里话,这个也收下来,怎安得了啊。没多大时候啊,老方丈叫小和尚又担两担元宝来。方丈想,待客僧被人家捉了去了,庵上就减少香火来,所以叫小和尚送点元宝把老爷,把这个事情捏得了啊。别的吵外去,我们这些和尚朝那块站哪!这个元宝就挑了去了,这个太太就坚决不收,小和尚再三求啊,太太坚决不收。不收啊,小和尚就亲自找到老爷,老爷说:“收啊,收了下来,太太说:“这个事情怎安得过身喃。”“莫吵,这个事情马上归我来处理。”

夜里,老爷叫心服家人把这个封条轻轻地揭开来,叫丁家小姐把钥匙拿来,把锁打开,把和尚一放。老爷说:“啊,你这和尚做出这等无理的事,你外头还有那个与你相好的呀,有哪些尼姑与你相好的呀。

“哎呀,老爷啊,没得这些话,没得这些话”和尚紧张地说。

“你这个和尚太不懂事了,啊,我问你在这个周围有哪个尼姑与你相好的,你找一个来,不能吗?”老爷说。

和尚一想,“噢,不错,有了。就托当家的方丈外出去一活动,一找找个尼姑来,老爷和尼姑说好了把这个尼姑朝站柜里一丢,把和尚放走得了,仍然把站柜朝起一锁,封条仍然朝起一贴,朝大堂上一丢。

第二天早上啊,淮安城里人山人海,看热闹了,这是个奇事了嘛,他本来七、八点钟升堂的。一直到九点钟,人多了,满屋三间的人,挤不动了,这时太守说:“升堂,把站柜上锁打开来了,”柜子一开呀,尼姑朝外一走。

尼姑一出来,就喊:“阿弥陀佛,冤枉啊!”

“什呢冤枉啊,你要人家捉住的,又冤枉什呢啊!”老爷惊堂木一拍,大声说道。

“我是二身哪!”尼姑哭丧说。

“什么大身,二身的啊,这个怎么行哪,你与人家啰哩不唆。”叫人来检查。这个三班六房里也有女的喃,一检查呀,真是个女的。老爷当堂就问了:“你金家说丁小姐与和尚睡觉,而捉得来却是个尼姑,诬告好人!”最后他就断了:“刁刀”易混,瓜爪象形,戊戌只差一点,斋齐底下分明,斋字底下多个小字,目误,目误,”金家元宝白白的送得了,案子结得了。

 

讲述人:薛  成 男 37岁 退休教师

采录人:商玉斌

孙会平 男 33岁 审计办

  间:1987

 

 

转自《建湖民间文学》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