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民间艺苑 > 民间故事 > 正文

建湖民间巧拙故事故事:亲家翁上门

发布日期:2013/7/9 18:45:45  阅读:1331  【字体:
 

 

一天,乡下亲家翁到街上亲家翁作客。亲家母特地为乡下亲家办了一桌可口的饭菜。他吃住夸住,赞不绝口地说啦:“我家亲家母铲头子不错,铲头子不错。”

 

他一到家就告诉老婆说:“你知道呀?我在街上亲家母吃的午饭,亲家母铲头子很不错喔!”从此他进门就夸,吃饭又夸,干活又夸,睡醒又夸,他把老婆夸出气来说;“就是她会弄,只要有佐料,东西就好吃。只要有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什么菜我也弄得出来,”男人听了高兴极了,你能弄小菜子,我明天就把街上亲家翁请下来吃饭,意思就是说:“弄得好吃,一定要压垮街上亲家母的手艺。”

 

俗话说:择日不如撞日,商定明天就请街上亲家翁到门吃饭,男人问女人需要什么?给个吃菜单子。

 

老婆说:“干面半斤,酱麻油醋四两,还有小笼两扇!”

 

那男的想:到现在我还不知道,我家老婆还有这么一手,做小笼点心呢?

 

第二天男人一大早就上街,先买干面,后打酱麻油醋,肩旁上带了两扇小笼,并约了城里亲翁下乡吃中饭。

 

城里亲家翁说:“你家有什么事吗?”

 

“没有什么事,请亲家翁到我家玩玩。”他将城里亲家翁连拖带拉,请到了家中。把街上买的东西交给了老婆并叮咛嘱托:“你需要的东西全部办了。我陪亲家谈谈玩玩。你快些忙中饭。”走了又回头说:“你一定要弄个刷刮些!”

 

这时两个亲家翁在堂屋里对坐谈心,他老婆就在锅上忙起来了。她想半斤干面弄什么呢?弄疙瘩,太土了,摊小麦面皮子,又不会,好丑烧一锅水,准备做麦人字小笼点心,将小麦面往盆里一放,舀上一碗热水,嫌干再放,弄呀弄呀,粘得满手的,就是做不起来,怎么办呢?她用铜勺“瓦个小人脸”,有脸没有眼睛不行,又用芦柴划个眼睛,又用铲子柄捣个嘴,做成两个麦人子放在笼里蒸,说一歇工夫,把笼盖揭开来看看,麦人子烧得半生半熟,才发现没有耳朵,她想人怎能没有耳朵啊?盆里还剩的面又做起耳朵来,放锅里吧,不“赶伴”,又赶不上,就放锅膛里烧。烧住烧住过中午了,男人上锅催中饭,那边人正在锅上忙到锅下,锅里忙到锅外,听男人一催,生气了,耍了脾气:“莫急,把你来弄!”男人想,不能催,气跑了,菜子没有人烧。

 

太阳斜西,中饭总算忙出来了,女人喊男人摆桌子。

 

城里亲家说:“家里还请哪些客的?”“没有其他客人,就是你我两个亲家翁对面‘巴’”。于是拿筷子倒酱麻油,男的要端菜,女人不让端,男人认为天中过了,快些忙吃了算事。女人认为我端上来肯定要夸我。那女人由于做得耳朵放在锅膛里炕得不熟,又往锅膛内送送,这个女人脸上自然而然沾上了黑灰,她把小笼点心往桌上一端,往门边一站,专等夸赞。男人将笼盖子一掀,发现两个麦人子四腿拉巴,又看见女人脸上有黑灰,生气地说:“你望你这个脸嘞!”

 

“啊!脸啦,脸是铜勺‘瓦’的。”女人得意,男人生气,女人仍然等夸,头上来汗了,用袖子一擦,把半边脸都擦黑了。

 

男人说:“你望你这个眼,”意思是说眼上也有黑灰了。“眼啦!是芦柴划的”,男人生气,女人笑,亲家翁在桌上又不好批评,男人又说:“你看你这个嘴。”意思说,嘴上也有黑灰,那女人立即回答:“嘴呀!是铜勺柄捣的。”男人更生气,去指女人耳朵说;“我问你耳朵弄那里去了。”意思说老早交待弄个刷刮些的。

 

“啊!耳朵呀!别着急,耳朵还在锅膛里炕呢!”

 

女人笑,男人生气,觉得太丢人现眼的了,跺足地说;“天啦!”意思说;天上不该生。

 

女人立即回答说:“添啦!没得添,一个人一个。”

 

讲述人:吴浩然 男 62岁 退休干部

采录人:纪晓成

时 间:1987422

地 点:蒋营乡文化站

 

转自《建湖民间文学》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