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民间艺苑 > 民间故事 > 正文

建湖民间故事:张大粗请客

发布日期:2013/8/8 15:56:21  阅读:1363  【字体:
 

 

 

过去,建阳那个地方有个人,性情爽直,做事情很公道。问题一个只是家里太穷,他自己打狗的垡头总没得,就靠租地主的二亩田,收几个粮食,地租、公粮一缴,所剩无几。每天总是吃早无晚,糠菜半年粮,艰苦地混日子。

 

过去种田有个规矩,俗话说黄豆开花,种田没家。这个地主每到黄豆开花的时候,就想来敲张大粗的竹杠。可是,张大粗这个人,身无分文,一天三顿还混不上来,地主也晓得这个瘪芝麻榨不出什么油水来。张大粗请不起客,送不起礼,只好向老板磕头赔礼,打招呼,说今年只要收到好庄稼,到时春节保证请东家弄杯酒。经过再三求情,总算明年地又把他种了。日子混得很快,庄稼收到手,身边又所剩无几,一家生活仍无法维持,眼看到了春节,张大粗一想,不好,再不意思一下,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得了。怎安好呐?到了正月初一,没动静。正月初二,没动静,张大粗是不是没有想主意呢?不是,他就单等东家有事,去请他的客,主意早就拿定了。

 

这一天,终于等到了,他去请老地主吃饭。正好地主手拿文明棍,出门了。他大声一喊:“老板爹爹,今天无论如何,到我家吃饭,到我家吃饭,我饭菜虽丑些,但无论如何,我要把这点孝心尽到了”。地主说:“我今天出去赴宴,没空子。这样子吧!你去请太太,少夫人、大小姐吧!”张大粗说:“也好,也好。”这个地主因为佃户多,他吃不过来,时常叫家里其他人代吃。于是他就把东家奶奶,少夫人,大小姐,二小姐,一约约了大半桌,到她家去吃饭。

 

再说,张大粗家里吃什么呐?说良心话,实在没东西,跟人家借了一点钱,买了半斤肉,就办饭了,请客了。这个客怎么请法,张大粗心中有数。这天中午,桌上碗筷、调羹、酒杯,摆的是整整齐齐,摆得和真的一样。

 

不一会,夫人小姐,少东家奶奶都到齐了,坐上桌,因为都是一家客,又没另外找人赔,就开始上菜了,第一碗是羹。按照过去习惯,上菜要打招呼,道个菜,菜弄得不好,不要见怪,张大粗请的几个客不是一般人,所以格外小心,他出来打招呼了:“太太,少夫人,大小姐,二小姐,我张大粗这泡 天生的是穷得不能再穷的一泡 ,今天请你们来吃饭,请你们代我‘瓦’吃得的,我就欢喜了。”夫人、小姐、正拿起调羹准备“瓦”羹的,听到张大粗这么一说,个个都把调羹放下来,不吃了。张大粗跑出来一转,又来了,叫换一道菜,第二碗上的什么菜呐?一碗“肉圆”,这半斤肉不好弄“肉圆”,就在碗上头弄了几个,下面用菜垫的。人穷没办法,无法做人。

 

“肉圆”端上来,他又打招呼了:“太太,少夫人,大小姐,二小姐,我张大粗这个人,一辈子没有屙过一泡硬正屎,你们代我吃得了,我就欢喜了。”这一说,筷子刚拿起来一吓又放下来,整个桌子上形成僵局,张大粗打过招呼,一脚跨出门外,又去准备第三道菜,这桌上的人,大眼瞪小眼,怎么吃得下去呢?这时,第三道菜往上一端,是一碗红烧肉。“要不得,太太、少夫人,你们真客气,不吃我把它扔掉。”他把“肉圆”端下,一碗红烧肉放在桌子上,顺手从袖笼里拿出两块骨头,往桌底下一摔,狗子闻到油香味,早就来等了,一见骨头,两个狗子因抢骨头在桌肚里打了起来。

 

这个时候,太太、少夫人、大小姐吓得惊慌失措,张大粗一望来神了,拿起顶门杠子,说:“太太、大小姐、少夫人,你们一个个把腿跷起来,把我捣。当他这话一出口,桌上所有人个个面红耳赤,连口水也没喝,爬起来就走。

 

讲述人:孙宏祥

采录人:王 栋

时 间:19875

地 点:钟庄乡文化站

 

 

转自《建湖民间文学》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