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建湖文史网 > 民间艺苑 > 民间故事 > 正文

朦胧塔传说

发布日期:2011/10/18 10:44:02  阅读:6291  【字体:
 
 
 
    建湖水乡北部,有一座半截古塔,那就是朦胧塔。相传,这塔是神仙从江南拉来的。
 
                         一、张邋遢破庙遇亲人
 
    张邋遢是个穷小伙子,衣衫褴褛,四处飘荡,无家可归。这年寒冬,风雪盖地,张邋遢被困在一个村庄的破庙里三天三夜了,饿得昏昏盹盹,瘦削得缩成一团,只好眼睁睁地等死。早上,忽然刮来一阵狂风,“哗啦!”摔倒到了那扇破笆门,冷得张邋遢浑身打颤。
 
    恰巧这时,有个叫嘎娘的从庙前经过。嘎娘年仅十九,是一个苦命的“望门寡”。婆家要她过门冲喜,她一脚跨进门,短命的丈夫就咽了气。过了两年,公婆也先后去世。嘎娘孤苦伶仃,就靠搓绳卖点钱,勉强度日。这天一早,她上集去卖绳,路过破庙,看见笆门刮倒,里面有个要饭的,便慌忙走了进来。张邋遢已冻得象个石头人,说不出许,只是朝她望。嘎娘见状,连忙回到家里,煮了一瓦罐粥汤,抱了一床被子,回到破庙,就把被子裹在张邋遢身上,端起瓦罐亲手别致粥给他吃。张邋遢喝下几口热继,渐渐暖和过来,手脚也能活动了,就蹬掉被子,说:“我邋遢,弄脏了我也不会洗。”嘎娘忍不住一笑,给他重新拉盖好。张邋遢呆呆地望着好心的嘎娘,想想自己无爹无娘,不觉流下了眼泪。
 
    从这以后,嘎娘把张邋遢当作亲人一样服侍,每天给他送来食物。常常自己饿着肚子,省下粮食,让张邋遢吃上一顿饱饭。张邋遢一有了力气,就帮着嘎娘做这做那,眼快手勤。这天,他见嘎娘家锅门口柴草烧光了,就连忙出门拾草。走到庄头,见路边有许多牛粪,便赶紧用手捧到一块,推成一堆,往回拉。路上的人都哈哈大笑,说那鲜牛粪怎能拉得走的呢?可是,竟然被张邋遢完完整整拖到嘎娘家去了,一点也没有撒落。嘎娘一见,“噗哧”一声笑了,说:“张邋遢,你真能拉塔!”
 
    日子一久,嘎娘更加喜欢张邋遢了,心里想他做自己的丈夫。这天,嘎娘把他的衣裳洗得干干净净,补得整整齐齐,送以破庙里来,红着脸对张邋遢说:“邋遢哥,你搬到我家去住吧?”张邋遢一听,心里“扑通扑通”直跳。他十分感激嘎娘,只因自己是一条穷汉,怕拖累了她,便在第二天五更头里,悄悄地离开了破庙。
 
    从此,张邋遢再也没有回来。
 
                          二、嘎娘夜搓砻糠绳
 
    十年以后,嘎娘日子过得更穷了。她一直思念着张邋遢。这天,可怜她病倒在床上,一天没有吃东西,到晚上就起不来了。
 
    忽然,门帘掀起,一阵清风,张邋遢急冲冲走了进来。嘎娘一见,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翻身下床,一把拉住张邋遢的衣袖,哭泣不止。张邋遢把她扶住,慌忙说:“嘎娘,今非昔比,邋遢已经不是凡人了。”
 
    嘎娘一听呆住了。
 
    原来,张邋遢周游四方,一次,讨饭讨到了蓬莱岛上,遇到了神仙,三年修行,也成了个仙家。
 
    这时,张邋遢神奇古怪地对嘎娘说:“我来此别无它意,仅有一句话相告。”
 
    嘎娘问:“什么话?”
 
    “请嘎娘赶快逃命去吧!”
 
    嘎娘一惊,再问,张邋遢不答,却向嘎娘告辞。嘎娘一把拉住他,说:“我不管你是仙家不是仙家,不把话讲明白,我就不放你张邋遢!”
 
    张邋遢急了,无可奈何地说:“天机不可泄漏呀!”
 
    嘎娘一听,知道将有一场灾难降临人间,连忙跪倒在他的面前,说:“邋遢哥,你能救我一人,为什么不救救千万百姓?千万百姓永远记住你,难道还不比做仙家强胜百倍吗?”
 
    张邋遢一时无言对答。
 
    嘎娘又说:“你如不救百姓,我嘎娘也宁可死在这里了。”
 
    张邋遢大惊,左思右想,终于下了决心告诉了嘎娘只因下五州县一带连年灾荒,买不起香烛供品供奉上苍,触怒了玉帝,一道御旨,命猛龙出世发大水淹死百姓。这条猛龙就在庄东的一眼古井里。本来是一个皇帝避难时丢掉的玉带,年深日久,变成一条猛龙。明天天一亮,猛龙抬头,龙潭大水将淹没整个下五州县。要想治服猛龙,现在只有一个办法,连夜拉来一座千年古塔压在井口上,猛龙便永远也不能抬头了。
 
    嘎娘急出一身热汗,不觉病全消退了,问:“用什么去拉这千年古塔?”
 
    张邋遢说:“必须今夜三更之前,赶搓九千九百九十九庹长的砻糠绳。”
 
    嘎娘问:“砻糠怎么好搓绳?”
 
    张邋遢说:“砻糠搓绳,当有起头之人。这起头之人,就是你啊!”说完,他便出门而去。
 
    嘎娘吃了一惊,一时慌得不知怎么好。她觉得多少乡亲们的性命都在自己的身上了,愁得眉头紧锁,急得鼻尖冒汗,焦急中把头发都拽断了。看到手里这一把青丝,嘎娘忽然有了主意,用一根绣花针把砻糠一粒一粒穿在头发丝上。穿呀、搓呀,手掌搓出了血,终于起好了砻糠绳绳头。绳头好比源头,刹时砻糠绳象一股流水倾泻不止。刚到三更时分,便搓出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庹长的砻糠绳。嘎娘却边缘学科是晕倒在地上。
 
                               三、九牛拉宝塔
 
    再说张邋遢离开了嘎娘家,便急急忙忙向百姓借牛去了。
 
    原来,必须有九牛之力,才能拉动千年古塔。张邋遢跑遍了左右村庄,发现仅有七条耕牛。张邋遢只好又从水边撵来两只蜗牛,将就使用。这时,已近三更时分。张邋遢腾云驾雾,驱“九牛”之魂升上天空,大声叫道:“砻糠绳,砻糠绳,你绳子归我神。”话音刚落,一条飞绳已收到了手里。张邋遢赶着一趟牛往南方去了。
 
    不长时间,来到了杭州西湖,只见一座千年古塔,高耸入云。张邋遢便将砻糠绳抛了下去,拴住塔身,再缚住七条耕牛,拉了半天,那千年古塔竟然纹丝不动。
 
    张邋遢急了,两手拽着砻糠绳,大喊道:“张邋遢今天死在这里,也要拉动你这座老塔!”
 
塔神一听,大吃一惊,慌乱之中,“哗啦”一声,塔身一断两截。
 
    半截古塔,轻得多了。张邋遢双手一捧,便将半截古塔放在两蜗牛背上,一声吆喝,只见蜗牛如轮,飞速疾驶,七牛扬路旁,如擂战鼓,云涛翻滚,群星躲闪,好一幅“神牛拉塔图”。
 
    不过半个时辰,已回到猛龙庄上空。张邋遢把砻糠绳一松,那半截古塔飞坠下去,压在那口枯井上。因怕半截宝塔镇压不住凶恶的猛龙,张邋遢又驱赶牛群返回江南,再拉那留下的半截古塔。拉到江边时,七条耕牛已经累得气喘吁吁,都口吐白沫,浑身汗淋如雨。不料,又惊动了太湖鼋头渚的老鼋精。老鼋精和猛龙是干兄弟,为了搭救猛龙的性命,便率领虾兵蟹将拦劫古塔。张邋遢护着古塔和牛群,无法力战。一看东方已经发白,担心猛龙抬头,只好把这半截古截丢弃在江心里,把牛群护送回猛龙庄。据说第二天,猛龙庄的百姓发现那七家的耕牛都累得筋疲力尽,白沫满嘴。
 
    张邋遢见赶回猛龙庄,天色就已大亮。因井口压着半截古塔,那猛龙无法出世,天庭震怒。一时间,乌云滚滚,暴雨如注,狂风怒吼,古截摇动。张邋遢连忙用砻糠绳将塔拴牢,紧紧拉住不放。突然,一个巨雷打来,火光起处,砻糠绳被炸飞上天空,落在远处,化成一条大河。张邋遢知道自己反正是个死,干脆用身体压住古塔,最后,在雷火中被烧成一块石头。传说,这块石头至今还压在朦胧塔上。
 
                          四、嘎娘河伴朦胧塔
 
    猛龙庄大雾朦胧。嘎娘从昏迷中醒来,跌跌撞撞走出了门,寻找张邋遢。那条砻糠绳变成的大河,却挡住了她的去路。她抬头向对岸望去,只见半截古塔高高矗立,不禁泪流满面,知道张邋遢已经死在那里,遂心终身与他作伴。嘎娘向朦胧塔呼唤了一声“邋遢哥”,便纵向跳进白浪滔滔的大河。
 
    后来,人们就把这条河叫作“嘎娘河”。嘎娘河水浇灌两岸粮田,年年都是大丰收,人们因而又说成“嘎粮河”。
 
    讲述者:王泽民
    采录者:王正璋  王为宁
    流传地区:建湖、阜宁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